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初露原形

蓬莱仙岛之上,林启新、司马香玲已经整整度过两日,只见林启新缓缓睁开眼睛。

“我这是在哪里?”

“新新,你终于醒了!”

“玲儿,我们这是在哪儿?”

“我们这是在蓬莱仙岛,是这位蓬莱真人救的我们。”

林启新见旁边胡子花白、童发鹤颜的仙翁,于是跪拜道:

“多谢仙翁救命之恩!”

“少侠不必客气!”

司马香玲将这两日在岛上的经历和林启新解释一番,林启新见周围的仙境如此美丽,真的好想和他的玲儿在这里共度一生。

林启新与司马香玲走在花间小道上,身子感觉异常轻松,伤口痊愈。

“玲儿,你说如果我们俩生生世世生活在这个岛上该多好,没有外人的打扰,没有江湖上的恩怨。”

“我也在想,我不是大晋皇族的郡主,你不是西蜀王朝的小王爷,我们俩自由自在地在花丛中你追我赶,你砍柴,我织布,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玲儿,你放心,等着天下太平了,我就和你一起来到这种地方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再也没有外人打扰。”

“那你能放下仇恨吗?”

“这段时间刘叔等人的牺牲让我明白许多,冤冤相报何时了,最重要的还是要给黎民百姓一个幸福的家,同时也为了咱俩这个小家,我愿意放下仇恨!”

“新新,你知道吗,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我见司马炎是位好皇帝,为了天下黎民百姓,竟然屈身微服私访救助百姓,百姓遇到危险时置自己性命于不顾,这样的好皇帝天下哪有!”

“以后不管到哪儿,你都不许离开我半步,好吗?”

二人痛快地手牵手拉钩,你追我赶在花丛中逍遥快活……

这时一仙童走过来:

“师父让你们过去。”

二人来到蓬莱真人面前,真人道:

“你们在这里两日多了,这个地方不能久留你们。”

“为什么?”

“仙岛上的一日也是凡间的一年。”

“那么说我们已经度过两年多!”

二人这才明白蓬莱仙岛乃是仙界,非普通凡人不能入岛。

“不错,既然你们的伤好了,我也不必留你们。”

只见蓬莱真人挥一挥浮尘,瞬间眼前一片空白,等到空白慢慢消失时,二人见眼前是一座山。

“咦,这不是五指山附近吗?”

“五指山是什么地方?”

“走,我带你去见一只猴子。”

二人来到五指山下,神猴正躲在土堆下睡觉。

司马香玲拍了拍土堆:

“喂,猴子,出来,我是香玲,我来陪你玩了!”

神猴突然从土堆中出来,伸了伸懒腰,吓了林启新一跳。

“嘿嘿嘿,小姑娘,你又来了,又多找了个小朋友和我玩呢?”

“这猴子怎么会说话,怎么被压在山下?”

司马香玲详细告诉他,于是又问:

“我们得想个办法让他出来才行。”

“没用的,我都试过好多次!”

神猴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启新,林启新感到奇怪。

这时神猴的眼睛突然发出两道金光照着他,林启新用手遮挡不住。

神猴眼睛里看到的是林启新头上长着两颗麒麟角,且浑身发出一股仙气。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说你是人还不是人,说你是妖还不是妖!”

“我当然是人了,我看你才是妖呢。”

“神猴,没想到你还会辨别人和妖呀。”

“对呀,我这叫火眼金睛。”

“那你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

“两只麒麟角,浑身一股仙气飘飘然,想必不是凡俗之物。”

“怎么可能,这二十年来我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司马香玲想到与甲贺四大高手决斗时,满嘴獠牙,眼珠血红的样子甚是可怕,心里念道:

“新新,难道你真的不是普通人?不管你身世如何,我都不会抛下你不管。”

二人告别神猴后,一路走来林启新将失忆几年的经历说出。

“难得你能得到神兽麒麟的指点,那天你满口獠牙的样子好可怕,原来是麒麟要术。”

“可惜以前的功夫全部废掉了……”

“不要伤心了,新新,你这不是重新学到了更厉害的武功了吗!如今你武功盖世,就连金城那个大坏蛋也不敢欺负你了。”

“但是麒麟要术一旦运用起来,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了好了,不要想多了,以后我们一起玩到老吃到老好吗?”

林启新痛快地点了点头,二人嬉嬉闹闹,你追我赶……

“我要先去看望一下我的皇爷爷。”

“你是说安乐公?”

“对。”

“好,咱们一起去看望你的皇爷爷!”

二人来到刘禅府,见刘禅正躺在床上,大夫正在给把脉。

“皇爷爷,你怎么了?”

林启新看刘禅虚弱的样子,立刻握住他的手,只见刘禅胸闷哮喘。

“新儿,你……回来……了!”

“皇爷爷,你怎么了?”

“安乐公病情严重,我曾多次给配药也不见好。”

大夫摇了摇头道。

“大夫,我皇爷爷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安乐公年过花甲,身体虚弱,老朽也不敢说呀。”

林启新与司马香玲走出门外,决心去找最好的大夫给刘禅治病。

一路打听下,据说天山二老医术高强,能够治疗凡间百病,不过得跨越雪山,越过很艰苦的环境才能找到。

找到之后二老不一定能够给救治,除非人间发生大苦大难。

“玲儿,你在家好好照顾皇爷爷,我去趟天山把二老请下来。”

“新新,你疯了吗,天山顶峰环境恶劣,稍有不慎会随时丧命的,就算是见到了也不一定能够请下来。”

“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

“如果你执意要去,我陪你一起去,再苦再难我也要陪你!”

“不,玲儿,皇爷爷需要人照顾,除了你之外,我找不出第二个令我放心的人。这几年多么劫难都过来了,难道我还怕这些?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林启新紧紧握住心上人的手,眼神里似乎给出爱人温暖和希望。

于是吹着玉箫,仙鹤飞来,林启新驾鹤西去……

司马香玲走到刘禅房间,刘禅服完药恢复了一阵子。

司马香玲问起了林启新的真实身世,刘禅将当年道士送婴儿的事情告诉了她。

“那么说,新新是捡来的。”

“对,后来我才知道那道士是从九天教手中拿走的婴儿。”

“原来新新是当年九天教练金星丹的药引之一。”

“姑娘,你说什么?”

司马香玲将九天教背后的阴谋说出,刘禅大惊。

“怪不得当年相父曾经将太平要术锁在他的墓中,原来真的是对付九天教的。”

“难道孔明丞相早就知道九天教的阴谋?”

“相父在临终前算出几十年后中原的孩子将遇难,唯有太平要术能够对付敌人。”

“孔明丞相竟然神机妙算,真不愧是当世活神仙卧龙。”

“只可惜父皇和他打下来的江山,最终败在我的手里,我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大汉……”

这一天,刘禅默默地将当年刘备打天下的故事讲出,司马香玲听后敬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