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高人相救

九天教为了寻找林启新的下落,自从得知去了蜀山之后,大队人马跟踪到蜀山。

“啊!!!”

九天教众弟子皆被激光打倒在地,金城飞向雪山中正要采摘复活草时,一老翁出现在他面前。

“你是谁?”

“我是来阻止你们不要再踏入深山半步了。”

“那我今天要是踏平蜀山呢?”

话音刚落金城一魔掌打了过去,老翁疾速躲开,接着二人相斗十几回合,金城逐渐感到自己身败下风,刚要逃跑时,被老翁一掌击飞几百米远。

金城从空中飞来,被九天教弟子接住,接着口吐鲜血。

“教头,你怎么了?”

“蜀山真不愧是修仙境地,想不到这世上竟然有武功如此高强之人!”

过了一会儿,林启新他们几人与九天教碰面,见到司马香玲也在其中,便叫道:

“玲儿!”

司马香玲躲到一边,此时见金城已经受伤,林启新刚要过去靠近司马香玲却被众弟子拦下。

林启新拔剑与他们相斗,欧阳明风几人也前来助阵。

这时一阵阴风吹过大家额头,黑烟慢慢地袭来,林启新他们皆被黑烟打倒在地,黑烟消散,枯木出现在面前。

“你终于来了。”

“枯木,拿命来!”

林启新几人正要翻身攻击枯木时,枯木掌中发出魔线捆住几人的脖子,雷电不停劈打着他们。

“想不到雷电竟然给了我这么多力量,真的很感谢你啊,林兄弟!”

“枯木……你……不要……得意忘形!”

“你以为你进了诸葛孔明的墓穴学会了太平要术,我不知道?”

“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秘诀!”

“那好,你的这位心上人想不想要呢?”

林启新看着司马香玲在一旁毫无波澜的样子,转过头来道:

“枯木你这卑鄙小人,只要你放了她,我可以告诉你进去的秘密。”

“那你说来我听听。”

林启新想到魔锥的力量已经用完,反正告诉他咒语也打不开墓穴的门,不如先告诉他。

林启新将魔锥拿出,并单独传授枯木咒语,枯木记下后,带他们一同赶往定军山。

到了定军山石壁之下,枯木拿出魔锥默念咒语,只见魔锥纹丝不动,又默念数次,还是一样。

“臭小子,你敢耍我!”

结果致命一掌向司马香玲打过去,林启新大叫:

“不要啊!!!”

这时一股无形的屏障挡在司马香玲面前,只见一束光极速将司马香玲卷走,只听司马香玲大喊大叫:

“啊……”

枯木用魔掌打过去,结果又被反弹过来,沉默一会儿,大惊道:

“非一时空也,敢来这里捣乱!”

金城不解道:

“教主,刚才那位高手是谁?”

“你相信这个世上有异次元空间吗?”

“什么是异次元空间。”

枯木只沉默不回答,转过头自言自语道:

“此人功力远远超你之上,就算是我也没那么容易胜他,茫茫蜀山,人才辈出。”

“教主,那么多门派都被我们九天教灭掉,堂堂蜀山,我们就攻不进去吗?”

“蜀山乃上古时期就有凡人修仙,卧虎藏龙,深不可测,就算是倾尽全教上下加上百华派、天龙派联盟也不一定能活着出来。”

林启新听闻心上人已经被救到蜀山,心里松了一口气,于是叫道:

“枯木,忘了告诉你,魔锥的力量只能使用一次,用了这次,你再也没有机会了,哈哈哈……”

枯木想到自己被林启新戏耍,便一掌打向姜小妹,只见姜小妹一动不动,大家呆呆地望着很奇怪。

不一会儿,欧阳明风、朱青青和姜小妹化成三只树桩。

看到这一切后,林启新兴高采烈:

“哈哈哈……枯木,想不到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被耍的感觉怎么样,还好吧,现在就剩下我自己了,任你折磨,任你宰割我也不怕了!”

枯木怒气冲天,全身黑烟散发,手中生起一魔球瞬间击中林启新的脑袋,林启新头痛难忍,口中生出獠牙,眼珠渐渐变红,最终昏过去。

“把林启新押回九天教,控制心智!”

“是!”

九天教中……

“秃发树将军,我听说晋朝第一高手文鸯操练了一批军队在河套附近,到时候通知李连按计划行事,务必将他铲除!”

“教主为什么又把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文家不除,百年之后必有祸害!”

“不知教主所说的祸害是谁?”

“文家上下!此时涉及到天机,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

……

司马香玲睁开眼,眼前雪山飘雪,云雾缭绕……

“这里是什么地方?”

“蜀山。”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明白你自己是谁。”

司马香玲的眼珠渐渐由黑变蓝,全身精神百倍,正要攻击老翁,被他用法力压住头皮。

司马香玲渐渐飘到空中,老翁将她脑中的黑烟全部吸出,眼珠逐渐由蓝变黑,慢慢地落地昏倒。

过了许久,司马香玲醒来,见老翁坐在雪地悬崖上饮酒,司马香玲悄悄过去看他的真面目,老翁始终用黑布遮住自己的脸。

“你醒了!”

司马香玲立刻停下脚步道:

“请问前辈,这里是?”

“你又问了一遍。”

“我不记得了,我记得被枯木抓到九天教后什么也想不起来了,醒来后却在这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差点把林启新杀了,你不知道吗?”

“什么,新新他现在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他没事,这段时间你好好在蜀山待着,前面有座仙台,你先住在那里。”

“不,我现在就要去找他,我不能离开他。”

“过段时间他会来找你的,你尽可放心,荷花仙子。”

“你叫我什么,请问前辈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以后你就知道我是谁了,我的时间快到了,该走了。”

正说着,老翁渐渐地消失在空中,烟消云去……

……

话说皇上受了风寒后,吃了柳嫣的药,日趋加重,这一日……

“咳咳咳……”

“皇上,你怎么了?”

“朕没事,爱妃,有你陪在朕身边,朕就好很多了。”

“皇上真会说话,可能是近期操劳国事太累,引起的风寒,这段时间就好好养养身子吧,您整天亲自梳理国事,这群大臣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把一堆国事全部推给您。”

“还是爱妃最心疼朕,这段时间是该好好休息了,至于朝中的事,是应该让李太尉多分担一些。”

“只要皇上爱惜自己,臣妾才肯高兴。”

李连在朝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许多权臣都倒向李连一方,许多不服李连一党派的,皆被李连辞退还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