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黑鹰军团撤退

与黑鹰军团一起进攻白鹤军团的沙魔突然倒戈,它们放弃厮杀白鹤军团士兵,朝着黑鹰军团士兵扑杀而去。

许多黑鹰军团士兵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突然间被沙魔扯掉脖子。

“啊,你们干什么?”

有黑鹰军团士兵惊恐出声,身边并肩作战的沙魔朝着他厮杀而来,而且不止一头,那是士兵抵挡不住,在发成一声惨叫声之后,被几头沙魔分食。

白鹤军团阵营中,陈刚周身灵力涌动,他伤的很重,身体上有几道很深的伤口。一些是黑鹰军团所留,还有一些是在与沙魔作战时不小心留下的。

陈刚现在已经麻木,黑鹰军团和沙魔长驱直入,他们现在只能被动防守。他身边,好多白鹤军团之人不断倒下,他已经绝望,这样下去,白鹤军团肯定会全军覆灭。

不过他突然发现向他厮杀的沙魔突然转头,对着黑鹰军团士兵厮杀而去。陈刚有些呆滞的目光突然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沙魔不是和黑鹰军团联手么,为何忽然自相残杀起来。不仅是他,许多白鹤军团将士也是愣神许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战场一时间变得有些混乱的,白鹤军团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不会错过这次机会,趁机收拢士兵,组成防线。不过他们并没有发起进攻,而是在不远处静静看着沙魔与黑鹰军团厮杀。

“唉,你怎么跑了,接着老子打啊!”战场某处,梁紫阳狂发乱舞,正与一头化魂境沙魔战斗,发现后者猛地撤退,梁紫阳战意正酣,忍不住大骂出声。

“叽叽咕咕,叽里咕噜!(我们圣女让我们打黑鹰军团。)”那沙魔体型巨大,足有两层楼高。只见它脖颈下的肉包一阵鼓动,发出古怪的声音。

“什么鸟语?”

梁紫阳自然知道这是沙魔对他说话,可说的是什么他就不请知道,又有不懂沙魔说话的话。

“我们原本不想打你们白鹤军团,是我族圣女被黑鹰军团绑架,他们要挟我们进攻你们···”沙魔猩红的目光闪烁,它知道对方听不懂,所以用意念传递信息。

梁紫阳一脸错愕,什么,你们沙魔圣女被绑架了。那可是冲脉境强者,实力通天,与楚帅平分秋色。

而且沙魔圣女生活是无尽浩瀚沙漠里,那是可是沙魔的主场,只要身边有沙魔,同等境界下沙魔都会占据很大优势。

那徐天再强,也不能绑架的杀魔圣女,这简直匪夷所思!

随后沙魔又向他传递一些信息,大抵是他们现在要去打黑鹰军团,不打你们了···

梁紫阳闻言顿时震怒,你们说不打就不打了,这一战白鹤军团伤亡惨重,不知有多少士兵死在沙魔嘴中,你们就这样不打了。

他体内灵力涌动,想要冲去杀了那沙魔,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可被赶来的李清河一把拦住。

“老梁,不要冲动!”他也从沙魔那里得到一些信息,李清河比梁紫阳稳重一下,阻拦了后者的冲动行为。

“看来这其中有一些隐情!”李清河抬头望着苍穹,那里,两大元帅的战斗似乎消停,九天没有强大的战斗波动传来。

“等元帅来再做决定!”

李清河神色复杂,因为沙魔反扑,御魔关外响起撤退的号角,黑鹰军团这回已经退出御魔关。这一战很惨烈,御魔关被破,差点失守,要不是黑鹰军团不知什么原因出现了问题,没了御魔关,帝国的疆土,可能会遭受战火的洗劫。

九天之上,龙月生和徐天两人同时停手。他们均是感觉到,无边的远方,突兀爆发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那股气息令两大元帅同时凝重起来,气息中带着浓浓的压迫,那是冲脉境强者。

“徐天,那好像是你大本营方向。”龙月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善意的提醒。

徐天脸色一阵阴晴变化,突然朝着远方飞去,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不见。

“龙月生,今天就算了,有时间我再和你打!”

虚空中,留下徐天一句轻飘飘的话。

龙月生沉吟一会,那股突然出现的气息他并不陌生,乃是沙魔圣女所有,他之前与沙魔圣女交过手,所以对此比较熟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沙魔不是和黑鹰军团联手了吗。龙月生皱眉,这个沙魔圣女突然爆发气息,恐怕就是要引起他们注意。而且龙月生在这其中感受到一股浓浓恶意。

他收起玄冥剑,化为一道流光来到御魔关上。看到横尸遍野,龙月生虽然面无表情,但心中也是沉痛无比。

“元帅。”

这时白鹤军团高级将领,李清河,梁紫阳等几位领军来到发现龙月生归来,赶紧来到龙月生身边。

李清河将战况简单汇报了一下,其中还有他从沙魔的那里得到以下信息。

龙月生听完下属的汇报,眯着眼,缓缓说道:“这徐天也是人才,竟然报绑架了沙魔圣女,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们整理战场,我去看看!”

龙月生吩咐下属,然后自己一人前往黑鹰军团大本营。这一场战争看似他们白鹤军团赢了,可是其中却充斥着许多谜团。

为何沙魔圣女会被绑架,还有黑鹰军团进攻御魔关也存在许多不合理。看来只有到黑鹰军团大本营那里,他可能会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快要来了吗···”月魅喃喃自语,对着张之云说道,"这城外的小妮子,是不是你的同伴?"

“嗯,是。我们一起来的!”

“那你和她待在一切,等会这里可能会有一场大战,你在我身边可能会死!”

“好好!”

张之云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他的目的已经完成,待在这位实力恐怖的强者身边,只感觉如履薄冰。

还有,你都让我走了。把我吊在半空是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很难受。

“不舒服吗!”月魅似笑非笑看着他,那模样让张之云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

“那你下去吧!”

突然,拖着张之云的一股无形力量消失,他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径直下坠。

这会死人的,张之云欲哭无泪,他刚刚的想法似乎被看穿了。这里距离地面足足百丈,重力加速度作用下,张之云化身一枚炮弹,重重摔在地面上。

落地的地方不偏不倚,正好就在李艳水不远处。李艳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掉下来,然后的她就看到一团黑影摔在不远处,激起一片灰尘。

“救····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