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老子砍死你

这时候,树魔也不顾自己本源之力是否受到损伤。赵青河对它来说很难对付的,不得不认真。

而且的他旁边还有三人,除了一个淬血境的蝼蚁,剩余的两个都给树魔一种的不安的感觉。

所以他想快速的解决掉战斗,这样一直拖下去不是太好。

综合因素之下,树魔不得不动用了自身全部力量。树魔的气势暴涨,主动出击,对着赵青河轰杀而去。

而此时赵青河气势也是徒增,身上缠绕的电弧愈发的璀璨,手中奔雷神枪也是爆发出凌冽之意,迎上树魔。

一人一魔爆发剧烈的战斗,整个溶洞的都是灵力和邪恶之力。不远处观观战的张之云看到暴走的树魔,为了避免前车之鉴,早早的躲到了远处。

他看到树魔动了真格,原本势均力敌的平衡的被打破。对着战斗的进行,赵青河逐渐落入下风。

即使赵青河的实力在三重凝灵境,可是面对一颗实力突破到磨塔境的树魔,加上树魔动用了全力,自然有些不敌。

又是一次交手,赵青河身形被树魔击退,一头栽倒溶洞四周的墙壁上。他嘴角此时也是有着血迹浮现,显然他面对树魔还是有些吃力,不知不觉中受了一些伤势。

“哥哥!”

赵青霜看到赵青河受伤,焦急的出声,她想加入战斗,不过被赵青河厉声阻止。

“你不要过来,危险。”

“可是你都受伤了。”赵青霜一脸担忧,俏脸布满紧张。

“没事!”

赵青河从溶洞墙壁上下来,对着树魔咧嘴一笑,眼中满是浓浓的战意,“这才有意思,来吧,让我看看磨塔境究竟是怎样的的实力!”

赵青河身上缠绕的电光已经璀璨到极致,这些在他身上游走的电弧越来越多,最后在他身上形成一副雷电铠甲,雷电铠甲上面闪烁着奇特的纹路,其中的蕴含着霸道无比的力量。

“不自量力!”树魔冷笑一声,可以看到他那有树枝构成的骨骼暗红之色已经退散,这个骨骼发出晶莹的红光。

树魔主动出击,身后突然出现漫天红色的藤蔓,这些红色藤蔓数量主动,几乎充斥这整个溶洞。

藤蔓尽头,是尖锐刺锋,它们毫无保留,朝着赵青河爆刺而去。

赵青河弓着身子,手持长枪,他周围,一杆杆由雷电凝聚而成的长枪缓缓浮现,下一秒,雷电长枪破空而出,阻挡那些袭来的藤蔓。

雷电长枪和血色藤蔓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剧烈的光芒,随后两者开始碎裂,化为漫天光点,消失不见。

不过奈何血色藤蔓数量众多,赵青河虽然阻挡了大部分血色藤蔓,不过还有几条血色剩余。赵青河刚发动一次攻击,经脉中灵力正好空虚,根本来不及反应。

血色藤蔓狠狠刺入赵青河身体,他猛地突出一口鲜血,像断了线的风筝的跌落地面,激起一阵尘土。

这一次,赵青河受了重伤,他想要挣扎,但是的意识此时开始消散,最后还是昏了过去。

“糟了,这货玩脱了。”

张之云看到赵青河与树魔交战败下阵来,此时的赵青河昏迷不醒,失去战斗能力。而树魔则是仰天发生狰狞的笑声,再度召唤出血色藤蔓,血色藤蔓回挥舞而出,想要直接杀死赵青河。

“哥哥,竟然败了。”

赵青霜呆呆看着这一幕,看到树魔再度出击,她竟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眼看血色藤蔓已经逼近昏迷不醒的赵青河,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十尺长刀突然出现,长刀上面弥漫着血色善意,将血色藤蔓直接斩断。

“哈哈哈,竟然在本杀神眼皮子底下杀人,你问过我了吗?”一道桀骜不羁的声音突然响起,此时赵青河身边突然多了一道人影。

那人浑身血淋淋的,强横无比善意不断蔓延,树魔也是一惊,好凛冽的气息,竟然让他都感到一丝丝惊恐。

不过不是树魔主观意识上的恐惧,而是一种本能。

“你是···那只蝼蚁?”

虽然眼前之人一副陌生的模样,树魔还是认出了这人不是突然出现,而是一起进来的那只二重淬血境蝼蚁。

他怎么变成这幅样子?树魔如果有心的话,此时的他现在应给是疑惑无比。

“邪恶的杂碎,我乃堂堂一代杀神,你竟敢称呼本杀神为蝼蚁?看老子不砍死你。”

赵青河身边的血色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恶张之云。因为情况危机,张之云也是不得不召唤掌控杀意的恶张之云。

虽然他很不想,因为频繁的动用杀意对他身体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但是如果他不动用的,赵青河会真的领了盒饭。

此时的恶张之云暴怒无比,他堂堂一代杀神,竟然受到了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恶张之云提着那把十尺长刀,直接冲了上去,对着树魔头颅就是一刀!树魔也是一惊,它没想到这恶张之云这么猛,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十尺长刀上面,除了令人感到心悸的杀意,还弥漫着一股诡异的火焰,树魔本能的对火焰感受到恐惧。整个身体猛地后退,避开了恶张之云的攻击。

恶张之云见树魔避开自己的攻击,当即暴躁的咆哮一声:“妈的,你倒是和老子打啊,我要杀戮,无尽的杀戮!”

十尺长刀顺势一转,蓄力,对着树魔又砍了过去。

“你这个疯子,当真我怕你不成!”

树魔也是怒了,这一次没有躲避,张口突出一颗发着红光达的珠子,珠子形状一阵变幻,最后形成一把造型诡异的长剑。

他一把接住长剑,与恶张之云厮杀在一起。

“他···是隐藏了实力吗。”

赵青霜这时来到赵青河身边,慢慢将他扶起。临空这回也拉到赵青河身边,看到赵青河受伤严重,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枚丹药,喂给赵青河。

丹药功效立竿见影,赵青河这会脸色变得红润许多,不过由于受伤太过于严重,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赵施主的伤势已经被贫僧控制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临空说道,“不过仅凭张施主的实力,恐怕杀不死这树魔。”

“你能告诉我,他···是张之云吗?”

赵青霜看着树魔战斗的血色人影,忍不住问道。

“他确实是张施主无疑,不过···这是黑化后的他。”临空同样看着远处的战斗,神色中浮现一抹复杂之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化后的张之云么,好可怕···”

赵青霜小声的嘀咕一句,她一直以为张之云实力弱小,没想到他竟然是隐藏了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