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战邪魔

张之云之前在新兵训练的时候,李艳水到是给他们简述过源天师这一修炼体系。源天师和修士的修炼方式大相径庭。

他们不注重自己实力的提升,反而注重自己的灵魂力量。具体方式是使用灵魂力量,将灵力以一种特异的方式凝聚成源天阵,最后再有源天印形成源天阵,从而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在经过短暂的诧异后,那团黑影已经来到他们不远处,到近处,张之云看清发现是一团黑雾,黑雾不断涌动,在距离他们几十丈的范围停留。

“这就是邪魔?”

张之云严阵以待,手中光芒一闪,十尺长的砍刀顿时出现在手中,他紧握十尺长刀,谨慎的盯着邪魔。

他看不清黑雾里面有什么,只感觉到里面蕴含着一种非常邪恶的力量,令人感到不舒服。

这时临空部署的源天阵成形,源天阵化成一个卍字,飞到邪魔上空。卍字散发着碧绿色的光芒,将那团黑雾笼罩。光芒中带着奇异的力量,黑雾在接触到光芒的时候,发生剧烈的收缩,似乎是很惧怕这种光芒。

只见那黑雾不断收缩,最后凝聚一道人形身影,诡异的嗡嗡的声不见,似是有有低沉的咆哮从黑雾凝聚成的人形身影中传出。

“这邪魔吞噬了太多人的精血,已经能化形,张施主,我们要小心了。”临空神色罕见凝重,提醒道。

“化形···很强吗?”

张之云疑惑,不过他在邪魔身上感受到一种很危险的气息。这邪魔的实力,至少在凝灵境之上。而起在凝灵境,实力也是偏上的层次。

之前在铁血城城主那里了解到一些信息,说是邪魔的实力在三重凝灵境,看来所言不假。

“你能打过它吗?”

张之云实力在二重淬血境,就算他能依靠燚龙诀强大的功法优越性,如果面对一位实力在三凝灵境的邪魔,怕是有些吃力,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贫僧愚昧,实力仅在一重凝灵境。”临空说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也打不过,张之云心中无奈,这临空是不是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他记得他和临空之间进行过一次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交手,临空能轻松接下的他的攻击,若是寻常的一重凝灵境强者可不能如此轻松的接下他的的宫攻击。

云随风传授给他的燚龙诀,强大无比,能让张之云越等级与实力比他强大的人战斗。所以在他看来,临空的实力应给远不止一重凝灵境。

还有临空同时是一位源天师,张之云狐疑的看向临空,心想你这和尚是不是想要偷懒。

“不过贫僧可以部署一道源天阵,应给可以镇压邪魔,但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还望张施主能脱拖延一下。”临空又说道。

“你觉得我能打过它?”张之云指了指邪魔,那你也太高看我了。

我一个实力仅仅二重淬血境的人却打一个实力不下于三重凝灵境的邪魔,和尚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张施主体内还有一个人,张施主也许打不过,但他可以。”临空微微一笑,看着张之云。

“你确定?”张之云淡然道,“既然你知道他的存在,那我得事先提醒你一下,他可是自诩为杀神。”

“杀神只要杀的是邪魔,是为行善事。一切还得依靠张施主,贫僧要开始了。”

“明白了!”

张之云看着邪魔,眼中跃跃欲试,神色中充满战意。他喜欢挑战实力比他强大的强者。只见他一跃而起,瞬间来到邪魔上面,挥舞着十尺长刀,刀身裹满龙炎,对着邪魔当头狠狠劈下!

他实力没有丝毫保留,灵力倾泻而出,选择主动出击。

邪魔发出低沉的咆哮,人形的双臂黑雾涌动,化作尖器,迎上了十尺长刀。

叮!

“卧槽,好···硬···”

张之云一刀下去,只感觉好像砍在一块坚硬的花岗岩上,不对,就算是花岗岩也没有这般的坚硬。

那邪魔双臂化成的尖器,没有被砍断,反而是张之云被一股强烈的反震之力震得倒射而飞。紧握十尺长刀的双手虎口发麻,有着一种撕裂痛沿着张之云神经传入大脑,疼的他龇牙咧嘴。

“吼!”

邪魔发出咆哮,似是被张之云惹怒,下一刻邪魔出现在张之云面前,尖器对准他的胸膛刺来。

一切发生太快,张之云甚至没有时间做出反应。情急之下,只好将十尺长刀横在胸前,打算硬生生的接下邪魔的一击。

轰!

随着一声巨响,从远处看,张之云直接被从空中轰下。宛若炮弹一般,扎入底下的建筑中。那里一阵硝烟弥漫,不见张之云的身形。

邪魔将注意力放在临空这里,此时的临空盘膝而坐,紧闭双眼。他的周身,一道道源天印不算成形,数量远比第一次多。

就在邪魔打算对临空出手的时候,一道森然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有意思,你这生物很有意思,好邪恶的力量。”

紧接着一道血红身影从硝烟弥漫处出来,这人浑身被血痂包裹,一副血淋淋的样子。他的身上,笼罩着浓浓的杀意,正是恶张之云。

恶张之云舒展身体,浑身骨骼发出一阵爆响。

“我发现你真是会找对手,实力都比你强。”恶张之云自言自语,他这句话是对张之云说的。

“别贫嘴了,你能打过吗!”心底,张之云的声音响起,他现在让恶张之云掌控杀意的时候可以保证完全的意识,只是不能控制身体。

“哈哈哈!”

恶张之云狂笑,“老子可是一代杀神,杀神是不会畏惧一切的。还有燚龙第一式龙炎可不是这样的用的,这功法在你这坚持成了垃圾!”

恶张之云手握长刀,有龙炎覆盖在上面。不过这次的龙炎远比之前的更加强盛,整个十尺长刀的刀身都被的龙炎的恐怖高温锻炼成一种赤红之色。

刀身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显然龙炎的恐怖温度超过了空间的承受能力。

那邪魔的注意力瞬间被恶张之云吸引,在恶张之云身上,它感受到一股为危险的气息,那十尺长刀上面腾升的龙炎,令它狂暴的神志似乎有了一丝清明。

“龙炎···你是苍风云···你····必须死···”

隐隐约约之中,邪魔体内似乎是人声的喃喃自语声传出。他挥着的双臂尖器,对着恶张之云当头砍下来。

“来吧,今天就是本杀神的主场。看我用无尽的杀意,来泯灭你这肮脏的邪恶生物。”

恶张之云狰狞出声,十尺长刀在他手中变得常灵活,刀尖以一种诡异的弧度,瞄准了邪魔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