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站住,你是什么人

“竟然敢超过本杀神。”恶张之云的声音充满不甘之意,身上那蔓延的善意是愈发的浓郁,恶张之云爆发全力,打算超过临空。

不过即使如此,他的速度总是慢了一分。

二人这样有些追逐的奔走,也是喝持续了三天。终于,经历了三天的漫长奔波,他们终于是到达最终的目的地。

麟龙省会,玄武帝国首都。

张之云身上的杀意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临空的速度也是满下来,两人不约而同驻足。

远处一望无际的天际线,隐隐约约出现一座城池。

“玄武帝国首都···我们终于是到了。”

张之云长出一气,神色之间有一丝疲惫之意。这三天的消耗对他来说很大,尤其身体还是恶张之云那个不知节俭的家伙控制,灵力到这会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所剩无几。

不过临空的状态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一脸平静。这就是功法的强大之处,有着四两拔千斤的功效,能用自己很少的灵力,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四方考核进入之地在帝国首都的外面,我们需要找到的它。”

临空出声,他的手中多了一块令牌,令牌的模样到是和张之云身上龙月生个给他的那块令牌一模一样。

之间他两体内灵力注入到令牌,令牌在从他手中悬浮而起,其中发出奇特的波动,似乎是在定位着某种坐标。

“就在不远处!”

张之云同样效仿,这令牌里面有着四方考核的坐标,他仔细感应了一番,指着某处方向说道。

“张施主,我们也许要快点,四方的考核进入之地这时已经开启。”

临空突然说道。

“什么,都已经开始了?那我们得快点。”张之云大吃一惊,他不知道临空是如何知道的,但是现在,他打算相信这和尚一次。

张之云一马当先,朝着四方考核之地急速而去。他身后,临空也是不紧不慢的跟上。

由于已经到达帝国首都,而且四方考核之地就位于帝国首都外面。所以用了不多长的时间,两人已经来到的四方考核之地。

不过他们来的地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四方考核之地,他们来到一处地方,入眼处是一块巨大的石碑。

石碑体型巨大,足有百丈至高,整个石碑冲入云霄,看不到顶上。石碑上通体呈现一种灰色,上面还有一些裂纹,散发着一股古老而又沧桑的气息。

此时整个石碑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张之云看到有人正在将令牌放在石碑上面,然后石碑发出一道光芒将其笼罩,吸入石碑里面。

“这石碑就是通往四方考核的入口。”

张之云望着那石碑,记得离开白鹤军团之前龙月生提及过,四方考核之地是位于一处古战场。

难道这所谓的古战场实在石碑里面,亦或者是石碑只是一处传动点,真正四方考核之地,实在另一个地方?

石碑周围还有层层士兵守护,张之云和临空来到石碑底下。有士兵拦住了他们。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有负责的军官拦住正要冲进去的张之云,厉声问道。

“是这样,我们是这次参加四方考核的成员。”张之云掏出令牌,表明来意。

那军官接过令牌,仔细看了一下,随后又扔给张之云。

“对不起,你们来晚了,报名时间已经结束,你们不能进入四方考核考核之地。”那军官语气丝毫不留情。

“可是,我刚才还看到有人进去。”张之云不服气的说道。

不让人进去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有令牌的。

“我说了,报名时间已经结束,请你们离开!”军官显得特别死板,即使石碑这会还开启,但他还是拦住了张之云。

“你!”

张之云心中莫名其妙的腾升出一股怒气,想要把这军官给揍一顿。不过他感应到周围还有几股强大的气息,于是忍住了。

“张施主,既然错过了时间,我们不妨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张之云疑惑着盯着临空,你这话说的真是佛性,还下次,你知道下次四方考核什么时候开启吗。

“你不是要取东西吗,不怕东西被人给拿了?”

临空却在这时候双手合一,慢悠悠的说道:“也许,这是一种缘···”

你就扯吧···

不过张之云并不想就这般离去,那太让人不爽了。他看着那石碑,眼珠子一转,将临空拉到一旁,悄悄对他说道:

“气息我们现在是被这个军官给拦住了,但是进入四方考核之地的石碑还开启着。”

“张施主···什么意思?”临空有点不明白。

“你听我说,咱们可以这样做···”

石碑的底下,正有灵位老者盘膝而做。他们的中间,摆放着一张棋牌,上面的黑白双方不断厮杀,两个老头此时博弈的不亦说乎。

“秦老,这次四方考核的学院比上一届到是优秀不少。”一位老者将手中棋子落在棋盘上面,突然说道。

“希望这次能出几个让我们感到意外的人,自从国宗的许梦瑶和赵梦彤之后,已经没有太惊艳的天才出现了。”名叫秦老的老者出声。

“哈哈,秦老,那可是当今国师的弟子,最近几十年最优秀的天才。如果真有人能和许梦瑶和赵梦彤相比的话,我所知道的人不多,龙月生可以算一个吧。”

“龙月生···呵呵,确实。他那一招君临天下可是尽的皇帝真传,连老夫都有些羡慕。而起他现在达到的高度,更是在我们之上。”

两位老者一边下棋,一边谈论着。

这事,突然有着一阵破空声传来。两位老者均是有着不俗的实力,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有两道人影来到石碑上面。

石碑发出莫名的光芒,将两人吸入其中,消失不见。

“咦,怎么这时候还有学院没进去?”

秦老轻咦出声,这时有一位军官来到两位老者身边,语气粗重道:“不好了,秦老,王老,我刚才拦住两位迟到的学院,不曾想他们竟然猛地冲了进来。”

“还请两位长老出手,将那两位不速之客给弄出来。”

“迟到的学员?他们有进入考核之地的令牌,只是迟到,没必要拦住他们吧。”王老的声音特别随和。

“可这是帝国上面的意思···”

“就让他们进去吧,帝国这几年人才凋零,多两个人总归是好事。”一旁的秦老也是出声,为那两个进去的学院求情。

“这···好吧,一切听从两位长老的意思。”军官看到两位长老都这样说了,抱手行礼之后便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