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枯木出山

林启新五人再次来到定军山,沿着之前的路经过那家酒肆。

进去看时,里面已经尸横遍野,就连店家也难逃此劫。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司马香玲一脸诧异的表情。

大家接着来到里面的暗室,发现里面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是通往外面的一片树林。

“这怎么可能?之前我去救你们的时候,这里面全是人肉,这一天不见,什么都没了。”

大家到处寻找酒肆里面的秘密,什么都没有发现,五人顺着地图继续往前走下去。

不久,前面发现九天教的人正在鬼鬼祟祟,仿佛也在寻找诸葛孔明墓穴的秘密。

“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

“说不定酒肆里的人全是他们杀的!”

“这群可恶的人,待会把他们一个个地给收拾干净!”

“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先跟上去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九天教众人来到一山洞中,里面全都藏着精锐武器,有人走出山洞门口发现没有人跟踪,又回到原处,五人悄悄地跟了上去。

“这个地方足够隐蔽,没有人会知道的。”

“有了这些武器,我们就不怕晋人了,到时候运到鲜卑,我们民族会更加强大。”

“教头他们快来了,我们一定要守住这里。”

林启新五人目睹这一切感到如此愤恨。

“想不到这群九天教徒为了进攻中原,暗中做了这么多事。”

“我们一定不要让他们得逞!”

这时九天教徒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大喊:

“什么人!”

九天教徒一步步地逼近,还是发现了他们五人。

“原来是你们!给我上!”

五人和九天教徒拼了,一会儿几十名九天教徒全部被治服。

为了防止金城他们来到这里,将这几十名九天教徒藏了起来。

不久,金城竟然带着大队人马走进山洞,其中还有一名晋朝官员。

林启新五人躲在一边,观察着他们的行动。

“我的手下怎么一个都不见了?”

“该不会是他们走错了吧。”

“这群废物!”

“来人,把这些箱子全部抬走,待会抬到山下自有我族士兵来接应。”

林启新五人眼睁睁地看着箱子被抬走,为了阻止他们,只好继续跟踪。

夜晚走到了山下,一队鲜卑人马在此接应。

“我们一路翻山越岭来到晋朝的地牌,差点被他们发现。”

“将士们回去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让晋人发现。”

林启新五人立即回汉中城将此事告诉王大人。

王大人闻知,大惊,便派了一队人马追了上去。

谁知走到半路上,突然从两边的山坡上滚下巨石,大家慌忙四处逃窜,士兵们伤的伤,死的死。

林启新想到此去鲜卑士兵必会经过天水城附近,又料到天水太守曾与姜维有过交情,于是拿出玉箫吹起了曲子,两只仙鹤飞过来。

“你们先回汉中等候,我和小妹去天水找马太守搬救兵!”

进入天水城后,林启新和姜小妹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马太守道:

“原来是姜老将军的后人,鲜卑人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到大晋的土地上偷武器。”

“我猜他们这几天一定会经过天水城西的陇西峻岭,大人可多派几队人马拦截。”

两日后,鲜卑族人马果然经过陇西峻岭,林启新、姜小妹以及洪统领率领一队人马在此等候多时,两军正好相遇。

鲜卑族人马见晋军突然在此拦截,感到异常奇怪。

“晋军怎么会在这里发现我们!”

“你们这群胡人,竟敢在大晋的土地上撒野,众将士听令,跟我一起杀!”

洪统领一声令下,两军掀起了一场大战……

晋军虽然人少,但个个所向披靡,势如破竹。

不久后,鲜卑士兵快要支撑不住,这时金城带着九天教人马杀过来。

“林启新,听说这几年你功力大增,我倒要看看你是何等厉害,看招!”

金城从马上飞去,径直向林启新袭来,林启新同样也飞过去和金城斗在一起。

二人大战几十回合不分胜负,金城胸前一股力量向林启新推去,林启新同样反击,谁知林启新的功力还是弱了一些。

金城看到林启新口中的四颗獠牙道:

“就算你是妖,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紧接着,林启新被金城的魔功击飞数几十米远,金城正要趁机杀掉他,这时司马香玲赶过来,运用玉箫剑法挡了过去。

“玲儿,你们来了!”

司马香玲瞬间接住了林启新,将他放在地上。

此时欧阳明风、朱青青也赶过来,四人聚集在了一起,林启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你们都来了,一起上吧!”

四人力战金城,金城逐渐处于下风,想借机逃跑,不料姜小妹也冲上来。

五人团团围住金城,林启新道:

“金城,你作恶多端,今天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五人合力运功,瞬间五股强大的力量压向金城,金城运用魔功似乎到达极点,这时周围因强大的力量发生剧烈的爆炸,金城大败。

五人正要上前取金城性命时,一股黑团冲向五人,瞬间击倒地。

“教主!”

眼前这位一身黑袍,帽子遮盖上半脸的巫师正是九天教教主枯木。

五人接着向枯木袭来,只见枯木行动如光速,几回合之内,五人被打倒在地上。

五人运用功力合成一团,以排山倒海之势劈向枯木,谁知枯木两袖随意挥洒,几束暗光来回攒动,五人瞬间败落在地。

枯木将金城救走,瞬间消失……

之后晋军大败鲜卑军,鲜卑偷到的武器全部被缴回。

此时五人来到天水城,将武器交给了马太守。

“没想到九天教教主如此厉害,要是他亲自带领人马攻打琅琊山庄等四大帮派,大家怎会是他的对手。”

“我们五人用尽全力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挥洒自如,就算是江湖上所有高手聚集也不一定能胜过他。”

“既然最大的敌人已经出现,从现在开始,我们更要提高警惕。”

“不好,九天教主要是知道虎符的事情就遭了,我们赶紧去阻止他!”

“我们现在都受了伤,更不是他的对手,不如我们去汉中找王大人带一队人马前去定军山。”

……

晋武帝自从将柳嫣带到宫中后,再也没有到民间走访,整日与她寻欢作乐,没多久就册封她为皇妃。

“皇上,近日冀州的百姓遭到胡人的骚扰,许多百姓南迁,我们是否要派兵严加防守?”

“这件事情就让李大人派兵去打听情况吧,需要驻守的话,让李大人安排吧。”

“皇上,南迁的百姓暂时居无定所,我们是否要去看一下?”

晋武帝刚要起身时,柳嫣贵妃凑到晋武帝身边娇嗔道:

“皇上,您天天亲自大驾探看百姓,难道大臣们就不能去了吗?”

“这……爱妃,性质不一样啊!”

“大臣们天天把事情推到你身上,自己又不去亲历而为,要他们有何用啊。”

“爱妃,朕可是一国之君呀,不去探看百姓,朕对不起他们啊。”

“皇上心里只有他们,却把奴家放在一边……”

柳嫣娇嗔地哭诉着,转头背向皇上。

“好了好了,爱妃,朕让羊祜去看好吗,以后朕整日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柳嫣娇滴滴地投入晋武帝怀中,晋武帝抚摸着柳嫣纯香的秀发,爱慕不已。

……

洛阳城中,一群南迁百姓正在叫嚷:

“大人,请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吧!”

这时羊祜出现,走到人群中道:

“百姓们,你们的住所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就可以入住了!”

百姓们欢呼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