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血洗李村

接到大狸猫身亡后的消息,重月大吃一惊,大狸猫本是鲜卑族重月养的神兽,多年前因不受管教,被重月打伤,离开了鲜卑领域。

现如今刚打听到大狸猫的消息,就被逮人所害,便质问手下道:

“你们可打听是谁杀了大狸猫?”

“据说是原林镇的一些懂武功的村民干的。”

“好大的胆子,竟敢伤害我的神兽,叫什么村?”

“叫......李家村。”

“我多年养的心肝啊......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地照顾她,只因看不惯我的自私自利而叛逃。”

“掌门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去原林镇为神兽报仇!”

“事不宜迟,拿上手中的武器,血洗李家村!”

......

第二天,姜小妹把昨晚上的事情告诉了林启新,心里确实不是滋味,想到大狸猫为了生存,最后却落到了惨遭杀害的下场。

听到外面熙熙攘攘走过的人群道:

“辛亏李家村壮丁出面杀了大狸猫,为百姓们除掉一害!”

“是呀,真的是太嚣张了,竟敢跑到人家院子里偷鱼吃,得寸进尺,真的该杀!”

“听说大狸猫的尸体已经被送到李家村的村头,大家都想包皮吃肉呢!”

......

听到这些话后,姜小妹心中甚是惊慌,便拉着林启新的衣领道:

“哥,我们快去阻止那些村民,不要让他们糟蹋大狸猫的尸体!”

一路打听下,二人来到李家村,看见李村长正在批斗大狸猫,周围好多村民过来围观。

姜小妹走进人群道:

“它是一只善良的大狸猫,死了你们还不放过它!”

村民们纷纷离开,看着大狸猫可怜的样子,姜小妹实在不忍心将它抛弃,于是找了个山坡将其埋葬。

数日后,林启新兄妹俩来到上元城,过往的人群熙熙攘攘,许多商贩的驴背上驮着众多商品,大包小包,应有尽有。

这时看到百华派的人走在街上,重月手握一把利剑,气势汹汹地走进人群当中,林启新兄妹俩悄悄地跟在其后,直到走进客栈内。

趴在窗户上听到百华派的人议论道:

“掌门,麻袋里的人藏的严严实实,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发现!”

“记住,一定不要伤害里面的人。”

“是!”

接下来,林启新兄妹俩探查百华派的行动,不一会儿,三名弟子从客栈走了出来。

一路走来,进了一家院子中,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跟踪,于是关上了大门。

林启新兄妹俩翻上墙头,悄悄地跟来,见他们进入一房间内,里面有一麻袋。

打开麻袋,里面装的正是前些日子路过原林镇的小女孩儿——小敏。

小敏被绳子困的严严实实,口里塞着麻布。

“小东西,给我老实点!”

小敏拼命挣扎,三人又将她装进麻袋里,然后扛着离开了房间。

走到巷子中,听见头顶有“哗啦啦”的瓦片声,接着当头一棒,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在地上。

林启新兄妹俩赶紧将麻袋扛到隐蔽之处,打开麻袋将小敏放了出来。

“姐姐......”

小敏哭哭啼啼抱着姜小妹扑了个满怀。

“小敏别哭,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前些日子他们到村里寻找大狸猫,后来把我抓住,什么都不知道了。”

姜小妹心想:

“原来大狸猫和百华派有关系,不好,村子里的人有危险!”

于是大家一起返回原林镇。

走到原林镇李家村,看见满村上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锅碗瓢盆砸得稀巴烂......

“爹爹!”

小敏迅速往家中跑。

当林启新兄妹俩赶过去的时候,只见小敏抱着死去的爹爹失声痛哭:

“爹爹......”

姜小妹走上前抚摸着小敏的脑袋:

“小敏,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不!我要爹爹回来!”

看到全村人惨遭杀害,真的是痛心不忍......

大家将全村人的尸体埋葬好,并在全村上下打扫的干干净净。

为了给全村人报仇,小小年纪的小敏一心想拜姜小妹为师,最后姜小妹收下了小敏。

当三人再次来到上元城后,百华派早已经离开此地。

“小儿,前几天有位女侠带着一群人来到此地,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群人可凶了,东西丢了,还到处搜查客栈中的每个房间,吓得客人都不敢入内。”

“好的,我们知道了。”

众人走出客栈,继续踏入去往蜀山的路程。

“大哥哥,师父,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啊?”

“我们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去了那里你可以学到绝世武功,为全村人报仇!”

“师父待我真好,等学到绝世武功之后,我第一个愿望就是铲除百华派那群恶人,让他们以后还敢在江湖上为非作歹!”

数日后,小敏坐在树林里刚啃下一口馒头,百华派的人围了上来,此时林启新兄妹俩,刚刚寻找完柴火,便挡在小敏面前。

“来的正好,今天把你们全部一网打尽!”

“我要给爹爹报仇!”

小敏一股劲儿冲上去,被林启新拦下来。

“小敏,不要冲动,爹爹的仇大哥哥和师父帮你报!”

紧接着众人杀成一团,寡不敌众,加上林启新的功力被樱子封锁,一时难以运功。

几十回合下来后,林启新兄妹俩败倒在地上,重月剑上的反光照到林启新的脸上,刚要结果了他,这时一支长枪极速飞过来,并将重月手中的剑打断,插在树干上。

回头一看,大将军文鸯身穿一身铠甲,骑着战马飞奔而来。

紧接着突入重围,握起长枪,将众弟子打倒在地上。

重月换了一把剑,飞向空中,直劈文鸯。

文鸯耍了一个回马枪,将重月手中的剑击飞,战马用后马蹄将她踹飞几十米远。

重月捂住伤痛,带领众弟子仓皇而逃。

“文大哥!多亏你及时赶到!”

“前两天接到军情,听说鲜卑军近期在边疆鬼鬼祟祟,故特地赶往武威,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

于是林启新把前段时间在原林镇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文鸯听后心中愤恨不已。

“早知道我结果了他们!”

“好久不见,咱们不如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

“有时间再喝吧,前方有军情,不知是福还是祸,鲜卑人蠢蠢欲动,我等岂能坐视不管!”

“祝文大哥一路平安,早日平定鲜卑!”

说完,文鸯渐渐地离去……

林启新抱着一堆干柴放在树下,姜小妹点火,并将捉来的野鸡放在火焰上烤来烤去,不一会儿,喷香的味道飘入大家的嘴中。

“真香啊……”

此时小敏已经流下口水。

火势越来越旺,香气扑鼻,愈加浓厚,取下烧鸡,你一口我一口,整个山间充满了香气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