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屠魔的少年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荒原,可以看到荒原的尽头,依稀可以看到几座巍峨巨山的影子。

白鹤军团一字排开,数十万人规模,此刻却无一点声音,有的,只有粗重而沉闷的呼吸。

张之云摩挲手中长刀,盯着远方,那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可他感应到在荒原尽头,酝酿着一股强大气息。

这是九天之上突然出来一股强大逼人的气息,张之云抬头一看,在那云巅之上,站立着一道人影。

因为距离较远,他只看到一个黑点。但从那人身上,他感受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是杀意,看来是那位李清河李领军无疑。”

这种战争自然是有强者坐镇,沙魔中也有高阶战力,白鹤军团高级军官参与整个战场的指挥是一件事,但他们更多的任务,是针对沙魔中的高阶战力。

想来这位李领军也是杀敌无数,他的身上所散发的杀意,隐隐可以感应到一股狂暴之意,这只有经历过战场的生死磨炼才可以产生。

不过和张之云领悟的杀意相比,后者的杀意多了一股势,只有触摸到杀意核心才可以掌握。

抛开实力来讲,这几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真正的杀意,能接触到人,可谓少之又少。

“快要来了···”

张之云低声自语,他感觉到荒漠尽头那股压迫人的气息愈发逼人。

果然不多时,荒漠尽头突然出现一道黑线。这道黑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逼近,几乎是几个呼吸间便已到距离白鹤军团不到百丈。

沙魔来了。

那是一群通体黑色的人形生灵,有点类似猿类,四肢着地,发出渗人嘶吼,猩红的舌头不断吐露。

看到白鹤军团,沙魔嘶吼之声更甚,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对着他们扑杀过来。

呜!

白鹤军团后面,扬长的号角声吹起,这是进攻的号角。

“杀!”

白鹤军团,众多军官大吼一声,一马当先冲了过去,迎击沙魔。

“杀!”看到长官做出表率,底下的士兵也是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

“四排五班听令,所任三人组成一队,猎杀沙魔!”

张之云提着长刀一跃而起,对着一头冲在最前的沙魔迎头一刀,沙魔的脑袋直接被砍成两半,倒在地上,生机消散。

若是从高空俯瞰,可以看到荒原上,白色和黑色开始交织一起。随着战争的进度蔓延,黑色部分不断蚕食,与此同时白色部分面临差不多情况。

有沙魔被猎杀,也有白鹤军团士兵被沙魔咬断脖颈,惨死沙场!

高空之上,李清河肩上扛着一把巨斧,静静看着。他眯着眼睛,盯着无群无尽的沙魔大军后面,在那里,他感受到一股丝毫不弱于他的气息。

张之云催动锻刀决,在沙魔中左右突击,所过之处,都会带走一大片沙魔的生命。这些沙魔实力大多都在一重淬血境左右,经过龙血改造的他,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猎杀一头沙魔,他仅仅只要一刀。偶尔碰到几头二重淬血境的沙魔,也被他粗暴的砍去头颅。

张之云宛若杀神,几乎被他盯上的沙魔,下场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白鹤军团中,有排长正在牵扯一头凝灵境沙魔,突然瞥到一道迅捷的白甲士兵从他旁边掠过,然后对着一群沙魔一顿狂砍。在留下一堆黑色尸体后边扬长而去。

“这人是谁,不保留实力对抗凝灵境沙魔,杀这些低阶沙魔干什么···”排长嘀咕一声,他提着一对巨锤,挥舞着对一头沙魔打过去。

他面对沙魔比其它众多普通沙魔体型稍大,乃是沙魔中实力达到凝灵境层次。

“吼!”

沙魔咆哮,无惧迎来的巨锤,猩红眼睛中透露着嗜血与狂暴。只见它人立而起,伸出双臂在前面一挡,巨锤轰在上面,竟然发出金属般的撞击声。

“这沙魔的鳞甲还真硬。”排长龇牙咧嘴,巨锤上面传来的反震之力震得他虎口发麻。

“不过老子看你能挡几次!”

排长抡起巨锤,体内灵力呼啸而出,对着沙魔砸过去。

张之云从一头沙魔胸膛中抽出长刀,刀身早已被鲜血浸染,原本银白的铠甲此时也是血迹斑斑,不过这血并不是他自己,而是来自沙魔。

战争齿轮依旧转动,他看到身边有白鹤军团士兵不断倒下,然后是几头沙魔奋勇而上,瞬间将尸体蚕食而尽。

“这帮畜生!”

张之云心中有怒意升起,这简直就是一群吃人的凶兽,他扬起长刀,欲再度杀伐,突然感觉到有股强大的气息将他锁定。

不远处,一头沙魔匍匐着身子,一双猩红眼睛的盯着张之云,嘴里发出低吼。沙魔周身涌动着强悍的灵力波动,这是一头实力在凝灵境一重的沙魔。

“果然,还是被盯上了!”

张之云叹息,他实力出众,淬血境下几乎没有对手。何况他下起手来丝毫不留情,所过之处都有着成片的沙魔集体倒下,想不被注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之云神色凝重,凝灵境沙魔,在他不动用燚龙诀情况下,根本打不过,就是他有龙血改造的身体也不行。这没办法,实力差距摆在那里。淬血境和凝灵境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随便什么能弥补的。

如果他动用燚龙诀以及杀意的话,或许他有一战之力。但是随之而来的后遗症即使他灵力枯竭,动弹不得!

这场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张之云可不想陷入摆动。战争进行到这会已经到白热化阶段,他手下的士兵早已失散,几乎是各自为战。

这怎么办?脑中思索一会,张之云神色一凌,体内灵力涌动,染血的长刀发出耀眼的光芒。

那沙魔周身,此时也是有着黑雾涌现,对方果然是一位高阶强者,看这样子,是要和它决战吗。

可接下里来发生的一幕让它大跌眼睛,对面的白甲士兵将长刀缓缓扬起,可是并没有落下来,而是顺势一收,脚下溅起一阵尘土,朝着它相反方向疾跑而去,眨眼间没了身影。

那沙魔一愣,随即发出一声怒吼,该死的人族杂碎竟然跑了。

“傻子才和你打!”

张之云心底暗骂一声,我一个淬血境和你一个凝灵境打架那不是纯粹找死么。没有理会身后那满怀滔天怒意的吼声,张之云扬长而去,一路上碰到的低阶沙魔也被他顺势一刀劈死。

看见眼前之人早已没了身影,沙魔放弃追上去的想法。只见它喉咙处突然凸起一个肉包,肉包伸缩舒张,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

咕噜咕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