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这树竟然会跑

张之云和临空休整了差不多一天时间,这里的天空没有昼夜之分,整个天空依旧是灰蒙蒙一片,让人情不自禁心中感到压抑。

在临空的感应下,张之云开始寻找树魔。不多长时间,临空指着一股峡谷说道:"这里里面我感受一股浓浓的邪恶之力,可能里面有树魔。"

张之云看着峡谷,峡谷入口被一层雾气笼罩,看不清里面的真是模样。

“进去看看一下吧!”

张之云手指上的纳戒光芒一闪,那把十尺砍刀顿时出现在手中。张之云一马当先,率先进入峡谷。身后的临空也是赶忙跟上。

两人进入峡谷,发现里面的空间很大,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盆地。

就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张之云发现几颗模样很是诡异树。这些数通体红色,约莫数十丈之高,树冠也是猩红一片,上面树枝走行也是很奇特,大体看去就像是一团藤条互相交织在一起。

“这就是树魔,长得还有一些不一样。”

张之云嘴中喃喃自语,慢慢的靠近树魔,不过随着他的靠近,在这树魔并没有什么动静,反而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就像是死物一般。

“咦,似乎没有反应?”

张之云心中疑惑,按照那片光幕的上的说法,这树魔应给是有攻击力的,怎么他都离的这么近了,树魔依旧是没有一点反应,好像就是一颗死树。

不过张之云并没有掉以轻心,他看着树魔想了一会,突然扬起十尺长刀,对着树魔那粗壮的树干狠狠恶一道劈下。

啪啦!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开,树魔直接被张之云一刀砍断,断面处有猩红的血液不断流出。

而就在这时候,被砍断树干上突然掉落一颗蔚蓝色的晶体,晶体发着微微的光芒。

“就这样被一刀砍死了,这也···太简单了吧。”

张之云嘴上说着,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来到树魔身边拾起那蔚蓝色的晶体。

就在他刚刚靠近树魔时,周围剩余几颗树魔竟然动了起来。有藤条组成的树冠一阵舞动,有几根藤条样的树枝伸出来,就欲缠绕张之云。

张之云也是瞬间发现异常,手中长刀严阵以待,燚龙诀催动,龙炎裹着刀身,将那些伸来的树枝一一砍断。

残留的龙炎在树魔伸出的树枝上面开始熊熊燃烧,这时候树魔整个树身一阵痉挛,在龙炎即将蔓延到树冠的时候,那些燃烧着的树枝竟然自主断开。

树魔再度恢复了平静,除了地上已经快要燃烧成灰烬的树枝,其余的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些树魔实力真是太弱了。”

张之云摇头,刚才树魔的攻击,被他随手挡下。在他可看来,这些树魔的实力应给灵一重淬血境都没有达到。

难道是我的龙炎对这些树魔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这树魔本质是木属性,他的龙炎则是霸道无比的火属性。

火克木,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张之云盯着那几颗静止不动的树魔又看了好一会,发现他们没有什么动静手,弯腰境那颗蔚蓝色的晶体捡起来。

他的手在接触蔚蓝色晶体的一瞬间,手腕的出的那串数字发生变化,四个零蛋最后一个被一个他看不懂符号虽替代。

“你看这数字是多少?”

“五点。看来张施主猎杀的树魔,实力应给在一重淬血境。”临空看着那发生变化的一串数字,开口道。

不过和尚的眼睛突然将注意里放在张子云后面,神色有点古怪,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

“怎么了?”看到临空的不正常,张之云疑惑问道。

“或许,张施主,你可以看一下你的后面····”临空眼睛一动不动,言语之间更是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意味。

这引起了张之云的好奇心,转身回头,刚好看见令他难以置信一幕。

那处地带被剩下的树魔此时树干一阵扭动,他们的根须正在以一种很快的速度从泥土里拔出来。

错综复杂的根须相互相交织,最后形成了两个腿。似乎是注意到张之云发现了他们的动作。

那些树魔舞动树干猛地一缓,沉默了一会后,突然猛地撒开脚丫子朝着后面跑去,一溜烟便没了踪影。

张之云这回还愣砸原地,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了什么,什么时候树可以跑了,还比兔子跑的都快!

“你见过会跑的树吗?”张之云僵硬的扭动脖子,对着临空说道。

“这个贫僧还是第一次见。”临空也表示自己感到很意外。

“就这么跑了?”张之云依旧难以置信。

“阿弥陀佛,张施主不必如此般重复,你我皆是看见了,那几颗树魔确实跑了。”临空身上袈裟无风自动,看着树魔离去的方向。

“这真是太古怪了,没先到他们竟然还会跑。临空,你给我感应一下,这些树魔跑到那里去了。”

张之云这会磨刀霍霍,原本想着今天大干一场,好好赚一些点数,没先到到手鸽子,哦不,到手的树魔竟然散开脚丫子给溜了。

要知道,通过四方考核第一站,就要收集一千点,张之云现在只是获得可怜的一点点,可怜的临空更是半点都没有!

“他们朝着峡谷深去去了,在那里,我感受到一股更为浓郁的邪恶之力,恐怕那里有大量的树魔聚集。”临空闭目,似乎是感应着什么,突然睁开说道。

“有很多树魔,那我们赶紧去吧。不积累一定的点数,我们就无法通过四方考核。”

张之云提着十尺长刀,向着峡谷深处走出。而临空的则是手掌一番,上面浮现几道源天印,这几道源天印依次没入底下,最后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临空不紧不慢的跟着的张之云。他们离开后,之情源天阵没入的地方的发出一股诡异的波动,这种波动不间断向天空发射而去。

而在天上,那层层云雾之中,有一只巨大的眼睛的缓缓浮现。那只眼睛朝着临空之前放入源天印的地方注视良久。

天空的云似乎是发生了了一些变化,原本静止不动的云层突然开始涌动起来,而那只巨大的眼睛,则是伴随着云雾的涌动,消失在其中。

张之云朝着峡谷深处走去,周围的场景发生了变化。整片入地有丹红逐渐转变为一种黝黑之色,而且这里的光线也是变得黯淡很多,隐隐让人感受到不安。

“张施主,我们要小心了。贫僧在这里感受到很重的邪恶之力,怕是有大量的树魔聚集。”临空一脸凝重,提醒张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