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战斗

不出许恭所料,许恭仅仅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有人前来挑战,面对对方的挑战。许恭先是表示谦虚,表示自己的武功不是很高。

对方并不打算放弃,说了一些侮辱许恭的话语,许恭微微一笑,不以为意,摆事实讲道理,讲对方反驳的哑口无言,对方没有想到许恭可以这么的能言善辩,正当对方想要放弃的时候,说到了:“你们大明的人都是song包软dan吗?”

说我,那个人都打算放弃了,正要离开,一只脚已经走下了擂台,许恭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一副暴怒了的样子。

接受了那个人的挑战,并且做出了一副慷慨陈词,表示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战,而是为了保持大明王朝的尊严,为了尊严不得不展开战斗。

那个人也很配合,在这个武德充沛的时代,没有人会在擂台之上偷袭,每个人都要先行礼再摆开阵势,然后才能进行战斗,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多数人还是要脸的。

在这个法律没有普及的时代,道德反而占据了上风,违背了道德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谴责几句话就好了,为了一句话分出生死,这是一件让许恭难以理解但是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许恭游历的途中,也意识到了这个事情,慢慢的自己也就接受了现在的价值观,安照许恭原来的想法,只要是为了赢,没有什么是不可以采用的,这种擂台比武,漏洞太多,利用规则的漏洞让自己赢得光明正大,也不是没有办法。

可是许恭感觉自己需要一场真正的战斗,为了让自己光明磊落起来,真正的做到成为一个知行合一的人。

享受战斗,享受那拳拳到肉的快感,享受那百折不挠的兴奋感,享受那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冲动。

许恭一直以来都没有将练武当做一种折磨,作为一个懒人,许恭根本就没有什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打算,一切都是随心所欲,看着差不多就行了,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自己打不过的人,可是能够圈踢,谁有会选择单挑,正义十打一,这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可是在这之后,甚至是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改变,许恭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一个英雄式的人物,直到……直到他感觉自己累了吧。

不管许恭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这场约战终于还是开始了,对于许恭来说,这个是他自己的选择,选择了一条见效快但是要逼自己一次的道路。

面对对面的咄咄逼人,许恭站上了擂台,选择一次长时间的对抗,许恭选择在天下的边缘证明自己。

金角银边草肚皮,想要证明自己,首先就是要选择好地方,许恭就讲自己的重新出发的地方选择到了这里,一个弹丸之地,选择先在这个地方扬名,然后再慢慢的到达自己想要的人生。

但是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呢?正当许恭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战已经开始了。

伴随着互相行礼,战斗就开始了,和许恭预想的一样,对方擅长的武功就是腿法。

总共就是九招,前踢,横踢,下劈,推踢,后踢,勾踢,旋风踢,侧踢,后摆。

利用这九个基本动作,来回的切换,许恭打到这里,他自己也就放心了,这个人的套路他了然于心,花郎道的套路,没有什么难度太大的。

更何况这个人的花郎道,练习的也不到家,只是专注于腿法,至于防守的拳法,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不过想想也是,没有人能够直接就出底牌的,这只是第一场战斗,只是对自己的一次测试而已,检测一下自己的水平到底怎样,是不会有那种所谓的江湖名宿前来的,可是自己要做到什么样的水平,许恭的心理没有想好,自己要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获得胜利,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自己干净利落,那么下一步次来的人自己就有可能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才有可能获得胜利,可是如果自己表现出弱势的话自己也可能就变成了一个笑话,而且在自己表示弱势的情况下,自己的安危很有可能就控制不了。

危险的来源不但来自于,某些敌视大明的势力,而且一些野心勃勃之辈绝对会假借一些名义将许恭的令牌夺走。外斗外行,内斗内行不论什么时候都有这样的人存在。在平和的时期能够运用一切的东西,可是在暴力面前,直接就引剑就颈,许恭一旦表现出来虚弱不堪的一面,那一群人就会想一群豺狼虎豹一样,直接寻找道许恭的弱点,一拥而上,将许恭的骨头都能够榨干。对于这样的事情,许恭是感到非常畏惧的。

仔细想了想,许恭决定,自己要表现出来一副强硬的样子,不能让他人认为自己软弱可欺,可是也不能够完全暴露出自己全胜时候的样子,自己要可以使用的能力范围之内,快速的解决掉他。

面对着一个挑衅者,许恭是没有耐心去记住他的名字的。面对这样的一个不算是强大的一个敌人,任何浪费脑容量的行为都是对于自己能量的一种浪费,自己保持着一种食铁兽的身材是很不容易的,不能打几架就瘦了,这样对于一个懒人来说,是一件懒得让人思考得失的事情。

许恭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思绪又跑偏了,根本就没有思考道重点之上,许恭感觉自己有些累了,就没有进行持久作战的打算。

面对着对方旋风回旋踢的时候,许恭直接猛的爆发一下,快速的贴近了那个人,那个人的手上功夫不行,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直接被许恭打倒在地,那个人想要挣扎的爬起来,许恭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脚讲他踢下了擂台。

许恭也没有使用太大的力气,至多只是受到一些内伤而已,至于使用一下柔劲,保证那个人不会受到什么伤害,许恭才没有那个心思,许恭现在没有讨好任何人的意思,在敌我势力不明的情况下,许恭还没有那个心思考虑一些以德服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