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巫山之行

三人行了一个时辰,便回到皖城了。

李子去城主府拜访成厉,橙子和白儿则回到了橙子小院儿

把白儿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橙子拿出铜气和《纳寻百气决》。和白儿一起打量琉璃瓶中的铜之气,无甚收获。

橙子把《纳寻百气决》翻开,平铺在了石桌上。白儿垫着爪子趴在书旁,橙子一手拄着下巴,两个小家伙儿研究起功法来

《金气,金属之气生于矿石,经百年…》

读了半个时辰,弄明白了各种气,学会了新的法术—炼气诀。这是专门提炼各种属性之气的法术

“橙子,你下一步修炼,打算找什么金气修炼?”

“按书上说,品阶最高的,是玄铁矿之气,其次是陨铁之气,目标是两者其一就行”

“那我们问问李子,看他知不知道哪里有”

两人正说着话呢,李子就随着夏儿姐走进院子里

“李子!我们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邻居了!你娘安排我住在紫竹苑了!”

李子很兴奋,小跑过来,在橙子对面坐下。白儿跳下桌子,化形之后坐在两人中间

“李子,你知道哪里有玄铁之气么?”

“玄铁之气么?已经几百年无有人寻到过了,你要用它突破么”

“有这个打算,你呢,归脏境界用的什么金气?”

“我用的陨铁之气,京城拍卖行有时会拍卖,相对比较容易得到。玄铁之气就太难得了!”

橙子沉思了一会儿,心里盘算着,打算有机会去京城拍卖行看看

“你们学院是什么样的?有狐妖么?”白儿问道

白儿比较好奇书院的生活,毕竟茶楼听书和话本里,经常提到:“狐妖化形,相伴书生进京赶考”

“每天学习儒家法术,读四书五经,或者打坐吐纳,无聊的很!狐妖是没有的”

三人聊了半个时辰书院的生活,李子问橙子这个东道主,皖城有没有什么好玩儿的地方。毕竟好不容易从书院出来,夫子也不在身边,得好好玩玩

“那你加入我们白橙双煞吧!”,白儿邀请组队

“我加入了,不就三个人了?得改个名字”

“叫,三人成行!怎么样?”,橙子提议

“不好听!我觉得,叫白儿战队挺不错的”,白儿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听着两人起的名字,李子不由得吐槽起来

“你们两个起名渣渣,这都什么破名字!看我这个才子起个名字!叫;李仙君同龄无敌组合!!”

“滚!(滚!)”

橙子和白儿同时出声儿。真是卧龙遇凤雏,菜鸡互啄

最后还是夏儿听不下去了,帮着起了个名字——千里奉行

橙子——天理奉行

白儿——无灭奉行

李子——死律奉行

名字起好了,橙子和白儿,各自拿出自己的面具和武器,让李子按照同样风格选

李子选择戴京剧脸谱面具,武器的话没有合适的

“武器我想用戒尺,按照白儿这种风格,如金楼打造一把就行!”

“一起去吧!我也要给斩夜做一个黄金刀鞘,还要镶嵌满宝石!”

三个小盆友来到金店,橙子找到掌柜的,说了下刀鞘和戒尺的风格,就去雅间等着了

过了一个时辰,掌柜的拿着一个托盘进来

“这是按照成公子要求,做的刀鞘和戒尺,您看看是否满意”

橙子把刀放入刀鞘,放在手里打量起来,点点头

“这个刀鞘不错,要的就是金光闪闪的效果!李子,你的戒尺是否满意?”

李子把戒尺拿在手里,摆了几个姿势,最后放在桌子上仔细打量

“非常好!只有这种张扬的风格,才能体现出本仙君的无敌之资!”

两人很满意。付了银子,换上新装备,千里奉行此时正式成立!

自此!三人开始祸害皖城的大小恶人

放高利贷的堂口—“千里奉行办事!闲杂人等避退!”

偷宝物的飞贼—“给你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刚死丈夫的寡妇—“姐姐,水缸给你填满水了!”

……三个小家伙儿闹的满城风雨

所以说啊,小盆友要是书院放假,那是可以作(zuo一声)上天滴

次日,三人教训(祸害)了几个恶人便来茶楼饮茶休息

“啪!”说书人来讲

“那酒剑仙,卧于百里外的崖边!头枕日月望星辰,喝了一口酒,哈哈大笑起来。顿时日月失色、星辰无光!……”

这时,又双叒叕听到了李兄的八卦

“听说了么,巫山最近不太平,好多人有去无回呢!”

“李兄!子不语…”

橙子听到了想要的消息

“李子,要不要去凑热闹?这人的消息每次都挺准的!”

“去!我们千里奉行,成天找小混混的麻烦,太掉价了!得干点儿大事!”

“我们得多买点吃的备着!”

三人准备妥当,向巫山而行。巫山下,有个村子,三人来到村子里,先打听一下消息

村子不大,有个几十户人家,农户正在田里忙碌

“这位伯伯,听说巫山最近不太平,可有此事?”

那四旬老伯右拿这个烟袋,抽了一口,左手拄着锄头,吐出一口烟

“可不是么,好些个砍柴采药的都没出来!有去无回!这巫山跟吃人似的”

“是白天发生的,还是夜里?”

“白天黑夜都有!现在都没人敢进山啦!小娃娃们,你们打听这个干嘛?”

“我们是修士!打算进山把人救出来!”

“哎呦喂!是修仙的小仙人啊!你们进山可要小心些!”

三人只打听到这些情况,毕竟进去过的村民没一个回来的,不知道具体情况

商量了一下,三人就直接进山了

虽然是午时,但林子里雾气朦胧,空气有点潮湿。

橙子走在最前面,白儿在身后跟着,李子在最后面。前方只能看到两丈远,橙子不由的开口道

“这雾气午时而不散,很不寻常!”

无人应答,橙子回头一看,白儿和李子不见了!

原地站定,不敢再乱走

“白儿!李子!”

大喊两人名字,却良久无人应答。

“人呢?虽然因为雾气,只能看见两丈内的事物,但也不至于跟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