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忍者

许恭让李元豪仔细的回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元豪想了好久,还是认为自己没有认出来对方功夫的套路。

许恭询问李元豪:“所有人都是认不出套路吗?对方是多少人?”

李元豪:“对方人数不少,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感觉对方的实力也没有太高,跟他们交手的感觉很诡异,就像是跟鬼物一样。

他们的行动迅速,一切都是按照一定规律进行的,好像是完全和环境有关,他们所有的功夫好像都是在隐藏自己,感觉自己就像是跟刺客交手一样。”

许恭:“那一类的刺客?是日月天光的那一种?”所谓的刺客,被分成了四类。

第一类被称为月,这种刺客以专诸为代表,专诸在太湖学了三年的烧鱼之术,然后利用吴王僚喜欢吃烤鱼的习惯接近了他,在专诸进献鱼炙时,专诸将锋利的“鱼肠”剑暗藏在烧好的鱼肚之中,在把烤鱼送到吴王僚的座前的时候,忽然抽出匕首猛刺吴王僚,吴王僚虽然穿的护甲很厚,但是最后还是被力大的专诸杀死。一击即中用,武功行偏速度,偏重于巧。

第二类,被称做日,以聂政为代表,带着剑就直接闯了进去,然后把处于重兵保护中的侠累给杀了。聂政自己被围无法脱身,就划破自己的脸颊,戳瞎自己的眼镜,然后破腹而死。以势压人,直接用自己的功夫行刺,不讲究太多。

第三类被成为天,豫让为代表,豫让是晋国智氏的家臣,三家分晋,赵、韩、魏共灭智氏。豫让为报智氏的知遇之恩多次刺杀赵襄子,为了接近赵襄子,不被赵襄子认出自己,他用漆涂在自己的身上,吞炭让自己变成哑巴,最后他的妻子都不能认出来他,在知道赵襄子的出行路线之后,在桥下刺杀赵襄子,但是最后失败被赵襄子捕获。在临死时,豫让求赵襄子把他的衣服给他,然后拔剑击斩破赵襄子的衣服,以表示为主复仇,最后豫让拔剑自杀。可惜后人没有学习到他的义气,反倒学到了他的不择手段,对自己狠,对其他人更狠。

第四类,称作光,代表的是荆轲,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嬴。招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素骥鸣广陌,慷慨送我行。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登车何时顾,飞盖入秦庭。凌厉越万里,逶迤过千城。图穷事自至,豪主正怔营。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其人虽已没,千载有馀情。没有什么本事,就是胆子够大。

许恭询问完就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现在的刺客只保留了一种,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别的好像都没有了。

许恭想了一下,询问道:“他们都是完全包裹住自己的吗?而且会发出强光,而且还会上树,下水。”

李元豪点了点头。

许恭说道:“他们应该是忍者。”

许恭说完之后,李元豪也明白了,这个就是扶忍者,对于李元豪来说他对于忍者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可是许恭明白之后,立刻就要离开雍州城,他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正常,李元豪的事情并不简单。

许恭没有询问李元豪为什么会遇到忍者,这已经不重要了。

遇到忍者,必须让他去见天照大神,这个是那个人,对许恭下的死命令。

许恭原先并不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但是许恭也就没有自己的想法,那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必要质疑他,那是人虽然说是品德并不高尚,但是那个人没有害过他。

所以针对于忍者,这个对于许恭来说没有什么疑问,不用管他有什么原因,只要确定他们是忍者,那就不用管,直接上就行了。

许恭被留下了箴言,抗wo要寻求少林,扫灭woko必须要寻求少林。特殊时期,要特殊对待。当wo国贼寇入侵我国沿海地区,只有他寻衅滋事,扰得周边百姓不得安宁。就一定要寻求帮助,共同一直抗击这些贼寇。

虽然宫城里的皇帝一心修仙,不问朝政,贪官佞臣结党营私,军事废弛,嘉靖王朝已是一片江河日下之势,国力有些微弱,但是也不是不足以抵挡外族入侵。

南边的贼寇频繁侵扰东南沿海地区,北边的鞑靼部落亦是不断侵袭,甚至兵临城下,大肆掠夺,两大心腹之患威胁着王朝的家国安宁。

现在王朝兵力不足,军队战斗力低下,武艺超群的少林寺僧众便可以成为王朝抗敌的一大助力。

少林僧兵军团此时开始建立,他们有些是来自少林寺的本家弟子,有些是云游四海的苦行僧,还有来自五台山、伏牛山等全国各地宝刹的仁人志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拳拳爱国之心让众多骁勇善战的僧众团结一致,只为保家卫国而来。

等到这个时候,百晓生不能顾及伤亡,只要有外敌来犯,百晓生即使不复存在,也不能坐视不管。

许恭这个时候,完全发挥出来了自己的本领,只有这个时候许恭才真正让江湖中人了解到底许恭有什么本事可以成为百晓生的领导人。

许恭完全发挥出来了自己的脑子,按照锦囊妙计,先是要去找到找到了一个大牛。

俞大猷父亲是明朝的小官,但俸禄很低,而且为人清贫,家里十分贫穷。俞大猷早年拜师王宣,学习《易经》,这为他后来自创兵法奠定了基础。尽管《易经》并非兵书,但俞大猷从中悟出了兵法术数如同人的五体,需要协调一致的道理。后来,俞大猷又跟随李良钦学习剑术,可谓文武双全。

俞大猷父亲去世后,家里没了顶梁柱,俞大猷只得放弃学业,继承了父亲百户的官职,后来中了举人才升任千户。

俞大猷在金门任职,这里的百姓未开教化,经常无事取闹,敌视官府,以往的官吏以严刑镇压,效果很差。俞大猷上任后,即以教化育之,减少了争端和诉讼。

俞大猷官职虽小,但眼光极其长远,当小股wokou兴风作浪时,俞大猷就上书给提刑按察使司,请求重视海防。按察使看到是一个小小的军校,十分恼怒,竟将俞大猷打了军杖,还剥夺了他千户的武职。

看到这里许恭并没有理解,为什么,那个人在锦囊里提到这个人。

直到许恭几天之后听到一个消息,许恭才明白,那个人看人到底有多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