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邀功封赏

次日早上,林启新接受赏赐后,回到了自己的府中,看到门口高高的牌匾“林府”挂上后,心中喜悦万分。

富丽堂皇的大堂内,丫鬟们纷纷站成两排给沏茶倒水,在主人走进之前,就要备好放在茶桌上。

姜小妹蹦蹦跳跳地来到府上,喝了一杯茶,万分舒心,四处转了转偌大的庄园,藤蔓缠绕假山,假山依附鱼塘,凉亭连接走廊尽头……这一切倒是有几分空虚......

“小妹,你怎么了?”

林启新看到姜小妹闷闷不乐,便上前安慰道。

“要是爷爷他们还能活着就好了,我们一起住在这庄园中,再也不用出门打仗,如今庄园内空空荡荡,家不像家......”

“这不是还有丫鬟们在吗,有她们来伺候着你不是挺好的吗?”

姜小妹走到假山一侧,辗转反侧好久,抬头仰望天空,又低头叹了一口气道:

“哥,昨天晚上我就不该要什么赏赐,还不如咱们一起快快乐乐地逍遥于江湖中算了。”

林启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傻妹妹,咱们如今有了庄园和金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要是封官进爵,咱们反而没有了自由,况且咱们在洛阳还有个落脚点。”

兄妹俩在府上待了数日后,计划寻找香玲,来到三王爷府上后,听说夫人已经出去半个月左右没有回来,更别说香玲了。

二人失望地离开王爷府后,一路打听郡主的消息,无人知道她的下落。

突然想到大家还有共同的任务没有完成,那就是去蜀山寻找开启孔明墓的秘密,香玲绝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她很有可能已经踏入去蜀山的路程。

于是兄妹俩收拾行李,离开了洛阳城。

......

司马香玲离开林启新后,翻过崇山峻岭,竟然没有她容身的地方,每到夜里拿出另一半鸳鸯玉佩,脑海里浮现出曾经和林启新在一起的时光......

“哈哈哈……来抓我呀,新新!”

“别跑,玲儿!”

“看你找不到我了吧!”

“看你往哪里躲!”

手牵手躺在夜空下的草原中看星星,一颗流星,两颗流星,三颗流星……

不知不觉中,一行泪水从脸颊间流过,“滴答”落入河水中,荡漾出条条波纹,惊动了正在水草边谈情说爱的鱼儿们。

微风吹过河面,柳叶飘到水面上,蜻蜓在柳叶尖儿上戏水,突然之间一颗石子打中了柳叶,惊动了蜻蜓转身飞走,此时此刻打乱了河面周围的宁静。

“呼......”金城飞到司马香玲的身后,拿着一把扇子轻松自如摇来摇去。

“香玲姑娘怎么一人在这儿?林公子呢?”

司马香玲藏起手中的玉佩,转向湖面道: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金城坐在香玲身边,收起扇子,看着宁静的河面,叹了一口气道:

“小时候我也经常在河面逗留几分,从小就自己一个人长大,爹常年在外征战,娘很早就过世,孤独的时候,我就对着河面的自己说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后来你为什么来中原?”

“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我感受不到什么叫家的温暖,什么是爱,从小就被大汗训练成一头没有感情的狼,被同僚追逐,被同僚杀戮,人心就是这么的险恶......”

“你不知道为了炼丹曾经害死多少婴儿吗!”

“这样做我是为了他们好,与其生在这没有感情的世界上,令其受苦受累一生,不如一开始就给他们一个痛快!”

“你怎么就知道他们将来就活得像你,你太自私了!”

“我自私!?我自私的话,小时候我像畜生一样得活着,百姓们把我到处踢,当我要饿昏的时候,他们连个馒头都不给我吃!都说天下百姓活得很累,可他们真正暴露本性呢!”

“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各有各的故事,任何人没有权力为了让其活成自己的样子而改变自己,但是,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爱的磁场扩大,来渲染周围的人。”

“不,我不相信这些,什么爱,什么改变,我不相信,我只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死!”

话音刚落,离开此地,金城一个人来到另一侧的河边垂柳下。

又过了数日,不知不觉来到五行山下,还是以前的路,看见了往日的神猴。

“小香玲你又来了,快过来陪我聊聊天,快要闷死我了!”

“神猴,我来这里是陪你的,今后我不走了!”

“真的,太好了,哈哈哈......终于有人可以给我摘果子吃了!快去给我弄些果子来。”

司马香玲到处寻找野果,看到侧闪腰有棵枣树,一边砍断荆棘,一边开路,刚要过去摘枣子,突然跳进了陷阱“啊......”滑到了一山洞中,山洞里面亮晶晶一片,仿佛萤火中在飞。

顺着溪流往前走,听见前面有“砰零零......”的响声,走到尽头发现了一对闪亮的宝石,宝石冲过来,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头麋鹿。

摸了摸麋鹿的小脑袋,麋鹿很乖巧地站在身边,看着脖子上的光环一闪一闪,甚是好奇。

“你是司马香玲吧?”

听到麋鹿在说话,司马香玲惊到退后几步,问道:

“你还会说话?”

“我可不是一般的麋鹿,自从林公子救了我的性命后,我一直打听他的下落,有一次我还见过你们两个,后来却不知你们的去向。”

“原来如此,你为什么躲到这个山洞内?”

“我就知道有一天你们两位其中一人来到五行山下,所以在此等候。”

“你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了?”

“一个月。”

司马香玲刚要离开此地,却被麋鹿喊住。

“姑娘等等,我的主人已经驾鹤西去,现在无依无靠,就让我做你的主人吧!”

想到一路走来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正好留着麋鹿做个伴,于是点了点头便收留了它。

司马香玲骑在麋鹿的背上,一边找野果,一边问道:

“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姑娘叫我梅香子就行。”

“那以后我就叫你梅哥怎么样?”

“只要姑娘高兴,怎么叫都行。”

摘完刚才树上的枣子,在梅哥的带领下,找到了几个桃树,摘了几颗红彤彤的桃子后,回到神猴的身边。

“大圣,原来你被压在这里?”

梅哥一眼认出神猴的真实身份,原来神猴正是五十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你是谁?”

孙悟空挠了挠耳朵,头上长满了青苔,五十年来一直没有清理过。

“我只是一方不知名的精灵怪—梅香子,修行千年。来到这里数日,却不知道此山就是五行山,还望大圣见谅!”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不必客气,吃桃!”

孙悟空吃着桃子,司马香玲帮它清理了头上的青苔。

“好痒,好痒!这边!”

从此三人热热闹闹地在一起有说有笑,不问世俗变化多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