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江南雨楼

随着时间的推移北方鲜卑族和晋朝暂时稳定下来,可九天教仍然对诸葛孔明墓穴的宝藏觊觎在望,随着枯木的功力逐渐恢复,九天教的声势也逐渐浩大。

得知林启新是唯一能够进入墓穴的人,为此九天教利用司马香玲搜捕林启新。

一日,林启新、朱青青二人来到江南,此时的江南正下起了蒙蒙细雨,众人打伞走在外面你追我赶,还有许多姑娘站在桥边垂柳下唱戏……

这时看到小楼上诸位公子和姑娘在吟诗做唱,抬头看便是“雨轩楼”。

进入雨轩楼,文人墨客都在提笔作诗,还有的在舞刀弄剑。

“当年竹林七贤在江南的声望真大,一句美诗流传千古,成为多少文人墨客的愿望。”

“嵇康曾经触景出神入化,山水画飘若依然,字体生龙活虎,据说曾经还写出龙在天上飘荡呢。”

“真的有此事啊?”

“整个江南都流传着嵇康诗句如飞龙。”

……

林启新、朱青青二人便陶醉在这江南风土人情当中……

往外看,欧阳明风和姜小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林启新趴在窗户上大喊:

“小妹!明风!”

只见他们俩消失在人群当中。

林启新、朱青青便跑到人群中,不见他们的踪影。

走了没多久,前面有个吃辣椒大赛的活动,活动内容是谁先将一筐辣椒吃完,谁就将获得两挂金辣椒。

为了金辣椒,林启新挤进人群参加了这场比赛。

“倒计时,现在开始!”

参加的选手坐成六排,每一排中有六人,林启新坐在中间,将红红的辣椒拼命地往口里塞。

看着参赛人员的脸个个辣的通红,鼻涕眼泪直往外流,好多人坚持不住倒在桌子下,还有正吃着往茅房跑的,还有受不了喝凉水的……

这些人通通被淘汰。

此时在场的只剩下林启新和另外一个人。

“加油!”

“加油!”

“加油!”

……

林启新被辣的趴在桌子上,混着眼泪和鼻涕一起吞了下去,看着另一个人正吃的悠哉悠哉,这下想肯定输了。

林启新正当要退出比赛,只见那个人瞬间倒下,最终只剩下林启新坐在座位上。

“我宣布最终的获胜者是——林启新!”

听到这个喜悦的消息后,林启新一头扎进水缸里,泡泡“咕噜咕噜”地往外冒。

林启新扎进水缸中连续半个时辰才露出头,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英雄真的好厉害!”

“太厉害了!”

周围观众纷纷赞叹。

朱青青拿着两挂金辣椒坐在林启新的身边道:

“喂,想不到你挺能吃辣的嘛。”

“谁让我是成都人呢。”

“成都人都那么能吃辣吗。”

“我们蜀地人吃辣闻名天下呢!”

过了一会儿,二人来到一桥边,看到一位书生端着酒醉醺醺地样子,于是上前问道:

“公子,有什么心事吗?”

“枉我读书十年,最终本属于我的状元名额竟然被世家大族抢去,就连自己的爱人也成为了他们的过门妻子,我活着还有何用?”

书生一边喝酒,一边哭诉道。

“公子不要轻生,名利乃是过眼烟云,你的心上人肯定心里还是有你的,只不过是迫不得已才嫁入大户人家。”

“你的心上人已经成亲了吗?”

“昨日刚刚成亲……”

“那你能告诉那世家大族在哪儿吗?”

“就是会稽有名的刘世官家刘府。”

“我们要是让公子的心上人回到你身边呢?”

“我……如今我名落孙山,恐怕我给不了她幸福。”

“哎,你放心,既然她心里还有你,还在乎功名利禄干嘛!”

说完二人便朝刘府走去。

刚走到刘府,门外侍卫阻止下不让进入。

“我来是给刘老爷奉上宝剑的!”

“什么宝剑?”

“久闻刘公子大名,前几日听说刚中状元,又迎娶了美丽的姑娘为妻,特来与他交好,奉上赤焰剑一把。”

林启新将身后的赤焰剑拿给侍卫,侍卫接过进去通知刘世官。

朱青青悄悄地和林启新说:

“你这样做,到时候怎么把宝剑拿回来?”

“就算是我送给他,他也拿不稳,到时候看好了。”

这时侍卫从里面出来道:

“老爷已经收下宝剑,已经答应你们俩进来了。”

“那就多谢了!”

二人进入刘府中见到了刘世官和令公子道:

“久仰刘老爷和令公子大名,我乃江湖人林启新,这位是我的表妹朱青青。”

“林公子看上去是一表人才、气度不凡,朱姑娘亦是俊秀佳丽,真是郎才女貌呀!”

“不就是江湖上的浪子吗,有什么了不起。”

刘公子两眼扫了一下二人,心中傲慢不已。

“息儿,怎么说话呢,二位不好意思,我这儿子从小娇生惯养,不懂规矩,还望二位见谅。”

“初次见面往往节外生枝,刘老爷不必客气。”

刘世官双手拔出赤焰剑,用手摸了摸道:

“真是一把绝世好剑啊,此剑就是重了些。”

“初来乍到,我们江湖人喜欢结交像刘老爷这样的英雄好汉,又听说刘公子中状元,我们以这把宝剑辞上,与刘府结秦晋之好。”

刘老爷如此好客,便叫下人拿出上好的碧螺春与二人奉上,二人喝后神清气爽。

傍晚,刘公子偷偷拿出赤焰剑,双手用力将剑拔出。

“真是一把好剑!”

于是双手用尽力气挥舞,却感觉剑的重量越来越重,不一会儿筋疲力尽。

“这剑可真重啊!”

林启新和朱青青来到后花园,见一女子正在流泪,朱青青上前道:

“姑娘为何伤心?”

姑娘转过头一声不发。

“姑娘可认识一位落榜的书生?”

“你怎么知道?”

姑娘转过头道。

“今天我们在桥边遇见他,见他为了你喝的烂醉如泥。”

“我都已经和他分手了,他还是想不开,爱情这东西最终会败给现实的。”

“姑娘,你们明明彼此之间相互惦记,心里有彼此,为什么还刻意地欺骗自己的内心?”

“我没有,我根本不喜欢他!”

“那姑娘为何独自一人流泪?”

姑娘此时不耐其烦,转头就走。

“喂,姑娘,书生真的很爱你啊!”

“不要追了,她现在心里很乱,让她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吧,估计这两天刘公子也没有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