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修炼锻刀决

俄顷,陈刚身影动了。只见他紧握长刀,向前横劈,长刀划破空气,带着些许音爆。

紧接着又是一次侧劈,如此来回数十次,没有花哨的招式,有的,只是重复的劈砍。每一招都带着凌冽的攻势,霸道无比。

“好一个锻刀决!”

张之云心中惊呼,这锻刀决攻势猛烈,完全就是以一种极为霸道的方式来瓦解敌方攻击。而且他细心的发现,这锻刀决关于灵力的调动也是极为完美,每一次发力都是使用较少的灵力,但是能发出不俗的攻击力。

宛若细水长流,却又猛烈无比。这简直是为战场厮杀量身打造!

要知道在战场上,必要的攻势不可少,但是同时还要具备一定持久力,不然你杀着杀着灵力枯竭了,那下场只有任人宰割。

张之云聚精会神,仔细看陈刚施展锻刀决。其余人也不甘示弱,他们中大多数人出身贫困,根本得不到好的修炼资源以及高阶的灵决,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参军。

这其中就有不少人就为了军方的专属修炼灵决而来。灵决分九阶,他们接触到一般只是写低阶的一阶或者二阶,但军方提供的灵决至少是三阶,甚至达到四阶!

陈刚长刀横劈侧斩,然后对着校场边上一颗粗树遥遥一刀。长刀发出璀璨光芒,发出一道刀影,刀影砍在树上,只听轰隆一声,那颗具有几人抱的树干被直接拦腰折断。

“喔!”

众人看在眼里,忍不住发出惊呼,这锻刀决也太厉害了吧。

咔!

陈刚收势,他随手一挥,长刀被硬生生差入地面,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刀身发生一阵颤鸣。

“这就是锻刀所有招式,每一重修炼方式都相同。如果你成功修炼第一重,要想突破到第二重,就要看你们自己努力。”

“那怎样才能突破呢?”有士兵问道。

陈刚歪着头,似乎想了一会,只见他森严笑道:“训练,永无止境的训练。或者你们之后上战场,能活过几场战争的话,相信你们的对于锻刀决修炼会有一个显著提升!”

四排被他森然的笑都搞的不自然,只有张之云若有所思,以战养战么,这个世界还真是残酷,不过···他喜欢!

之后陈刚将锻刀决修炼功法口述一遍,便让众人留在原地修炼。走的时候他还特别嘱咐今天练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别吃饭了。

整个四排皆是一脸懵逼,不让吃饭是什么意思?你老人家随便演练一遍就让我们搞出个所以然来,是不是有点太勉强了?

“五班开始修炼!”张之云大吼一声,随即又吩咐五班众人找一个比较空旷地方,他本人则是端详手中长刀,回忆陈刚之前演练。

意念一动,丹田中灵力呼啸而出,沿着特定经脉流淌。于此同时,他的身体的发出微微红光,俨然进入修炼状态。

看到自己班长率先带头,五班众人也不敢怠慢,其余四个班士兵,也在自己的班长带领下纷纷开始修炼。

张之云闭目,心神沉入丹田,一道灵力!开始在体内运转,过了一会,他微微皱眉。先前他只是看陈刚演练,觉得还挺简单的。可当他自己亲身试炼,发现这锻刀决并不是那么简单。

张之云发现这锻刀决要求还真挺霸道,它要求要一种极快的速度将灵力沿经脉遍布全身,然后经过汇聚在双手,并通过将灵力进行灵力压缩,然后注入长刀。

这对经脉的韧性要求极高,怪不得他们之前要进行那种惨无人道的训练,原来是锻刀决而准备。

“或许这对其他人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我的身体经过龙血改造,到是影响不大。”

试探了一会,张之云运功,这次丹田中灵力直接喷涌而出,规模比之前大了不少。然后他引导灵力在双手处急速压缩,双手中经脉因为他这般玩命操作直接被撑开数倍。

此时他双手有些轻微的胀痛,张之云并没有理会,而是再次发力,经脉中没有去处,被强行灌入长刀。

长刀发出轻微灌满,整个刀身被一层丹红灵力包裹。张之云见差不多,挥舞长刀,狠狠朝着地面一刀劈出!

轰隆!

刀刃硬生生砍入地面,竟然被劈出一道口子。

“班长好牛逼,竟然已经入门槛。”五班有人投来羡慕的目光,他也进行了尝试,可是如此迅速运转灵力后果就是经脉剧痛,吓的他都不敢尝试,班长是怎么做到的?

“是哪里出问题了?”张之云收刀而立,露出思索神色。这一道威力仅相当于他全力一击七成,攻击效果确实差了点。

“难道是要领悟刀劲?”张之云疑惑,可他是规规矩矩按照陈刚所教运功,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百思不解,张之云只好再次尝试。又是一次长刀劈出,看着地面那道裂缝,与旁边他第一次劈出的裂缝基本相差无几。

还是失败了。

张之云不甘心,再一次尝试起来。

“五班班长,张之云···”远处,莫刑天神色阴沉,看到张之云一次又一次挥舞长刀,心中有些不甘。他也遇到和众人差不多情况,快速运转灵力后果就是随之而来的经脉剧痛。

看到一个一重淬血境都比他强,他心中不愤之意更甚。突然他想到那一双猩红之眼,内心有着恐惧升起。

“他真的是人吗?”莫刑天喃喃自语,那一次他绝对忘不了,虽然张之云并没有在对他做什么,可他感觉那次是他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心中充斥复杂情绪,莫刑天将注意力转到修炼锻刀决上面。不过他好歹是一位三重淬血境,在修炼之道上感悟比别人对一点。

这次他直接大幅度缩水,只引出一丝灵力,然后快速引导到双手经脉,经历短暂压缩,注入长刀。

长刀轻鸣,发出黯淡的光。

莫刑天大喜,这次他成功了。

在一个看不到的地方,陈刚,薛一山,李艳水等人注视着校场众人,不过他们更多的注意力都在张之云身上。

“这是上面的意思?”陈刚看了李艳水一眼,道,“既然他不是落月神朝探子,那就是我的兵了。这小子天赋不错,刚开始修炼就将锻刀推到这个地步,实属难得!”

李艳水狭长的睫毛微微一抖,蹙眉道:“你也不要掉以轻心,虽然确定他不是落月神朝探子,但他的身份依旧是个谜。”

“这不重要!”陈刚一脸无所谓,他要的是能打仗的士兵,刨人家祖宗十八代干什么,实在是没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