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鲁依斯vs哈迪斯

雷伊四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齐齐朝着哈迪斯冲去。

“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你们还不配让我出手!”

哈迪斯又重新拿出盒子,放出四大神使,一边,鲁依斯从石头堆里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另一边。

我一边传送能量的同时,一边查看脑海中的任务。

“任务:战神之名已完成!奖励已发放。”

“任务奖励:虚拟战斗仪。”

“虚拟战斗仪:制造一个虚拟空间并根据宿主的意念生成对应的精灵,精灵的强度与实体无差别,进入空间的精灵或者人不会死亡,脱离空间之后恢复进入之前的状态!(该空间无视伤害不可打破)”

看着手上这个如同前世老年手机一样的东西,我脑海中已经知道了这个玩意的作用了。

这个能很好的锻炼精灵的实力,上面的按钮也是十分的粗俗易懂。

“进入”“放出”“意识体生成”“场景生成”

四个按钮一个显示屏,然后这个东西的前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指针。根据系统的介绍这个指针就是用来发射吸收精灵的。

我拿起虚拟战斗仪放了回去,这玩意确实不错,我忍不住的露出笑容,旁边的小伊看见我的笑容有些疑惑,不过她的主要目光还是放在雷伊他们几人的身上。

“可以了主人。我感觉我已经恢复了八成多的能量。”

听到她的话,我抽回了我的手,然后朝着魔天翼叫了一声,示意他先回来,魔天翼过来看见小伊没什么问题,不免松了一口气。我拉着魔天翼的手,魔天翼一脸疑问的看着我。

“主人,不太好吧,现在这么多人!”

?你小子想什么呢?我一个机器人我能干嘛?而且虽然你不丑。

我皱着眉头,然后开始输送能量给他,他这才知道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

场上的战斗由于雷伊他们不像前世那样被抽了能量,没过多久就压制了四大神使,哈迪斯见状暗骂一声废物,然后正准备动手,一个身影一把剑出现在他面前。

“哈迪斯,不管你有什么阴谋,我都会阻止你的!”

哈迪斯一脸鄙夷不屑,随手朝着鲁依斯打出一道闪电,鲁依斯横剑一挡。

“50年前你就坏了我的好事,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哈迪斯老兄,需不需要我帮你?”

迪恩站在一边询问了一声。哈迪斯摇了摇头。

“不用,只有最强的精灵才配拥有阿瑞斯水晶,就让我一个人来对付他!”

花一结束,随后鲁依斯开始和哈迪斯交手,但是鲁依斯没想到哈迪斯的实力居然暴涨这么多,和五十年前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雷电之影!”

“无影光剑破!”

鲁依斯朝着哈迪斯冲去,一个哈迪斯的身影朝着鲁依斯飞了过来,鲁依斯一刀斩过飞过来的哈迪斯,但是感觉自己并没有打中。于是他连忙朝着后面那个哈迪斯砍去,却发现也没有砍中。

“怎么回事,这也是假的?!”

鲁依斯一脸疑惑。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哈迪斯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蕴含黑色雷电的一掌直接拍在他的背上,鲁依斯随后便被打飞出去。

“呃~你是怎么做到的?”

鲁依斯慢慢的爬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一些疑惑。哈迪斯一脸傲然。

“很简单,我只是把真身和幻象交换了一下顺序。”

什么?!

“那我一开始砍到的是你的真身?!可是~”

哈迪斯淡淡一笑。

“错错错,你并没有砍到我的真身,只是我用极快的速度让你误以为你砍到了!”

“速度已经快到连我都看不清了吗?”

他喃喃自语,然后哈迪斯立马来到他的身后,鲁依斯被一掌拍的朝前面连走几步,等他回头一剑砍过,发现还是没有砍中,哈迪斯一闪就来到他后面,一掌直接又将他拍飞出去,鲁依斯躺在地上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我五十年来一直努力修炼,为什么还不如你!”

鲁依斯拿剑撑起自己的身体,哈迪斯飞在空中居高临下。

“哈哈哈,这是因为你再怎么修炼也还是精灵罢了,而我,却已经成为了神!”

我在一旁听到这话不屑一笑,不就是恶灵兽给了你点力量,你还当自己是神了?

“你应该感到幸运,你是第一个逼我使出神之力量的人,不过也是最后一个!”

“装你**呢?主人让我上吧!”

魔天翼看着哈迪斯那副表情十分的不爽,我摇头制止了他。

“等会,还不是时候,这次我觉得是一个机会,我觉得雷伊他们会有很大的收获!小伊,魔天翼,你们两个先回胶囊里,有事再叫你们出来!”

反正我任务已经完成了,站在旁边看戏就行,不到最后一刻我不想出手,因为这样反而可能是害了雷伊。

看见我把魔天翼小伊收了回去,迪恩的嘴角开始上扬。

“已经耗费太多体力了吗?”

……

场下,雷伊他们已经击败了四大神使,而鲁依斯和哈迪斯的较量还没有结束,鲁依斯被哈迪斯打的练练后退,好像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样子。

“鲁依斯你在干嘛?快反击啊?!”

赛小息焦急的看着场上,鲁依斯一直拿剑挡在自己的身体面前。

“出招啊,快出招啊!”

赛小息看到鲁依斯理都不理他,沮丧的呆在原地。

“鲁依斯真是不配作为一个剑客,就算对手很强大,但是他一直不还手挨打,我真是看错他了!”

听到赛小息的话,阿铁打难过的看着场上。

“不,这不是我认识的鲁依斯!”

随后阿铁打又坚定了自己的目光。

“不,鲁依斯这样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鲁依斯眯着眼,不停的看着如同幻影一般的哈迪斯,每一次受伤鲁依斯就看了看伤口和受伤的位置,渐渐的他便确定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