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假经成魔

话说冷之原自从得到假《太平要术》之后,闭关修炼,吩咐所有弟子任何人不许见。

一日,冷之原身边形成一股黑烟,一边打坐一边缓缓而升起,睁开眼睛,眼睛发出强烈的光芒。这时天空中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

冷之原继续运功,只见觉得身上热气腾飞,突然整个大脑像着魔一样,头发蓬松而飞,两手捂着脑袋大喊大叫。

突然之间山洞崩塌,冷之原径直飞向空中,然后又摔向泥潭。

天上下着大雨,冷之原大喊:

“啊!!!”

不一会儿口吐鲜血,两眼昏暗,眼前由明变暗……

“我的眼!我的眼!”

冷之原已经失明,此时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一会儿撞到树上,一会儿撞到泥坑里。

天龙派弟子恰好经过,连忙将冷之原扶起,并将其背回教中。

此时林启新和金莲躲在棚子下避雨,听见刚才有人大喊大叫,想过去救人。

“看来有人遇到危险了。”

“刚才天气还好好的,这天说变就变!”

金莲一人待在棚中,林启新到处寻找刚才喊叫的人。

“刚才是谁在喊叫啊?”

走了一会儿发现了一个泥潭,泥潭周围皆是湿泥,断定刚才有人在里面挣扎。

沿着泥潭边继续往前走,发现一堆乱石,乱石下面是被覆盖的山洞。

没有什么发现,回到棚子中和金莲解释了一番。

……

天龙派内……

“这本经书是假的,林启新!司马香玲!我非要杀了你们两个以报我双目失明之仇!啊……”

一声巨吼下,头发瞬间蓬飞,整座房间的坍塌……

弟子们听见房间坍塌,纷纷跑来查看情况,只见冷之原现在坍塌的房间上面。

不一会儿冷之原飞了出去,站在一块岩石上,正好被林启新和金莲撞了个正着。

正眼一看,原来是冷之原,看到他已经双目失明,林启新上前道:

“冷掌门,近期你这是怎么了?”

“臭小子,原来是你,你和司马香玲那臭丫头用假经联合来骗我,害得我双目失明,今天我非要收拾你!”

话音刚落就和林启新打起来,冷之原虽然练了假经,但功力比以前还是精进许多的,林启新险些被他的黑煞掌给击中要害。

“冷掌门,你这不是练的真经嘛,要不武功怎会精进这么厉害。”

“少骗我,我这是练了假经之后走火入魔,臭小子,拿命来!”

二人打斗几十回合后,冷之原大吼一声,林启新和金莲被振飞几十米远,紧接着头发蓬飞,全身冒出热气。

此时林启新拔出赤焰剑激发自己的怒火,口中生出獠牙,眼珠由黑逐渐变红,紧接着和冷之原在空中相互拼斗功力。

金莲看到林启新这一幕吓出冷汗,跑到树丛中躲起来。

林启新和冷之原相持的功力将方圆几里的树枝全部吹断,不一会儿只听“轰”的一声,天空中发生大爆炸,林启新和冷之原两败俱伤,二人分别被击飞数几十米远。

林启新躺在地上,口中吐出鲜血坚强地跪站起来,金莲小心翼翼地有过去,想到刚才他那凶恶的样子,问道:

“你到底是人还是妖啊?”

“你说我是人还是妖,快点扶我起来!”

“你刚才的样子……”

“那是我的独家武功绝学,这有啥好奇的。”

金莲小心翼翼地将林启新扶起,二人一同走进客栈。

此时冷之原同样也深受重伤,口吐鲜血,一瘸一拐走回帮派。

夜里金莲上了一壶好酒,对林启新道:

“这段时间我们走的真的好累,今晚不如我们痛饮一番吧。”

“好,我好久没有痛饮一番了,今夜不醉不归!”

喝了好久之后,金莲醉醺醺问道:

“今天你那功力好神奇啊,到底叫什么名字?”

“当然是麒麟要术啊,我告诉你,我这功力还是在麒麟神岛上学的呢。”

“麒麟神道在什么地方,一定很好玩吧?”

“何止是好玩,那里并不是人间呢,要想学得麒麟神岛上的功夫,除非你将你所有武功废掉才能学会。”

“真的嘛,什么时候带我去玩呀?”

“那个地方可去不得,不是一般人能去的了的。”

“那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能去得了呢。”

“我啊,都是托梦过去的。”

“哪有托梦进入神岛的,我不信!”

“真的,我没有骗你!”

“我!不!信!”

“那怎样才让你相信我!”

“要不这样吧,咱俩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说一下各自的小秘密,你要是输了你要说出麒麟神岛上的小秘密,我就相信你了,我要是输了,我和你说我小时候的小秘密。”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剪刀石头布!”

结果林启新输了。

“我和你说啊,你可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林启新痛饮一口酒,金莲点了点头。

“麒麟神兽还赠我一把魔锥可以穿入诸葛亮的墓穴,魔锥的力量只能使用一次,当时我进去之后,里面那才叫壮观……”

金莲听到关键后,继续让林启新喝酒,趁他喝酒之际,偷偷地吃了一颗醒酒丸。

“里面是不是很好玩?”

“有诸葛亮的墓碑,有弱水,有菩提木,有……”

林启新眼前晃晃悠悠,紧接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喂,你醒醒,醒醒!”

金莲拍了拍林启新没有反应,于是将他扶到床上,盖好被子。

这时林启新突然一把抓住金莲的手道:

“玲儿,不要离开我!”

金莲连忙将手撤回,发现林启新在做梦,便走出房间。

离开房间后,金莲抬头望着夜空弯弯的月亮道:

“林公子,对不起,我为了使命,不得已才出卖你,你我本是敌人关系,我不该对你动情。这段时间以来,你有没有心里真正想过我……”

于是金莲悄悄地来到一片树林中,金城走上前道:

“妹妹,消息打探到了吗?”

“是麒麟神岛上的麒麟神兽!”

“妹妹,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你了,哥哥是时候带你回家了。”

刚要拉着金莲的手回九天教,被金莲甩开,金城道:

“妹妹,你怎么了?”

“我不要回九天教,我要和林公子在一起!”

“妹妹,我们是鲜卑族,不能对中原人抱有任何感情,你和他终究是敌人关系,再说人家心里爱的是司马香玲,怎么会有你呢?”

“我不管,总之我和他在一起这段时间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会取代司马香玲在他心里的位置的!”

说完金莲离金城而去,金城连忙拦住了她。

“今晚你一定要和哥哥走,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

“你不要拦我!”

“你可能中情太深,无法自拔,离开他之后,过段时间你会好起来的。”

金莲拔出剑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哥,不要怪妹妹,今晚你要是让我离开他,除非我死在你面前!”

金城见状,立马退后几步道:

“我的傻妹妹……好,我走,如果遇到危险,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哥哥。”

金莲见金城离开后,便收回剑回到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