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遇

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

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

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

“砰!”

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

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

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

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

“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

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

“呃?”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

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

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

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

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

这女孩——不简单!

“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

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

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

“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

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

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

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

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

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倒下去的。

只看到眼前这女孩手抬了抬,然后撒了一把类似粉末的东西,他们就倒了。

而他们,甚至连这女孩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

等不到叶凝回答,黑衣人全部晕了过去。

叶凝低眸瞥了眼他们,随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薄寒年。

只这一眼,薄寒年心头一震,好清澈的眼睛,似一轮皎月。

薄寒年收敛起思绪,抬脚走过去,语气温和,“多谢。”

叶凝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是为了救你!”

她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和母亲说话。

话落,叶凝转身,抬手拍了拍墓碑,“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薄寒年叫住,“可否告知我姓名?日后我好报答。”

“我并没有想救你。”叶凝摆了摆手,继续往前走。

“等……砰!”薄寒年话音刚落,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叶凝回头,眉头拧了拧,随后抬脚就走。

却不想,周围吹起一阵狂风,叶凝顿住脚步,抬眸看向无名碑,“您想让我救他?”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叶凝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许无奈,“那就救吧!”

叶凝蹲下身,将薄寒年的衣服撩开,她刚才一眼就看出来他腹部受了伤,伤的还挺重。

不过,问题不大。

她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将药粉撒了上去,接着掏出另外一个瓷瓶,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给薄寒年喂了下去。

若是此刻薄寒年醒着,定能发现,这颗药丸就是黑市上被人疯抢的疗伤丸,单一颗药丸就被炒到了五百万,且有价无市。

给薄寒年喂了药丸,叶凝就没再继续停留,转身就走。

榕城,冷家。

“只要我活着一天,叶凝就休想踏进冷家的大门!”一道暴怒的声音响起,整栋别墅都能听得见。

客厅中间,叶凝微微抬眸,看向眼前怒容满面的叶老太太,一双桃花眼微微低敛着,深谙的瞳孔下,是一片波澜不惊。

在无人看见的角度,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她被她的父亲叶向坤接回来,脚还没站稳,叶老太太就得到消息,让他们来老宅。

一进门,叶老太太就表明了态度,不同意她回来。

呵~“妈!小凝是我的女儿,你的孙女。”

叶向坤垂在双侧的手紧紧握着,他咬着牙,刻意的隐忍着。

十年了,他好不容易找到女儿,满心欢喜,却未曾想到,母亲居然不肯让叶凝回来,还当着全家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叶凝。

“她不配!我永远都不会承认她!”叶老太太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我的孙女只有雪儿一个。”

叶老太太的目光转向叶凝,那道苍老浑浊的眸子似一把刀子,直直的剜向她。

叶凝眸子抬了抬,跟叶老太太的视线对了片刻,又收回了视线。

任由老太太盯着她看。

叶向坤豁然抬头,“既然我找到小凝,我就不会再让她离开我身边,反正我们已经分家了,我的事,你也用不着管!”

“你敢!”老太太猛地站起来,怒声道,“你要是敢把她接回去,我就撤了你的职位,收回你的股份!”

叶向坤嘲讽一笑,“职位?股份?妈,我如今在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小主管,拿着一个月四千块的底薪,我要离开公司,是你不肯,至于股份……不是全部都被你收回去了吗?”

“你!”叶老太太咬牙切齿的,“你是存心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向软弱无能的儿子,居然为了叶凝一再的顶撞他。

她就知道,叶凝和她那个死了的母亲就是祸害,专门来挑拨他们母子关系的。

叶向坤正要说话,一旁许久未出声的叶雪忽然开口,“奶奶,您同意让姐姐回来吧。”

“哼!”老太太对叶雪的脸色好了很多,却还是冷哼道,“让叶凝回来,做梦!”

“可是……姐姐是薄少的未婚妻啊!”叶雪眨了眨眼,嘴角扬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