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它们怎么不打我

张之云望着一地倒地的树魔,心中高兴无比,兴冲冲的收集魔晶。一边的临空也是不闲着,同样收集魔晶。

“这是多少?”

张之云将手腕出的数字递给临空看,临空瞅了一眼,道:“张施主确实挺能杀的,已经有了五百八十点数。”

“竟然获得了一半多的点数。”张之云咧着嘴,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没他们是没想到仅仅这一次猎杀的树魔,竟然让他获得了超过一般的点数。

只要在努力一下,那一千点数可谓是唾手可得。

“哎,你得到多少点数?”张之云问临空。

临空持着禅杖,微微一笑道:“贫僧获得了四百五十点数。”

“这不应给啊。”张之云这时疑惑出声,“你的实力可是在一重凝灵境,按理来说你杀的树魔应给比我多啊。”

他不明白,难道和尚在杀树魔的时候动了怜悯之心?

只见临空解释道:“贫僧不善长杀伐,自然没有张施主获得的点数多。”

对于此,张之云自己只能呵呵了。还不善长杀伐,记得之前在铁血城与邪魔交战的时候,临空部署的那一道金钟封魔阵可是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树魔。”张之云持刀而立,盯着峡谷深处,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看着峡谷深处的时候,心中莫名感到压抑。

峡谷深处,让张之云心中升起了好奇心。于是他下定决心,准备去峡谷深处看一下,那里肯定还有树魔。

现在距离获得一千点数,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就在张之云动身前往峡谷深处的时候,临空却拦住了他。

“张施主,我们应给止步于此。这峡谷深处我感受一股很强大的气息的,怕是有实力强大的树魔,很危险。”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想试一试。”

张之云说道,他自然知道里面的树魔实力不俗,连他都感受的一股强大的气息。

可他就是想尝试一下,有可能是张之云骨子里有一种冒险的精神,对于这种凶地,他有着很强烈的趣味。

“就算里面的树魔我们打不过,咋们可以逃,对吧。”

张之云开始诱导临空,想把他也给拉上贼船。临空可是一位实打实一重凝灵境强者,更何况还是一位源天师,这可是很强的战力,张之云并不想放弃。

临空犹豫一会,对于张之云的说法,临空沉默好长一段时间。

“里面还是太过于危险,张施主要三思。”

临空表现的很固执,依旧劝导张之云。

张之云看着临空,最后又盯着峡谷深处,那里的一起都被雾气笼罩,看不清一切。不过他的眼中并且没有畏惧之意浮现,相反,则是涌现浓浓的趣味。

“我进去看一下,你在这里的等着我,要是有什么不对劲我就直接出来。”张之云最后说道。

临空见张之云态度如此的强烈,最终叹息一声,有些无奈道:“那贫僧和张施主一起去吧。”

他争不过张之云,只要同意和张之云一起进去。

张之云似乎早就知道临空会同意和他一起进去,于是立马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动身。”

说着,张之云带走在前面。由于雾气实在是太过于浓郁,霎时间将他的身影笼罩,消失在一片茫茫的雾气之中。

临空看见张之云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再度无奈的叹息一声。

“张施主,你真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啊。”

临空手持禅杖,沿着张之云进去的足迹,身影同样被浓浓的雾气吞噬。

他们离开的地方,只留下一地的树魔尸体。

不过就在他们离开之后,那些树魔身体竟然一点点的下沉,这里的土地似乎是有些异常,竟然吞噬树魔尸体,不一会时间,所以的树魔尸体皆是消失不见,整片土地变得空荡荡的,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发生的一切,透露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诡异。

而在张之云和临空消失后。远处一直关注他们的一行人也是开始动了起来,他们朝着一个方向离去,离去的方向同样是峡谷深处。

张之云摸着浓雾慢慢前进,不过走了一会,眼前的浓雾此时开始一点点的变得稀薄起来。

他没有理会周围环境的变化,接着又走了一段距离,周围的浓雾已经消失不见。张之云面前不在是一片空荡的地方,他看见一处陡峭的山壁,呈现出一种直角。

“这是···树魔?”

张之云看着山壁,突然猛地瞳孔缩,他看到整个山壁呈现一种诡异的红,仔细看去,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树魔生长在山壁上,数量之多,简直让人恐惧。

每一颗树魔都散发着一强大的气息,张之云微微感应,发现这些树魔实力都在凝灵境之上。

而且这仅仅是一颗树魔散发出的气息,这么多树魔夹在一起,整体呈现出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压抑压迫之意。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凝灵境树魔。”

张之云看着数量众多,实力强大的树魔,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他感觉这回自己的双腿有些颤抖,或许他不应给进来。

这里的树魔,要是只有一颗他还能应付一下。可是···这树魔数量着实让张之云感到深深的恐惧,要是这些树魔集体出动,他只有逃跑的命。

这时临空走到张之云跟前,他看到数量众多的树魔,平静的眼神中也是有着一抹诧异。

山壁上的树魔似乎是感应到张之云和临空的到了,硕大树冠中伸出藤蔓状的枝条,枝条的末端,竟然连接人的头颅。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张之云还是看到那些的头颅腐烂程度不一,有着已经成为枯骨,也有的上面依旧保留着凝固的血迹。

就在张之云以为这些树魔要对他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发现这些树魔舞动的枝条向他们延伸,到了一定距离便停止不前。

这是树魔并没有离开土地,向他们冲击。

“它们···为什么不打我?”张之云疑惑。虽然他自己都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操蛋,但就是表达一种意思。

“这些树魔似乎没了自己的意识。”临空发现了端倪,嘴里喃喃自语,“这确实有点匪夷所思。”

“没了意识?”

张之云看着那些伸出的树枝,突然长刀向前一劈,一道由灵力形成的刀影瞬间划破长空,刀影上面有龙炎正在燃烧,落入到那一片呈现诡异红的山壁。

龙炎点燃了几颗树魔,爆发出熊熊火焰。

“呜!”

被点燃的树魔发出的痛苦的声音,但是他们并没有移动,反而周围的树魔弯曲着树干,躲避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