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入阵

永安宗内山,柳俊杰和柳素心整晚心灵不定。

两人交谈后便迅速往天安城赶。

第二天早上,柳府大门紧闭。路过行人纷纷对柳府指指点点。

柳家兄妹到达柳家内口,众人纷纷散开。

当兄妹俩推开大门,看到的是满地血迹和被一剑封喉的尸体。

两人瞬间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走进大院。

柳俊杰流下眼泪,大声喊叫:“谁?谁?是谁?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双手紧握拳头,指甲都陷入肉里。

再看柳素心,走到大院整个人都无神。像一具空壳来到柳云龙尸体前,双膝跪地,努力地推动尸体试图叫醒柳云龙。

可惜一切都是白费,再怎么摇也摇不醒柳云龙。

黑崖山山寨内,二当家汇报昨晚成果。

“大哥,这次柳家收刮出一百万中品灵石和灵药一百斤,还有奇珍异宝,各种名画,金银珠宝不计其数。”

“那些金银珠宝各大伙分了,其他放入库中。”周震说道。

“是,大哥。”二当家回道。

“对了,探子回来没有。”周震问道。

“这中午饭点快到了,他们也快到了。”二当家笑着回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

“报!”一名瘦的跟竹杠似的进门喊叫。

“直接说重点。”周震打断说道。

“柳家两兄妹安葬完后,直接回宗门。”竹杠男子回道。

“下去吧。”周震摆手道。

“是!”竹杠男缓缓退出。

“大哥,他们是不是回宗搬救兵?”二当家问道。

周震摇摇头:“宗门只管宗门弟子,不管弟子家属。他们应该回宗请杀手来。”

二当家瞪了瞪眼睛:“还有这种操作?”

“回宗门后,发布任务。直到把人杀了才算完成任务。这也是宗门暗地里保护弟子家属。

所以很多人都争先恐后要进入宗门,只要家族有一人入宗,可以说是鸡犬升天。

家族地位更会上升一步,只要有人得罪家族,宗门弟子可以利用宗门去灭掉敌对势力。”

二当家听完后道:“那我们岂不是危险了?”

周震笑道:“你以为我们山寨没人来剿吗?”

“当然是我们山寨有阵法,阵法一开,有进无出。”二当家哈哈大笑。

柳家被灭七天后,黑崖山,四个人影站立山下,其中两位对着山上指指点点。

柳俊杰拱手问道:“两位前辈,这山有何不妥?”

“柳家少爷,这黑崖山有阵法,我们贸然上去便会出不来。”何不畏耐心解答。

何不畏当初出城追赵浩宇,追到后直接镇杀,可惜是一张符篆。而后回到柳府,遇到柳家兄妹。

“柳师侄,这黑崖山我也听到,城主派人好几次都铩羽而归。所以我跟何老弟在探讨有没有破绽。”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也出来解释道。

这位白发老者是天安宗天启峰峰主。

柳家回宗后,柳素心以自己为鼎炉的代价来发布任务。所以天启峰主才会出山。

黑崖山山上,寨子内议事厅,周震大刀阔斧地坐在虎椅上。底下的人安静地看着周震。

“报,大当家,山下除了柳家兄妹还有一名老者和一名八字胡中年男子。”探子回报。

“再下去探。”二当家说道。

“是。”

探子走后,周震大声喊道:“兄弟们,肉都送上来了,岂能放走?”

这时二当家站出来说道:“口子打开,等他们进来直接系上。其他人站在自己位置,谁掉链子,后果自负。”

其他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位大声喊道:“二当家,我们又不是第一次遇见,上次城主带队过来,还不是灰头土脸回去。”

其他人笑得更大声。

“行了,各就各位。”周震最后发话。

大厅内只剩周震和二当家。

“大哥,这次会不会有好东西?毕竟是大宗门来人。”二当家想着美梦道。

“出去看看便知道。”周震回道。

再说赵浩宇,自从柳家被灭直接改头换面,入住客栈。直到听说柳家带人围攻黑崖山,他也悄悄跟在后面查看情况。

山下,这时何不畏发现一个缺口,便对着老者说道:“前辈,我发现一个隐蔽的弱点。”

“前辈您看,这地形这地貌……”何不畏滔滔不绝指着山对老者讲解。

老者听完后:“何老弟,还是你有独到见解,这件事完成后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永安宗?”

何不畏笑道:“习惯一个人独自行走,怕宗门宗规束住。”

老者感叹道:“我也想跟老弟一样,可惜宗门离不开我。”

何不畏也感叹道:“到了我们这阶段,不上不下,只能行走世间来感悟天地。”

老者这回来了一句经典:“还是你知我心。”

何不畏这时上道:“这事后,咱们哥两把酒言欢。”

“甚好!”老者缕了胡子笑道。

两个老不死在你一言我一语。互相吹捧。

一个在宗门享受万人伺候,一个为灵石给凡人当座上宾。

还在这大放厥词,要行走世间,感悟天地。

还真应了那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修士也是一样。

随后四人进入阵法……

进入阵法后,赵浩宇来句:“这四人有病吧?明明别人弄出这么明显陷阱还往里跳?”

其实赵浩宇还真的错怪柳家兄妹,两个妖孽级别的天才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是陷阱。但是报仇的欲望已经让他们失去理智。

何不畏和白发老者早知道有陷阱,但是为了不在小辈面前落面,含着泪进入。

当然还有一方面是,他们自认为这阵帐不能把他们怎样?金丹修士不可傉!

总之,一点一滴的小错,让他们错上加错。

山寨上,“报……山下四人已经进山。”

“再探。”二当家回话。

“是。”探子迅速离开。

“大哥,那两位是?”二当家问道。

“一位金丹初期,另一位可能金丹中期。”周震不确定说道。

“两名金丹修士,这阵法可以吗?”二当家怀疑着。

“哼,就算元婴期来了也得跪着。”周震冷声笑道。

“这阵法可是上古传下来,我只能发挥它威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周震说句稳心的话。

二当家听完后便烟消云散:“还是大哥厉害。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跪着唱‘征服’。”

“让他们在阵法内待几天,再放他们出来。不能得罪宗门太死。我们给他们一次人情,下次还来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把他们杀了。”周震交代二当家,随后回自己洞府修炼。

“是,大哥,必给您办了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