第23章 白鹤军团的真正面貌

张之云如同烂泥一般,无力的瘫在地面上。经过烈日炙烤的砂石地温度格外的高,烫的他后背生疼。可他很享受这种来之不易的的休息时间。算起来,整个四排折腾了一天一夜。尤其他们五号房间,简直是彻夜未眠。

此时的张之云,只感觉到疲惫至极。他真的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可曾经身为军人的硬生生的靠着坚韧的意志力坚持下来。

他知道,这根本就没有结束。白鹤军团这帮教官简直比他在地球遇到的那些还要恐怖。动不动就打人,而且丝毫不留情。

他的衣衫早已被薛一山无情的鞭子劈成了碎布条,后背有些地方直接可以用伤痕累累来形容。

薛一山冷着一张脸,刚好看见远处的陈刚迈着不徐不疾的步伐走来。他转过头去,不想看到某人的嘴脸。

“老薛,累了吧?要不喝点茶?”身后传来陈刚殷勤的笑声以及关切的语气。薛一山不闻不问,装作充耳不闻。

“所有人原地休息半个时辰,之后会有教官给你们上军事理论。”说着,他向着一个方向打手势。过了一会,张之云所在的校场正上方突兀的出现一阵乌云,这些乌云相互聚集,刚好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薛一山有些满意的点头,然后目不斜视,仿佛没有陈刚这个人,直接远远地走开了。留下晾在原地一脸无奈的陈刚。

张之云抬头仰望,发现这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乌云。乌云很低,距离校场也仅仅只有数十里,倒不如说是一顶帐篷。

而且他还发现,乌云中散发着特殊波动。虽然确实是灵力波动,可又丝毫不同。心中疑惑之下,张之云询问一旁的同伴:

“这乌云是怎么回事?”

“队长,应给是某种灵阵。”

灵阵?这是什么东西!

张之云没有多问,而是将这个问题放在心底。他明白一点就好了,乌云中的特殊波动是由灵阵发出的。

至于灵阵是什么,他并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

半个时辰对于他们来说转瞬而逝,不过还好。接下来的并不是高强度的训练,他们被集中在一起,说是要传授某些理论知识。

张之云看到薛一山离开后,又来了一位女性教官。女教官踩着猫步,长如瀑布的乌黑秀发随风飘扬。

“这也太漂亮了吧。”有人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说道。几乎所有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迎面而来的女教官。

将近六百人的校场,刚才还有络绎不绝呻吟声,此时却变得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张之云猛地想起了什么,望着那一道妩媚到极致的身影,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给他当时他登记时遇到的女人。

“各位新兵,我是你们的李教官,我李艳水。接下来的三个时辰,将由我给你们上课。”李艳水的声音略带磁性,言语之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娆之意。

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介绍,就让不少人精神一振。更有甚者看着李艳水的眼神都多了些许莫名的东西。

李艳水将一切收入眼底,一只手抵着纤细的蛮腰他这一举动似乎是有意而为之,将自己魔鬼的身材展露无遗。

就此等尤物,如果有一天成为我的老婆有多好。张之云进行了一段只有自己知道的胡思乱想之后,当即盘膝而坐。按照燚龙决的修炼方式,开始恢复体内枯竭的灵力。

看女人是一回事,修炼也是一回事。

张之云静下心来,对于李艳水即将讲授的军事理论,他是求之不得。自己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想了解这个世界更多的东西。

李艳水嘴角噙着笑意,狭长的桃花眸扫视着每一个人。不知为什么,她在张之云身上多停留那么一会。

张之云自然发现这一点,后背猛地一阵发凉。他有些心虚,我也是男人啊,有点想法不应给么。

好在李艳水眼神只是在他身上停留片刻,之后又转向别处。不一会儿,那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

“今天我将介绍你们所在的白鹤军团。我们帝国有精锐兵团,白鹤军团便是其中之一。”

“白鹤军团,由当今楚帅统领掌管。”李艳水笑盈盈道说道,“楚帅可是当今帝国八大元帅之一,他的实力,放眼整个玄武帝国,都是属于顶尖的存在。”

“早在五年前,楚帅的实力突破斩身,踏入极境稳定巅峰。也是由于楚帅的存在,挡住了肆虐的沙魔和落月神朝的侵犯。”

整个四排一片哗然,无数人眼神狂热。他们虽然处于最底层,但相关楚帅的传闻,可谓是人尽皆知。

抵御沙魔,击退敌军,平定叛乱。任何一个方面,楚帅都打出了一片丰功伟绩。守护玄武帝国,楚帅可谓是鞠躬尽瘁,无怨无悔。

“楚帅旗下,有十大领军。其中又有七位冲脉强者,三位斩身强者。领军之下,分为诸多师团营连,均有化魂境强者担任。连以下,便是你们所在的排。”

张之云听着听着不禁眉头紧锁,这有些不对啊。虽然一个军团的建制和地球上不一样,但他可以接受。毕竟,这不是同一个世界。

可是在云随风的传承记忆中,当实力突破斩身境界之后,便是追神。追神之上,还有归源圣婴。

怎么在玄武帝国,斩身之上就成为了极境?难道他在穿越在云随风的世界之后,带着云随风的传承,又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不,这不可能。如果两个不同的世界,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修炼体系。

前面,李艳水依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不过她讲的是关于玄武帝国与落月神朝近期的战事,张之云已经在龙显儿那里了解到很多信息,所以也没有听。

此时的张之云已经没有闲情欣赏这位尤物了。他满脑子的疑惑:谁能告诉我,老子究竟在哪?

可是,没人会回答他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