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步入圈套

林启新五人正在赶往洛阳城,路上正好遇见天龙派掌门冷之原。

冷之原手持一把扇站在亭中赏景,门派弟子端过一杯酒奉上。

这时林启新五人正好来到此地。

“仁兄好雅兴,竟然一个人在此地赏景。”

“进来比较无聊,特来到此地散散心,你们是?”

五人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冷之原道:

“看诸位气度不凡,果然出自名门世家,我乃天龙派掌门冷之原。”

五人听说是冷之原,便想到和九天教是通道中人。

“冷掌门此时应该和九天教在一起,今天怎么会有如此雅兴!”

“难道姑娘一心只想着九天教吗?”

“九天教乃当今武林祸害,人人得而诛之,我看掌门还是离他们远一点为好。”

“姑娘说话真爽快,是否有兴趣在此饮一杯?”

“先不打扰掌门的雅兴,我们还要回洛阳。”

“别动!”

冷之原来到林启新身后摸了摸,仿佛在找什么。

“我还以为林公子身上藏有暗器。”

“掌门说笑了,我们都是名门正派,怎么可能带暗器!”

几人在亭中谈笑风生,不久冷之原把酒送英雄,送五人离开群山。

数日后,林启新正好打开包袱时,发现《太平要术》不见了。

于是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忽然想到前几日冷之原摸了摸他的身后,一定落到了他的手里。

林启新将《太平要术》丢失的消息告诉四人,于是立刻四处寻找天龙派。

一路打听之下,五人来到了天龙派。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天龙派!”

“你们的掌门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是来讨回公道的!”

这时一位弟子上前道:

“这位姑娘,你说我们掌门偷了你们的东西,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我们掌门下手,你们有证据吗?”

“你......”

“你们快点走吧,再不走,我们就不客气了!”

五人二话不说,直接和众弟子打起来,冲进了天龙派内部。

这时,大批弟子冲下来,将五人围住,布下了阵法。

五人在阵法中斗了几十回合没有冲破,林启新找到阵法缺口,运用麒麟要术将众弟子纷纷击飞。

“是什么人敢在我天龙派闹事!”

冷之原走过来,见是林启新五人,心想:

“这五人肯定发现我偷了太平要术。”

“几位少侠别来无恙!”

“少废话,将太平要术交出来!”

“欧阳兄弟,你说的哪里话,《太平要术》乃天下第一武功奇书,怎么可能在我这里。”

“不要装蒜了,那天你摸我背后的时候我就知道经书是被你偷走的!”

“我只是摸了摸你的后背,你怎么断定是我偷的呢,你有证据吗?”

“冷之原,少给跟我们来这一套,今天你要是不把经书交出来,我们是不会罢休的!”

“既然这样,我也无话可说,看你们的本事咯!”

话音刚落,冷之原躲进后堂内,五人追了过去。

冷之原逃到后院的迷失森林,五人紧紧地跟上去。

突然一阵白烟飘来,伸手不见五指,不一会儿又慢慢消散,冷之原不见了。

众人走了好久,仿佛又回到了原地,紧接着又开始转圈,无论走多远,都回到原地。

“糟了,我们进入了迷失森林!”

“冷之原这卑鄙小人…”

这时空中传音:

“哈哈哈,既然你们进入了迷失森林就别想出来,本派的禁地,就算是鸟兽进来都没有活着出来的。”

林启新拿出玉箫吹出曲子《蜀殇》,仙鹤没有飞来。

又吹了一会儿,没有见到仙鹤踪影,此时让大家更加心惊胆战。

就这样大家一直等到夜晚……

“完了,这下我们没有希望了。”

“小妹,不要放弃,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出来的办法。”

“我们一路以来经历了那么多都过来了,可偏偏栽在这小人的手里。”

林启新走到一边发泄内心的怒火,将一根竹子打断,突然发现竹子的根部有松动,于是连根拔起,发现下面有一地窖。

“大家快过来看!”

众人发现确实有一地窖,于是纷纷匆忙走进去。

进入后,内部是一密道,两边到处都是骷髅,阴森森的样子吓得姜小妹一直躲在大家后面。

“小妹,你怎么了!”

“两边全都是骷髅,我怕!”

“乖,好妹妹,不要怕,很快就到头了。”

走了许久,前面的尽头是一潭水,潭水中还有鱼儿游来游去。

“你们看,这潭水肯定和外界相连,不然不会有这么多鱼。”

于是林启新跳进潭水中游了好久,终于发现前面一片阳光……

林启新一个跟头跳出水面,终于重获天日,周围是一条瀑布。

林启新顺着刚才的路游回去,将出口告诉大家,心中瞬间有了希望的阳光。

“可我不会游泳……”

司马香玲愁眉不展。

“玲儿你在水下尽管憋气,我把你绑在我的背上,我们一会儿就出去了!”

众人潜入水下,一路跟着林启新游下去,不一会儿全都重获天日,司马香玲气喘吁吁。

还没等上岸,天龙派的人从岸边经过,大家赶紧潜下水底。

不一会儿没有天龙派的动静,大家又探出头来。

上岸之后走了一会儿,不巧被天龙派的人发现,大家慌忙逃跑。

走到岸边不远处发现了一艘小船,大家跳上小船,远远地躲开了天龙派的追杀。

……

天龙派正堂内,当手下告诉掌门冷之原林启新他们逃跑的消息,大吃一惊。

“本派禁地至今进去的活物没有一个出来的,他们是怎么出来?”

冷之原随即派人搜查禁地周围的情况。

……

茫茫江河之上,林启新五人自由自在地荡漾在小船上,微风吹过江面,飘在大家的脸颊上,如妙龄少女的丝巾轻轻抚摸,春意盎然,舒心温和……

“好久没有自由自在地在船上潇洒一回了。”

“想我们上次在吴郡江面上,有惊无险,这次大家再一次来到江面上,我们要好好玩一番!”

大家有说有笑,不知不觉他们游到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