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解旱落河

林启新几人离开五行山后,一路听说欧阳明风的遭遇,大家深感同情。

当下就差岳堂主和朱青青没有找到,然而欧阳明风在九天教的阻拦下和他们走散,根本不知他们的下落,他们一边打听岳堂主和朱青青的下落,一边赶往天山寻找诸葛净。

来到西凉附近,周围的河水都干涸而尽,河床裂出了好多纹,随处可见干鱼的尸体。

有几名妇人牵着小孩儿的手在河床上捡干鱼,见他们瘦骨嶙峋,似乎好长时间没有吃东西。

正捡着干鱼,一位老妇人昏倒在地。

“奶奶!你醒醒!”

孩子拉着奶奶的衣服哭喊道。

这时,林启新几人立马赶过去,扶起老妇人,只见老妇人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我们好久没有喝水了......”

老妇人颤颤巍巍,有气无力地说道。

司马香玲从包袱里拿出包袱里唯一的半壶水,给老妇人一饮而下。

“你们这边多久没有下雨了?”

“自从三年前,一场战争后,我们这里再也没有下过雨,村里的年轻人都走了,剩下的都是我们这些恋家的老幼。”

“是什么样的战争这么神奇,能够让你们这里三年不下雨。”

“当年西凉铁骑西迁大漠,据说一队神兵从天而降,同西凉铁骑打了三天三夜,最后两败俱伤,各自回营。”

“你们村里没有组织挖井吗?”

“掘地一丈都没有水,地下全都是干涸的沙子。”

看到周围寸草不生,荒无人烟,此时大家心生悸动。

前面的村庄叫落河村,大家一起走进村庄,里面只剩下年迈的老人和少数孩子。

看了看村里唯一的水井,里面干涸一片,全是沙子。

“你们这里离天山还有多远?”

“还早着呢,最起码五百里之遥。”

于是司马香玲拿出玉箫,吹起曲子,五只仙鹤从天而落,嘴里各自叼着一桶水。

“各位大叔大婶,水很少,你们节约些用!”

只见百姓们纷纷端着水瓢冲上来舀水喝,不一会儿,五桶水皆被喝光。

“再这样下去,这些老人和孩子都会死掉的。”

“我们不如顺便去天山求求二老,看看他们有什么可以解旱的方法。”

于是林启新几人将百姓们召集在一起,司马香玲站在高处说道:

“大叔大婶,请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水源,这段时间不要乱走,我们去去就来!”

“谢谢你们呀!”

“谢谢!”

下面的百姓呼声一片......

于是林启新几人坐在仙鹤的背上,一同来到天山。

飞到天山后,气候果然和刚才不同,山上针叶林成荫,几处溪流潺潺而淌,“叮咚......”

接着往上又走了好长时间,天上掉下了雪花。

这时,一名白衣道童拿着剑从此经过,林启新上前询问:

“请问天山二老居处何在?”

“你们来的真巧,我就是天山二老的徒弟,你们有什么事吗?”

“前段时间听说诸葛净真人被二老接到宝地,前辈他老人家在吗?”

“诸葛真人伤好之后,就独自一人下山了,估计此时已经回到了洛阳。”

“我们还有一件事情想求二老帮忙。”

“什么事情,请说?”

司马香玲把西凉落河村三年不下雨的事情告诉了道童。

“师父的居住地并不是你们想去就能去的,等我回去汇报他们二老,再来通知你们。”

“那就有劳小师父了。”

说完,道童轻功而去。

道童回到天山峰顶后,将事情告知了二老,二老听到“落河村”这三个字后,心中滋生不快。

“师父,您怎么了?”

原来三年前,落河村的一位壮丁是西凉铁骑的一员,只因藐视天威而被上天处罚三年不能下雨。

此期间,方圆数百里村庄都搬走,唯独落河村的老幼没有走出此地,庄稼颗粒无收,百草枯荣。

于是二老写了一道黄符,在祭坛上烧掉,并交给道童一封信。

道童拿着信来到山下,递给林启新,打开后,上面写着:

时年大旱成灾,天公大怒,罪不可恕!落河姬氏怒骂天宫,藐视天威。若要解其旱,必先表其心,以示天下。

看了此信后,大家知道落河村三年未下雨的原因,于是骑上仙鹤,返回了落河村庄。

林启新找到姬氏人家后,里面只住着一个老人,于是走上前问道:

“老人家,三年前您有亲人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吗?”

老人想了想自己的儿子,曾经怒骂上天,被雷劈死,泪流满面道:

“我可怜的儿呀!”

老者将当年儿子怒骂上天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大家听后便明白这一切全是上天的安排。

林启新在村前设了法坛,所有的村民跪地朝拜,潜心忏悔,人人拿着三柱香插到香炉内。

......

数日后,乌云密布,天空中下起了大雨,百姓们欢呼声一片.....

林启新几人赶来,看到落河村下起了大雨,心中甚是欢喜。

百姓们一路将他们送出村头很远,林启新他们坐在仙鹤的背上,伸手摇摆着:

“回去吧!”

就这样,很快就来到了洛阳城。

回到洛阳后,司马香玲带诸位来到家中,此时见母亲正在咳嗽。

“娘,你怎么了?”

司马夫人见女儿回来后,兴奋不已,摸了摸她的脸,道:

“香玲,你可回来了!娘只是中了风寒,不会要紧。”

“弟弟呢?”

“他呀,被皇上选到宫中做了御林军。”

“这样也好,让他磨练一番,省着在家天天无所事事。”

看着林启新也在其中,司马夫人单独找他谈了谈。

“新儿,之前你来我们王爷府,一直没有重视你,后来发现你和香玲情投意合。虽然你是蜀国人,但我们司马氏家族绝不歧视亡国之人。你和香玲在一起这么久,二人肯定互相离不开彼此,看你小子有所作为,我也一天天地老了,今后我就把女儿托付给你,好好照顾她。”

“婶婶,我林启新对天发誓,今生只爱玲儿一个人,如有外心,天诛地灭!”

“有了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改天给你们俩挑个黄道吉日,你们俩速速完婚!”

林启新开心地点了点头。

一日,林启新拉着司马香玲的手来到小河边赏景,看到周围的花儿绽放烂漫,便采了一朵给她戴上。

“玲儿真的好美!”

“讨厌,眼看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了,还说这些矫情的话!”

“对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

“跟我来!”

林启新带着司马香玲来到林府,看到一片偌大的庄园,司马香玲甚是吃惊,于是将之前的事情告诉了她。

走到后花园内,正谈笑之间,林启新突然感觉胸口异常疼痛,紧接着吐了一口鲜血,晕倒在地上。

“新新,你怎么了!”

司马香玲将他背到床上,并且找了太医,把了把脉象,眉头缩成一团,摇了摇头表示不幸。

“这位公子的脉象好奇怪,行医这么多年来,头一次遇到这种奇怪的事情。”

“到底怎么了,太医?”

“胸口似乎有股强烈的力量堵在穴道中,全身被东西封印一样。”

“太医,无论如何您一定要救救他,过几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他!”

“郡主放心,我尽力而为!”

姜小妹听说林启新出事,便匆忙跑进屋内,询问了太医的情况。

想到之前乾青道长说过林启新的内功一旦封印无人能解开,又联想到孙悟空打通了他身上的气脉时,口吐鲜血,怀疑和这件事情相关。

接下来,姜小妹也将此事告诉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