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4章 大结局

那一年,那一天。

在那个早就不复存在的传销窝,一个穿着简单,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很好奇的走到当年还只是个小伙子的张邪面前,她轻轻弯着腰,问了句,“喂,你叫张邪吗?”

小伙子下意识抬头,很防备的盯着她,“我就是,你有事吗?”

女孩笑容灿烂,“听说你上次从这里逃出去了,那你能不能带着我再逃一次?”

小伙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嘴里低估了一句,“神经病!”

小伙子立即起身。

女孩不依不挠跟了上去。

不久后,在逃亡的路上,小伙子背着女孩走在火车轨道上,女孩轻轻搂着他的脖子,脑袋贴在他的背上,轻声说道:“要是大白天的话,你背着我走在这轨道上,那得多浪漫啊!”

小伙子很煞风景的回了句,“别说话,我现在没力气。”

女孩撇了撇嘴,“你能背我一辈子吗?”

小伙子身体一怔,“闭嘴!”

这一年,这一天。

阳光明媚,在金三角那座山顶上,小伙子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小伙子了,他满头白发站在那五座墓碑前怔怔出神了许久,他嘴里在默默念着什么,没人知道。

此时,当年那位扎马尾辫的女孩,依旧扎着马尾辫来到他身后,轻轻在他背后拍了下,“喂,你在念着什么啊?”

满头白发的小伙子缓缓转头,双眼瞬间变得通红。

早就不苟言笑的女孩,突然笑的很灿烂,又问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小伙子深呼吸口气,努力保持镇定,然后走到她面前,弯着腰,霸气的说道:“来,我背你下山!”

女孩兴高采烈的跳到她背上,她还是那个体重,还是保持着很好的身材。

两人往山下走去,女孩搂着他的脖子,脑袋贴在他背上,轻声问了句,“你能背我一辈子吗?”

小伙子哽咽着回道:“好!”

---------

某年某月,昆仑山上。

一位六七岁的小女孩手里拿着把长剑,她一袭长衫,在那个并不大的天然湖旁边很认真的练着剑,多年如一日的苦练,那一套剑法,她早就练得管瓜烂熟了,可她还是每天都要练,因为姑姑说了,一日不练就会生疏,只不过今天姑姑不在,她悄悄的偷起懒来。

望着天然湖上,那一群白鸥飞来飞去。

女孩双指放于唇边,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

几秒钟后,一只海东青呼啸着俯冲下来,把湖面上那群白鸥全部吓跑了,女孩笑的很灿烂,缓缓伸出长臂,那只海东青便稳稳当当停在了他的手臂上。

她轻轻抚摸着海东青的羽毛,嘴里嘀咕着说道:“姑姑说了,明天就带着我下山,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啊?”

海东青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她的话,突然叫了两声。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位一袭白纱的女子,人还没靠近,声音就传了过来,“朵朵,你又偷懒了,你要再这样的话,明天我就把你一个人留在山上。”

叫朵朵的女孩连忙放飞海东青,然后低着头,吐了吐舌头,低声说道:“姑姑,我错了!”

一袭白纱的女孩走到她面前,轻轻在她脑袋上摸了下,说道:“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姓张。”

---------

在南方一个叫江林村的小村子里,一位十几岁的小男孩,正带领着村子里几个小伙伴准备上山掏鸟窝,一条黑色的土狗跑在最前面,小男孩跟另外几个小伙伴跟在后面。

可就在这时,他们中的一位小女孩突然崴了脚,惊叫一声,走不动了。

小男孩连忙倒回来,走到女孩面前,“怎么了小丸子,脚崴了吗,来,我背你!”

小女孩忍着痛,趴在小男孩背上,哽咽着说道:“小锦哥,等下回去我奶奶肯定要骂我。”

被称呼为小锦哥的男孩笑着道:“不怕,等下我跟我姑姑说,今晚让你住我家。”

小丸子轻轻哦了声,“小锦哥你真好。”

傍晚时分,几个小伙伴从山上大胜而归,小男孩果真带着小丸子回到了家里,他翻箱倒柜从家里找出来一瓶红花油,开始给小女孩擦拭了受伤的脚踝。

而就在这时,一位穿着麻衣麻裤的女人来到他们面前。

她就是小男孩的姑姑,一个很不苟言笑的女人。

小丸子一见到她就有些胆怯,但她一直觉得她比家里挂历上那些美女还要漂亮。

小男孩见到她后,立即起身说了句,“姑姑,她脚崴了,不敢回家,我想今晚让她在咱们家睡觉。”

女人微微皱眉,“让她睡咱们家当然没问题,但是你得告诉她爷爷奶奶,要不然他们找起来,怎么办?”

小男孩轻轻哦了声,“那好吧,那我现在就去找她奶奶说清楚。”

女人一脸宠爱的盯着他,嘴角勾起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轻声说道:“你站着,我去说!”

走出家门口,女人突然停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嘴里喃喃说了句,“七年了,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