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樱子追案

鲜卑王室为了攻打大晋,日夜在筹划发明先进的武器,拓拔宏自言自语道:

“秃发树机能那废物,清水县的武器图纸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走到工匠旁边,看着上面的图纸,拿起发明失败的武器,心中无比愤恨。

“你们几人速速赶往大晋,接着在清水县的湖中寻找牛皮箱子,我就不信找不到先进武器的图纸。”

“是!”

......

樱子背着林启新走了许久,天上下起了大雨,前面正好有一酒肆,二人便在里面歇息。

“小儿,将好酒好菜拿上来!”

“客官,来咯!”

这时天空中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直压,酒肆中似乎漏雨,“滴答滴答”。

“小儿,你们这边属于什么地方?”

“这边隶属宛城领域,山上经常下雨,前方的路泥泞的很,你们出行一定多加小心。”

过了一会儿,几名官兵走过来道:

“杜预将军迟迟守护在新野不出兵伐吴,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东孙浩昏庸无能,许多大臣吃里爬外,听说鲜卑贿赂了很多官员,都在和他们里应外合呢。”

“也许鲜卑暗中和吴国合作,计划攻打我们大晋。”

“难怪杜预将军不发兵,看来我们得从长计议。”

......

吃足喝饱后,天上的雨也停了,二人继续赶路。

到了宛城,看到百姓们正在迎接一位大将军。

“马隆将军威武!”

“谢乡亲们!”

后面跟随着许多骑兵,个个拿着长枪,铠甲、武器上沾满了敌人的血,好像是打了一场胜仗凯旋而归。

这时一支箭射向马隆,纵身一跃,躲过利箭。

“是什么人敢在此放冷箭?”

士兵们纷纷拿起武器四处搜查,百姓们慌乱无章。

林启新和樱子没有理会现场,直接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看到两排官兵走在大街上,林启新上前问道:

“官差大哥,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来来回回走在城内?”

“前几天吴军偷袭襄阳,马隆将军前去支援,大败吴军,并招降了大量兵马于麾下。”

官兵走了过去,林启新道:

“我们也过去看看热闹吧!”

刚要走开,被樱子拦住道:

“我们现在要赶快去九天教,路上少给我添麻烦。”

到了九天教后,金城前来迎接两位,好茶好点心奉上。

“老朋友好久没来九天教甚是令人想念,你们来到贵地真是蓬荜生辉。”

“敞开天窗说亮话,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弄清楚我们东夷甲贺三大高手是怎么死的。”

说完,神秘女子将面纱揭下,金城见后大吃一惊。

“香玲姑娘!”

“我不是你认识的香玲姑娘,只不过我长得像香玲姑娘而已,我是东夷国的樱子公主,同胞死在异国他乡,身为一国公主不能坐视不管。”

金城怀疑林启新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想到现在没有证据证实是九天教害死了三大高手,

狡辩道:

“凡是发现三大高手死在我门派的地牢中,都说是我害死了他们,假如三大高手的尸体放在其他门派,那么这个门派就是凶手,我想这里面一定有冤屈所在。”

“那我就等着金教头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于是林启新走上前道:

“我听说九天教内不知是谁,竟然将脏水泼到我的身上,当我在地牢里发现三大高手时,他们早已经化成白骨,我的功力再深,也不至于将他们的骨肉吸干净吧。”

“竟然还有此事?林少侠请放心,我一定将此事查清楚,门派中到底是谁敢冤枉林少侠。”

“有劳金教头费心了!”

“三位高手的尸体现在还在地牢内吗?”

“公主要是不嫌弃地牢脏的话,我可以陪二位到地牢一游。”

“请!”

“请!”

三人顺着升降梯来到了地牢中,周围岩浆沸腾,好多恶魔的魔爪竞相伸出岩浆。

于是来到一座石门前,果然发现了三位高手的尸体。

樱子上前检查了三位高手的白骨,竟然没有一丝发现。

于是四处寻找痕迹,角落内发现了一把东洋剑,这把剑正是长太郎君的随身佩剑。

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也没有找出任何破绽。

这时樱子突然拔剑,转向金城威胁道:

“快说,是不是你将他们推入这无底深渊的?”

“公主,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樱子指着三具白骨,仔细发现每一处都有被摔断的裂痕。

“金城,你少给我装蒜,明明是你将他们推入地牢,今天我要杀了你!”

话音刚落,樱子公主向金城刺去,金城躲开,拿起扇子与樱子相斗。

金城的魔功已经达到高超的境界,樱子处处败落下风,还不时放出暗器背后偷袭,见打不过金城,便掏出灵珠,默念咒语,灵珠被火焰包围,一束金光打下去,金城被摔到墙壁上。

金城见事情不妙,飞奔入一条小道瞬间消失。

林启新和樱子顺着小道追过去,没想到尽头竟是茫茫岩浆......

二人顺着以前林启新和司马香玲救皇上的小道走出岩浆世界。

走到藤曼洞口时,看到树藤直接通向上面的世界,林启新道:

“出口就在这儿,爬上藤曼少说要五个时辰。”

“你来背我。”

“以我现在的功力背你爬上去简直是做梦。”

“你要是再敢捉弄我,我就杀了你!”

“你要杀就杀吧,反正我死了,你也找不到出口了。”

樱子哭笑不得,只好背着林启新爬上藤曼。

过了许久,二人终于爬上洞口,樱子躺在地上松了口气。

“喂,你一名女流之辈,体力好强哦。”

“要不是你这个拖油瓶,我早就上来了。”

“现在知道废我功力的麻烦了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二人休息许久后,小河边生起一把火,林启新在河里捉到了两条鱼,一边烤一边说道:

“你这样吃过吗?”

樱子静静地看着烤鱼,想起了小时候和孩子们一起玩耍的场景,一边烤鱼一边打闹……

“记得小时候我们一群孩子也经常在河边玩耍,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快乐时光……”

“那长大后呢?”

“长大后,父王天天让我待在皇宫中操劳国事。”

“你们国家女子也操劳国事?”

“我们东夷人做官从来不分男女,有能者,居高位。”

听了樱子公主的一番话后,林启新感触深厚,想到中原各地政府处处重男轻女,心却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