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命运

现在想来,才发现一切都太巧合了些,巧合的被她发现,巧合了救了归宴。巧合的进了行云山庄,巧合的成为黑甲武士的首领。

她微微闭了闭眼睛,幽幽的叹了口气,枉她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原来她的一举一动早早的就在苗静风的掌控之中。苗静风啊苗静风,她终是小看了他!他的机智,他的深沉,远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不禁觉得有些挫败,她虽然知道黑甲武士里有内鬼,也曾暗地里细细的调查过众人的背景,更曾暗地里考验过众人,却一直没有找到那个内鬼。她曾怀疑过黑甲武士中的大部分人,还曾怀疑过口无遮拦的何喜,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沉默寡言的庄宴!

人永远不能只看外表,知人知面不知心!聪明如她,也没有看透人的心!

当这个认知划过脑海的时候,她也终是知道那一日在苍云峡里杀害薜印天的真正凶手是谁了!庄宴利用商白秋设下的陷阱,杀死了薜印天!而这一切只怕都是庄宴在背着苗静风做的,因为她那一日看苗静风的表情,他是真的不知道庄宴有做了那件事情。因为苗静风在听到商白秋布置下的陷阱时,满脸的惊愕。

她的脑袋在这一刻如同电转,心里不由得有些苦笑,苗静风那么聪明的人,在听到商白秋的话后,肯定已经猜到了是庄晏所为。薜印天虽不是苗静风所杀,却也因苗静风而死。因为那时的庄晏定然已经看出了苗静风对自己有情,而他不愿苗静风的雄心因她而受阻,所以便设计害死了薜印天,让两人彻底决裂!

她突然有些恨自己,恨自己自以为聪明,其实却笨的可以,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却不自知!

只是爱也好,恨也罢,对她再没有太多的意义,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要一坠入护城河,则必死无疑,纵然她的水性极好,但是双手被绑!这样摔进护城河里,不会淹死也会冻死!

她在心里对自己道:“阳靖,永别了,若有来生,我宁愿自己长相普通,也宁愿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们只过普通而快乐的日子,再不要在这万里江山中折腾!”

阳靖见楚莫离割断绳子,心里大惊,紧接着便见到忆霜如断翅的蝴蝶一般向下疾坠,白衣若雪,娇弱无比。心里大惊,当下再也顾不得许多,将手中的长弓往地上一竖,身子轻跃而上,脚底一弹。那长弓本是他的心爱之物,射程极远,较普通的弓更有弹性。当他跃起的时候,深吸一口气,便借助那弓的弹力,如大鸟般往忆霜下坠的地方疾飞而去。

阳靖的动作极快,就在忆霜要落入护城河的那一刻,他终是接住了她!只听得“扑嗵”一声巨响,双双落入护城河中。

忆霜在下坠时,只觉得身子一轻,紧接着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周身便是刺骨的寒冷。

天寒地冻,恒城的护城河里已是冰结水凝,两人这一落水,便在冰面上砸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寻常护城河的水都是死水,而恒城四面环山,护城河里的水都是山上的泉水汇流而成。河水湍流向下,直通向燕国北面的大海。

而阳靖自小在大魏长大,而大魏素来缺水,是以他虽然会游泳,水性却是平平。若是往常,他定能将忆霜从水中救出。可是此时水流太急,以他的水性根本应付不来。在掉下去之后,便被急流给冲了好几丈远。

待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想自水中探出头来时,却遇上了坚冰!河里的水太凉,他纵然武功盖世,也无力破开那一层冰块,更兼掉在水里的时间长了,他已经呼吸不过来,寒水直浸入骨髓!

忆霜在被他抱住的那一刻,心里顿时涌满了幸福。他与楚莫离实在是两个世界的人,楚莫离在面对选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自己,而阳靖此刻却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在这一刻,她终是真正的理解了什么是爱情!

生死与共,至死不渝!

而当她与阳靖一起落水的时候,她才发现阳靖的水性实在是差。知道若是如此,两人只怕都要死在这条护城河里了。只是她双手被绑,武功尽失,根本就帮不到阳靖一分一毫。

她在坠下来的那一刻,原本想着死便死了,这样的人生也太无意义。爹爹死了,身边至亲的人的背叛,至爱的人的无情。可是当她与阳靖一起坠入护城河中时,她的心里又升起极浓的求生欲望。

谁说她生无可恋?她还要与他一起过幸福的生活啊!回想起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她突然发现,她一直都是为别人而活。而且这十几年来,她都活的太苦!

难道老天爷就真的对她如此不公?还没有让她享受到幸福,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她不甘心!她也不相信命运,一直坚信命运是握在自己手里的。

只是此时的状况,她又如何改变得了她的命运?在这层层坚冰之下她要如何才能与阳靖一起脱身?

她睁大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阳靖,阳靖在带着她撞击了三下冰层而没有撞开后,已经有些筋疲力尽,脸也被冻成了青紫色。待他看到忆霜的眼眸时,他的嘴角不由得溢出一抹笑容。只是他的脸色不好看,又是在深水中,这个笑容就是再温暖也暖不起来,反而有几分难看。可是忆霜却觉得他的这个笑容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笑容,最温暖的笑容。

她也朝他笑了笑,笑的如同三月的春花,灿烂而明丽。

阳靖微微一怔,却明白了她的意思,抽出腰间的匕首,将绑住她的绳子挑断。他的鹰眸看着她,满是深情。单手抱着她,希望再给她一抹温暖,只是在这寒冷的水中,他自己的身上已冷的怕人,又如何能再给她温暖?

忆霜见得她的举动,只觉得满心满眼里都是幸福,这个男人是用他的命在爱她,她何其幸运,有这样一个深爱她的男人!

她的手一得到自由,便欲拉着他往开始坠落的地方游去,只是她此时武功尽失,又被河水冻了这么久,再加上水流湍急,根本就没有力气再逆水而上。

阳靖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怜惜,却又有些无可奈何,命运似乎总在和他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