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西凉之战

李连得知北疆部队将发生变数,快马扬鞭赶往部队,一路上风雨交加,乌云密布,没有挡住他前进的步伐。

来到北疆后,发现部队内空无一人,从大帐中走出一名百夫长,见李连激动万分。

“李太尉,您可回来了!”

“这里的军队都去哪里了?”

“回太尉,前段时间文鸯拿了兵符将部队全部调到长安,并大败鲜卑十几万精兵。”

“这怎么可能,兵符一直放在密盒内。”

李连来到屋子内,打开机关,床下开启了一暗格,暗格中有一盒子,打开后,兵符在内。

“这不是在里面吗?”

李连拿出不久,兵符慢慢地变了颜色,缓缓地变成一块大萝卜。

看到这一切,大惊失措,将大萝卜抛在地上。

“这时什么妖术,文鸯是怎么拿到兵符的?”

“小的也不知道,北疆部队见兵符后,以为是李大人您的命令,遂跟着文鸯走了。”

“你们这群废物!”

李连大怒,拔剑将百夫长杀死。

“留住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有一天我会重振旗鼓,打进洛阳!”

李连砍断旗帜,奔向漠北投靠鲜卑。

......

李连叛乱告一段落,晋朝暂时恢复了平静,文武百官焕然一新,在晋武帝和羊祜的励精图治下,政治面貌革新,百姓拥戴爱护,奢侈之风尽皆取消......

鲜卑族暂时放弃了攻打大晋的计划,在文鸯的带领下,同将军文虎、胡奋、王浚、王浑、石苞等人先后收复了大量失地,这一日西城之战......

“拓跋王爷,是该做一个了断了。”

“想不到晋朝人才辈出,是我忽略了你们的力量。”

拓跋宏带领几十万鲜卑大军与晋朝十万大军相持于荒漠枯原,见晋军气势汹汹,加上西城刚刚失守,再也没有获胜的把握。

“西城已经被我们攻下,就算你们几十万大军再骁勇善战也抵挡不过我们大晋的北疆部队!”

“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们多厉害,我拓跋宏今天势必拿下西城!”

一声号令之下,两军开始交战,如黄河奔涌一样,彼此冲进对方大阵,马蹄声、刀枪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尘土飞扬,战火不断,整个荒原尸横遍野。

荒原中仅存的一两棵青草以及阳光长期曝晒的金黄色沙子渐渐地被染成血红色。

残存血红的旗帜,毁坏的战车,断成几节的兵器以及穿着破烂不堪铠甲的战士尸体推挤如山。

“石将军,鲜卑军被我们杀的屁滚尿流啊!”

“这一战我们一定要赢,活捉拓跋宏!”

“众将士鼓起勇气,势必将鲜卑族赶出大晋的领域!”

这使得正在沙场奋勇杀敌的晋军更加振奋了士气,士兵们愈杀愈勇,慷慨激昂,仿佛拥有了使不完的力量。

“王爷,我军已经疲惫不堪,敌人来势汹汹、愈杀愈勇,再这样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

“不到最后一刻我们绝不能认输,要死我们就要轰轰烈烈地死在沙场上,绝不能给鲜卑丢脸!”

就在此时,后方尘土飞扬、模糊一片,只听见千万马蹄声......

“将军,快看,我们的援军!”

正是文虎将军带领了几万援军向敌人后方杀来。

“王爷快看,晋军已经将我们包围了!”

援军一边冲来,一边放箭,鲜卑军死伤过半。

拓跋宏被文鸯打下马,紧接着同其他将领共战文鸯几十回合。

文鸯骑在战马之上,百回合之内将拓跋宏等几名战将击飞数几十米远。

紧接着提起长枪,穿越敌军,将倒在地上的拓跋宏生擒。

“你们的五王爷已经被我擒拿,快快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投降,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五王爷的祭日。”

鲜卑军见拓跋宏被擒,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此时鲜卑军已经死伤大半,晋军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拓跋宏,你输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拓跋宏连年征战,战无不胜,今日却惨败在你文鸯的手里,我已无话可说,要杀要挂随你便吧。”

“五皇子,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至于到死的地步吧。”

“战死在沙场是我们鲜卑族的荣誉,少废话,动手吧!”

“五皇子,我念你是条汉子,不杀你,你们鲜卑长期对中原虎视眈眈,压迫中原老百姓,为了占领中原,不惜一切招兵买马,战死无数同胞,你四下看看你的同胞,死了有多少,刚才还活蹦乱跳,现在却尸横遍野......”

“拓跋宏,这几十万同胞有多少是上有老下有小,他们何尝不愿意和家人一起过安宁的生活,试问他们的心,他们真心愿意和你一起来到异国打仗吗?”

这时一名年轻的鲜卑士兵流下了眼泪,文虎上前拍拍肩膀道:

“小兄弟,你是否还有家人?”

这位年轻的鲜卑士兵从怀里拿出一块红色手帕道:

“我的爱人还在等我回去成亲,此去一战,她知道我十有八九不能活着回去,花了一夜的时间给我绣了这幅手帕。”

“拓跋宏,你听见了没有,看看你的同胞有多可怜!”

“各位异族兄弟,今天我文鸯不杀你们,凡是决心悔过,放下武器,你们都可以回家团聚。”

“谢谢将军!”

“谢谢将军!”

“谢谢将军!”

......

晋军收起武器,撤军回城,拓跋宏目光呆滞,远远望着撤向西城的晋军,此时夕阳西下,余晖洒落在死去战士的脸庞上,残旗插在尸山间微风飘荡,迎着夕阳更加凸显了西凉州的悲凉......

西凉之战传到了枯木的耳朵里,此时的他正在定军山石壁前。

“金城和李连这两个废物,多么好的一盘棋被他们给打乱,看来得出下一步棋了。”

枯木悬在半空中自言自语,看着眼前的石壁依然是愁眉不展,魔圈团团围住整个人忽明忽暗。

“难道这个世上还有‘缘分’这一说?”

顿时眼前一亮,似乎看出孔明墓的玄机。

……

此时西城中众将士欢呼一片,好酒好菜端上大堂。

“如今大晋的失地终于全部收复,多亏了众将士齐心协力,在这里,我文鸯敬大家一杯!”

大家端起酒杯,痛快地一饮而下,豪情万分,凸显壮志英雄胆。

“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依然能够同文将军一同保卫疆土,誓死不让胡人入侵大晋半分土地!”

“内忧外患暂时平定,我们不能高兴得太早,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天下风云变化无常,以后的日子不知会发生什么,所以兄弟们时时提高自己的警惕。”

……

西城府内大堂欢呼声沸腾,阶下的士兵们喝的烂醉如泥,相互搀扶,百姓们无不赞叹晋军的勇猛无敌……

这时神秘女子站在树梢上看到晋军欢呼的样子,心中嫉妒万分,想到自己来中原好长时间,竟然没有学到晋朝的半点作战本领。

“没想到晋军如此凶猛,怪不得短短几年时间就将蜀国灭掉,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总有一天晋朝也会衰落的。”

此时正处深秋与冬季交汇的西凉地界,寒风往往会使人哆嗦几分,虽然没有漠北寒风刺骨,但人人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袄。

夜晚的行人几乎不见,家家户户闭门关灯,皎洁的月光撒在宁静的小道上,显得独行游子格外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