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人生何处不修行

“那什么,你是公狐狸还是母狐狸啊?让我确认一下呗?”

听到这个问题,白儿吃鸡腿儿的动作一顿!

“呀!臭流氓!”

抬起爪子就挠!我们白儿也是很勇的好么!

一阵鸡飞狗跳,橙子道了歉,又拿来一盘子鸡腿儿讨好,这才被原谅

真—不作不死—橙

“你有两条尾巴,那修为应该和我一样吧?怎么这么弱呢?”橙子说着话,拿出金疮药抹在脸上

“我也不知道,我就会遁术和幻术…不过我遁术可厉害啦,谁也抓不到我!”

说着扬了扬脑袋,很是骄傲自信

“那你还被我抓到了?”

“……”不会聊天可以走

“你在榻上休息吧,要是有人来你就藏衣柜里。我要吐纳修行了”

说着,橙子盘坐在床上,开始吐纳灵气,滋养冲脉

随着他入定,四周的灵气朝他汇集,形成了一个一丈的圆球儿,把整个床都包裹其中

灵气非常浓稠,在橙子身体表面形成了薄薄一层灵水

在榻上的白儿,感受到灵气波动剧烈,抬头看了看

歪着胖乎乎的脑袋想了想,慢慢挪到了床边儿,见橙子没反应,鼓起勇气跳上了床

白儿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舒服的身体打了一个摆子。缩成一团儿,也开始吐纳修炼起来…

这是一个双黄儿蛋!

一直打坐到第二天午时三刻,橙子和白儿同时转醒,一起伸了个懒腰

“真舒服…(好舒服呀~)”

动作齐齐一顿!看向彼此

“你怎么跑我床上来啦?没洗脚就上来!脏死了,快下去!”

“白儿脚才不脏呢!白儿脚粉嫩粉嫩的,我有舔过的!干净!”

说着抬起自己爪子,让橙子看脚垫儿

橙子看了看粉嘟嘟的肉垫儿,想了想

“那什么,你……算了,不问了。吃饭!”

橙子怕问出口,给这孩子留下啥心理阴影

让下人们准备好饭菜和鸡腿儿,一个坐桌子、一个坐凳子开始吃饭

“你知道另一块儿玉佩在哪?”

“知道,我有去找过,在无妄坡一个古墓里!”

“又是无妄坡,你是在那弄丢的玉佩?”

“嗯,上次从秘境…”白儿吃东西的动作一顿,又若无其事的接着吃

橙子盯着她看,她也没有反应,还是接着吃

“我都听到了,你装作无事发生也没用~”

“唉”白儿泄气了,正好儿吃饱了,就趴在了桌子上,俩前腿儿垫在胖乎乎的脑袋下面

“我从秘境中出来,晕晕乎乎的。红玉佩变成白玉散开,我没注意到,就丢了…”说的有气无力的

“这样啊。也就是说,这玉佩是钥匙?”

“嗯!~你别想着抢我机缘哈,那个秘境是妖狐传承”

“哦,那我不陪你找另一块儿玉佩了,有僵尸啊,太危险了”

听到这话,白儿坐起身子,很认真的说道

“你也是能得到机缘的!丹药啊,灵草啊,什么的!”

“那我就勉强陪你去吧,不过秘境里的好东西得一人一半儿!”

“好吧”

某只狐狸被拿捏的死死地

让白儿在房间里躲好,叮嘱了别乱跑,橙子带着夏儿来到母亲那里

成夫人正在院子凉亭下纳凉,橙子坐到一旁

“娘!王师父武馆的事儿解决啦!”

“成儿真厉害,上午王师父还亲自登门道谢呢!”

“嘿嘿!成儿厉害着呢!娘,我跟你说,那女鬼可厉害了,身高八尺!腰也是八尺……”

橙子边说边比划,把娘和周围人逗的哈哈直乐

呆了个把时辰,又去武馆找王师父说说玉佩的事儿,版本是这样的

那女鬼寻玉佩而来,那玉佩乃是她身陨时随身之物、灵魂寄托之所,除鬼而玉碎,一起烟消云散了

啥也没剩、干干净净

最后,王师父还谢谢他呢!

双是打坐一夜,一人一狐双同时醒来伸懒腰

吃过早饭,让下人准备要带的东西

墨斗儿线一盒、黑狗血一罐、黑驴蹄子四个、绳子一捆、洛阳铲一把、夜明珠一颗、一壶黄酒、糯米三斤、吃喝儿若干

加上上次准备的,都收到储物袋里了。和母亲说了声儿,把白儿藏在一个包袱里,包袱向前背着,橙子就往无妄坡去了

道法自然,人生无处不修行

步行在街上,看着行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虽然每天都得见,但细细品味,又另有一番滋味

就像人的一生,来过、走过!最后留下的,只有别人眼中的风景

白儿从包袱里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的打量着街上,她没在白天出来过,很是好奇

走到一个卖糖人儿的摊子,橙子用手把她脑袋塞回去,买了一个狐狸糖人儿,塞到了包袱里

白儿正生气呢,见有一个糖做的狐狸出现在眼前,高兴的抱在怀里,用舌头舔着

陆续往包裹里塞了些小玩应儿,走走停停的,一个时辰才出城

出城后顺着河流往上游走,就是去河西村的反方向,离得城远了,就把白儿从包裹里抱了出来

“橙子!你收好我的拨浪鼓什么的,可别弄丢啦”

“嗯嗯,好,真麻烦”

天上偶有浮云飘过,得到了一瞬的阴凉。水里野鸭子嘎嘎的叫着,大的带着小的来回游动

白儿跑到河沙上,蹦蹦跳跳的抓蝴蝶,却一只也没抓到

“哼!真是幼稚!”橙子嘀咕一声

“橙子!我抓不到它,你帮我抓好不好?”白儿糯糯的叫橙子帮忙

“看本少爷给你露两手!!”

某些人啊,嘴上嫌弃,身体很老实

走到午时,找了棵大树,在阴凉地方铺上花布,拿出糕点、鸡腿儿、水囊,一人一狐休息吃东西

吃过东西,橙子枕着双手,躺着休息,白儿在他旁边缩成一团儿。阳光透过树叶,点点光斑洒在身上…不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儿就睡着了

醒来后继续赶路,两人走的不快不慢。离无妄坡越来越近,时间也越走越远

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两人来到了无妄坡附近

“今晚休息,晚上过去太危险”

“好吧…橙子,我想吃烤鱼”

“那我下河给你摸两条,话说你少吃点儿,这么胖乎乎的…”

某狐炸毛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