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玉佩的秘密

沈浩听得老道说,自己是玄云上人。沈浩是一脑门子黑线的。

心里想,你就是玄什么上人,我也不认识你呀。可他是怎么认出来我的呀!?于是沈浩有些无语的道:

‘’可我不认识你呀!‘’

老道抬头看着他沈浩,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样的东西。

当老道把这一件东西,举到沈浩眼前的时候。沈浩是彻底的傻眼了,这老道手里边拿的,竟然是那一块玉佩。

沈浩一看到玉佩,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印堂穴,同时有点语无伦次的道: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沈浩心理合计,这老道是从自己身体里面,把那一块玉佩拿出去的。

可是老道,一听沈浩的话。突然老泪纵横,磕头如小乌鸡啄米。

‘’老祖您总算回来了。弟子在这玄天宗内,隐姓埋名等待老祖降临。没想到,这近千年的时间,终于等来了老祖。‘’

沈浩听着这老道,一顿唠叨,似乎自己也冷静了几分。

‘’你!你先起来,你先跟我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老道听到沈浩的吩咐,立马站起身形。可当着老道,站起身形的一刹那,沈浩的整个身形一震。

因为在老道站起来的同时,先前那种老太一扫而空。眼看着他脸上的皱纹,也在逐渐的减少。

而且越来越年轻,直到这老道恢复到,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模样时,才停止。

这让沈浩看的是,如梦如幻的。还不断的用手,在掐自己的大腿。以证实自己现在,是不是做梦?!。

当老道恢复了正常之后,十分恭敬的说道:

‘’老祖!事情是这样的。千年前您与那魔头一战,便一去无踪影。然后师祖交代。说你不出千年,便能轮回转世,再度来到玄天宗。‘’

沈浩闻听,这老道的话,心中讶然不以。因为他与魔头一战的经过,他似乎听了玉佩和自己说起过。

‘’可是你手里那块玉佩,是怎么回事儿!?‘’

‘’启禀老祖,这玉佩只有一枚,只是您身体里的那一块玉佩。是这一块玉佩的器灵,所以才能没入到您的身体内部。‘’

听到这,沈浩才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可是你从老态龙钟,变得年轻又是怎么回事呢!?‘’

‘’回禀老祖,为了等候老祖。我只能隐姓埋名,隐藏在这,玄天宗内。以免怕走漏了风声,影响了老祖的,千年计划。‘’

‘’另外老祖这块玉佩,现在就交与您手。这玉佩是您上一世,自己炼制的。而且在玉佩空间里,时间与外一界也是不同的。

‘’外界一日。玉佩内的时间便是一年。并且您上一世的所有天才的宝,都在这玉佩空间内。‘’

说着话,老道便把手中的玉佩交到了,沈浩的手中。当沈浩的手,一接触到玉佩,突然觉的,印堂内光华一闪。

一道光芒,进入到玉佩内部,随后沈浩的神识,也跟着进入到了玉佩的内部。

到里面一看,沈浩可是有点傻眼了。这他娘的哪是空间呢!,这简直就是一方天地呀!。

这玉佩里边有无山,有无水,有无河流。山川树木是应有尽有,白云蓝天。最让沈浩,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天空当中,居然有一轮太阳。

这时,沈浩脑海当中,突然传出了玉佩的声音。

‘’哈哈哈!小子,这就是你上一世,自己创造的天地。只是这一片天地还没有生命。需要你以后继续努力。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宇宙万物。‘’

‘’我说大哥,我现在才是练气期好吧。等我修炼到那步,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哈哈哈哈!小子!,有了这玉佩空间的辅助。

你很快就能达到,你上一世的修为。不过那还不够。因为你上一世修炼的程度,还不是那异族魔头的对手。‘’

沈浩听了老道说完,这些话,是完全相信这个老道了。因为他知道,自从自己,第一次掉河里头淹死。

自己的死死活活之路啊!,从此就开始了。

‘’既然如此,那你到底是我的第几代弟子呀!?‘’

‘’启禀老祖,您的徒孙是我师傅,到我这第四代了。不过这一块玉牌,每一代徒弟当中只能传授一人。作为保护这玉牌的使者。传到我这已经是第四代了。‘’

沈浩听到这儿,忽然眼珠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儿。

‘’嗯!我说玄云,你现如今到了什么修为啊?!‘’

‘’回禀老祖,晚辈现在已经是渡劫期了。只是迟迟不见老祖出现,所以一直在压制修为。‘’

‘’什~!什么!?‘’

沈浩听到这老道这么回答,心里面是狠狠的一抽啊?,渡劫期是什么概念呢!。

那可是在这天底下,修为最高的人了,再往上那就不是人了,那是仙了。

‘’所以老祖,我只能变成一个苍老,修为只能在金丹溪左右徘徊的一个废材。才能在这玄天宗里面,等候您的到来呀。‘’

‘’那你修为已经这么高了,怎么你不收徒弟吗!?‘’

‘’老祖啊!你现在坐的这个蒲团,就是我徒弟的。‘’

沈浩听个老道这么说,心里面暗暗的点了点头。

‘’那你徒弟,是什么修为呀!?‘’

老道听了沈浩的问话,脸上露出了笑容。

‘’老祖啊!,我的徒儿,已经修炼到分神期了。只是以他的修为,还不能够保护这一块玉牌。‘’

‘’所以,等他到了渡劫节期,我把这玉佩交给他,就由他在等候您。那时候,弟子就要渡劫了。成功便是生仙,不成功便是魂飞魄散。‘’

沈浩听得老道讲了这么些。似乎像是给自己洗脑一样。终于感觉到自己,已经进入角色了。于是一把握住了,这老道的手说道:

‘’辛苦你们了!

我会尽快修炼到,我之前的实力。然后,去找那个什么异族大佬,报仇雪恨,一血前耻。‘’

这时老道说道:

‘’此地并非是我修炼之所,只是在这里。无人能够进来,说话方便。老祖归来之事,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否则,传出去被异族知道了。那么我们整个玄天宗,都将灰飞湮灭。

您在这儿就跟着我修炼吧,这样不会有任何人前来打扰您。‘’

沈浩突然抬头看看,这破的不能再破的几间茅草房。

这老道一看,沈浩的表情,不由得乐了。

‘’老祖放心,咱们日常修炼的地方不在这里。‘’

听说这一话,沈浩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心想这地方儿和自己,刚刚要饭的时候,进去那个土地庙差不多呀。

甚至比那地庙还要简陋的多,骑马土地庙,还有一个瘸腿的香案不是。

可这一小破草房里,只有两个蒲团,任何东西都没有。

‘’那咱们平常都在哪儿修炼呢!?‘’

‘’回禀老祖,弟子是在玄天峰的丹阁内修炼,因为那里,相对来讲比较清闲。‘’

听到这话,沈浩内心稍稍释怀。

‘’玄云!那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介绍眼下这玄天宗,都是什么修为的弟子啊,?‘’

‘’回禀楼主,这玄天中如今哪。对了!那个紫色姿势的小丫头,是您传授的功法吧。沈浩看了看这老道。

心想啊,这姜还真是老的辣呀!。

‘’是我传授的玄阴功法,因为他本身就是眩阴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