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超凡四阶—凝气期

橙子睁开眼,往箱子里看去,箱子里放着一把刀,下面压着一张字条儿

黑色笔直的刀鞘上雕刻着银色祥云花纹,刀柄用红绳缠着、在尾部形成个花穗儿。长30寸,宽一寸

左手握鞘右手握刀,慢慢把刀抽出

“噌~”整个刀身慢慢出现在眼前

黑色的刀面反射着幽光,银白的刀刃上有蓝色火焰状淬火纹。刀身笔直刀尖带孤,这是一把单手直刀!

拿在手里细细打量,在靠近手柄的位置有这把刀的名字~斩夜

在空中虚砍了几下,刀刃划过空气发出清脆的“刷、刷”声。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于现在的橙子有点儿长,不过问题不大

看了看四周,没有出现新的入口,橙子走到箱子前,拿起字条儿查看

“希望你能喜欢呦!”

箱子消失,入口出现。把刀收入储物袋,抬腿向入口走去

入口外是一个走廊,里面雾气朦胧。顺着走廊前行,忽的四周景色变幻,待眩晕感消失时,橙子身处在了一个大殿中

四周十二根石柱环绕,中央是一个巨大的九尾狐雕像,白儿在雕像前的蒲团上缩成一团

“呼~可算是安全了”

走到白儿身边,查看她的情况

见她只是睡着了,便放心下来。知道她在接受传承,就没有叫醒她,免得出现变故伤着她

盘腿坐下,呼吸吐纳,等待白儿醒来。这一等,就是两天

两天后,橙子正在吃点心,白儿打着哈气、伸个懒腰,醒来了

“白儿,你终于醒啦!我等了你两天!”

“橙子!!”白儿看到橙子,腿上用力就跳到他怀里

“橙子!我来到大殿找不到你!急死我了!……”

“我也是一样,我出现在一个……”

两个小家伙叙述着各自的遭遇

“你得到传承了么?”

“得到了!你看!第三条尾巴长出来了!”白儿跳到地上,给他看尾巴

橙子看过去,在白儿两条尾巴旁边,有一个小尾巴尖儿

“等这个小尾巴长的和其它的一样长,我就能化形了”

“你现在是三阶初期了,学会什么术法没有?”

听到这个问题,白儿耷拉下耳朵,低着头,一只爪子慢慢的来回蹭地

“没学会术法,还是只有遁术和幻术,只是这两个法术变强了点儿~”

白儿说话的语气有点委屈

“没事儿!有我保护你,你会遁术就行!”

说着拿出糕点、蜜钱等好吃的哄她

白儿吃着糕点,腮帮子鼓鼓的,想到了什么,含含糊糊的说道

“橙子~这次除了大殿,还有一个房间可以进去~”

“知道什么功能的房间么?”

白儿歪头想了想,回答的不是很确定

“好像是修炼的房间”

橙子四周看了看,并没有找到去别处的入口,疑惑的问

“在哪呢?怎么进去?”

“在心里想一下就行了”

话音刚落,四周环境变幻,两人出现在一处练功房中

房间不大,一侧墙壁前,立着一个五层木架,上面摆满了瓷瓶

房间中间有一个圆形池子,里面有一丈深的灵液

一人一狐走到架子前,橙子拿起一个瓷瓶,瓶身上写着“开脉丹”,打开木塞倒出来一颗丹药,那丹药落到手里,由金黄迅速变成了灰色

“可惜了,时间太长药力消失了。毕竟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不变质才怪”

“你再找找,看看有没有能用的”

白儿有点儿不甘心

抱着侥幸的心态,每个瓷瓶都打开看了看,所有的丹药都失去了药力

也能理解,毕竟不是仙丹。如果留下传承的是个狐仙的话,倒是有可能找到些仙丹妙药

“都不能用了,只有灵池算是宝贝!”

“好可惜啊,要是早个几百年来就好了”

“对于咱俩来说,灵池就够用了”

“那我们赶快修炼吧!我想快点儿把第三条尾巴长出来!”

“好!我也想早点儿突破,现在修为太低了”

两个小家伙跳到灵池里,在灵池液里缩成一团儿,像回到娘胎里一样,吐息修炼起来

修行无岁月,眨眼已千年

两个小家伙儿已经修炼了一个月

感觉到紫府已经被灵液充满,橙子醒来,从灵池里跳了出来

不由的嘴角上扬,低声呢喃

“本少爷已经超凡境第四阶—凝气期圆满了!”

拿出来仅剩的八块儿糕点,想了想,收起来六块

“再不突破,就要没吃的了,还好有一半空间是用来装吃的”

把手里的两块儿糕点吃掉,然后坐在池边等待着灵儿

过了两个时辰,水中的那白团子动了动,随即舒展身形,越出灵液落到橙子身旁

“橙子橙子!第三条尾巴和另外两条一样长了!!”

橙子眼神一亮,期待的问道

“能化形了么?”

“能啦!不过得等出去戴上镯子的~”

白儿低着头,小爪子不安的搓地板,害羞了

“哦~你化形后就变成人了么?”

“不完全是人形,有一半还是狐狸特征”

橙子想了想,不确定的问道

“那什么,你化形后…上半身是人形,还是下半身是人形?”

白儿搓地的动作一顿,气急败坏的大喊

“死~橙~子~!!”

叒叕是一阵鸡飞狗跳。某些人啊,就不能对他有所期待

拿出最后的八块儿糕点,哄好了白儿

“我们出去吧,再不出去就得饿肚子了”

“哦,知道了”

吃下最后一口糕点,白儿心中默念

石碑上九尾狐眼睛红光一闪,玉璧从月亮上脱落,一人一狐就出现在了石碑前的草地上

站定后白儿跑到玉壁前看了看,用两个前爪抱起来给橙子看

“橙子橙子,红色玉壁开始变成白色了!”

橙子跑过去蹲下,看着渐渐变白了的玉壁

“一会儿变成白玉,应该又分成三块了。这次得戴好,别又弄丢了”

白儿鼓了鼓小脸儿,皱着小鼻子

“知道了,真啰嗦,橙子跟个老妈妈似的”

“我这是关心你,不是啰嗦!”

橙子无语的看着白儿,这是又菜又爱玩儿又不让人说的一只狐狸

过了片刻,红玉璧全部变白,随即“咔”一声响,重新分成了三块儿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