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施主手下留情

眼前这人发挥出的实力,不像是一个二重淬血境应有的样子。他这是心中感到恐惧,莫非此人是在扮猪吃老虎,其实实力深不可测?

“大侠,有话好好说····”那人妥协。

张之云长刀一挥,刀直接架在那人的脖颈上,“现在知道错了,可惜晚了!”

对于这种强盗,张之云可不会手下留情。手腕用力,就欲斩断那人脖颈。可是当他用力,那把十尺砍刀竟然没有劈下去。

十尺砍刀上面不知何时缠绕上一串碧绿色的青藤,青藤散发着奇怪的气息,将他禁锢。

张之云心中微微一惊,眼神突然变得凝重。在那人的后面,突然伸出一只手,在十尺长刀上轻轻一弹,长刀倒射而飞,掉落在远处。

好强的实力!

感受到虎口传来一阵发麻感,张之云眼神变得凌冽下来,一双眼死死盯着那只突然冒出来的手。

“你是谁?”张之云质问。

“阿弥陀佛,施主手下留情。”随着一道呻吟响起,那之手的主人从后面个走出来,竟然是一位和尚。

和尚身穿袈裟,嘴里念念有词,“你先去吧!”

“谢谢,谢谢!”那人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的逃向远处,霎时间不见了踪影。

“你应给不是和他在一的,为何要救他?”

张之云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光头,这和尚的到是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颇为年轻,年龄和他相差不大。

头顶的戒疤呈现一种丹红,尤为显然,而且最令人值得注意的是,他的额前,有一朵花的图案。

“施主杀的人已经够多了,为何要再造杀孽。”和尚双手合一,“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杀孽,罪过。

张之云微怒,“难道他没有杀人?我在是为民除害,你这死秃驴事情怎么那么多?”

“施主应给为自己的行为忏悔,少一些杀孽!放了这个人,也是算是一种积德。”

“行行行,我不杀他了,你满意了?”张之云不想理会这秃子,尽讲一些大道理。

如果不是看在这和尚有点实力,他真想给一刀劈了。

“阿弥陀佛,善哉!”

“你是哪个寺庙的,法号叫什么?”张之云问道,他记得这个地方似乎没有什么寺庙,这和尚从哪里冒出来的。

“贫僧法号临空,来自遥远的地方,途径此地,看见施主···”

“等等,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我杀孽很重,你放心我会克制的。”张之云打断他,他实在不想和这和尚纠缠,喋喋不休的,烦死了。

这个世界的和尚一点不好,不像是在地球,那些呆在寺庙了念经,不问红尘,多好。

还杀孽重,老子刚从战场下来,那是为了帝国境内安宁,竟然还说我杀孽重,真是无语了。

不过张之云突然看到地上四具拦腰断成两截的尸体,眼睛一转,笑眯眯的看向临空,道“那个··临空法师,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感觉杀了这四个人是我最大的错误,此时的我懊悔无比,还望临空法师给这几个人超度一下,投个好胎!”

临空走到张之云跟前,看到后者的眼神无比清澈,那模样就像是佛族最忠诚的信徒,此时心中深深忏悔。

“既然施主如此有诚意,我便为这四人超度一番。”

临空又是双手合一,站在断成两截的尸体前面,闭目诵经。

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临空身上有碧绿色的光芒发出,在他周身,此时竟然有树叶逐渐凝聚。这些树叶轻飘飘的落出,最后覆盖在尸体上面。

树叶发出奇怪的波动,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化成光点,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四具尸体。

亢长的诵经声也在此时戛然而止。

这一幕看的张之云目瞪口呆,这和尚用的是什么神奇功法,怎么一转眼,尸体竟然没了?

“这些尸体呢?”张之云指着一片空地,好奇问道。

“他们本源自自然,我只是送他们到最本源的地方。”临空说道。

“最本源的地方,你说的是这个世界?”

临空看了一眼张之云,“施主有慧根,可惜就是杀孽太重···”

“又来?”张之云一脸黑线,究竟是他造了什么孽,竟然会在此时此地碰到这么一颗光头。

这简直令人无语!

于是他打算不在理会这和尚,将掉落一边的那把十尺砍刀收回纳戒,就欲离去。

可是和尚依旧对他不依不饶,跟在身后。

张之云不乐意了,“你跟着我干什么?”

“阿弥陀佛。”和尚解释道,“不是我跟着施主,而是施主去的方向和贫僧相同。”

“那你这是要去干什么,莫非你们寺庙之间还有交流会?”张之云耐着性子说道。

不过他现在觉得这和尚是赖上的他了。

“贫僧要去玄武帝国首都,参加四方考核。”

“你要去参加四方考核?”

张之云多多少少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和尚竟然和他一样,要去参加四方考核。

“真是巧来了,我也是参加四方考核,那你我还算是考生了。”张之云说道。

临空那张俊俏的脸上也是有着惊讶之意浮现,“施主也是参加四方可考核,那太好了,贫僧一路上一直是一个人,有个人作伴自然是最好。”

“是啊,我是甩不掉你了。”张之云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此时他莫名想起一种叫缘分的东西。

“你们僧人也能参加四方考核?”张之云接受现实,随即问起临空。

四方考核是为了选拔人进入四方学院,四方学院是为了给帝国提供人才,好担当重任。可这里面关和尚什么是,他们不是在寺庙念经最好吗?

“贫僧参加四方考核,是为了进入四方学院。”临空回答。

这我知道,你能不能不要说废话!张之云在心里说。

“四方学院,有我要找的东西。”

“哦,是什么?”这句话成功引起张之云兴趣。

临空沉默,只是静静的走路,并没有回答张之云。张之云秒懂,明白,你不想跟我说。

就这样,张之云和临空踏上了前往四方考核的路程。只是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太顺利。

两人来到一座城池,张之云盯着破烂不堪的城门,四下张望,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天色已晚,我们进去找一处旅馆休息一下吧。”张之云正准备进入城池,一旁的临空突然叫住他。

“施主,这个地方有些不正常。”

“怎么了?”张之云疑惑,是因为没人吗。他感觉很正常啊,天都黑了,人少一点不是应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