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临阴魂宗

随着土著族长的不断祷告,白色能量持续的升高,很快就蔓延到了关押杨星盛五人的囚车前。

随着白色能量一点点从脚底往上徐徐上升,五人同时感到了一股腐朽的气息正通过白色能量不断的汲取着他们的一切。

“不!这是什么?”

“滚开啊!”

饶是一向淡定的杨星盛此刻也无法再保持姿态,惊恐的看着正在一点点吞噬自己的白色能量。

杨九阴运转瞳术,极力望去,那五人被白色能量掩盖的身体竟已经变得苍白干瘪,失去了生机。

白色能量犹如生灵般,一点点的蚕食着五人的所有。

很快,五人就只剩下头颅在外,在一声声惊恐的怒骂声中,白色能量继续上升,直到将五人的口鼻尽数淹没。

五人的骂声戛然而止,被能量淹没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等到能量蔓延到了族长的脚下时,五人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五位清神境的修士竟就这般无息的陨落。

直到此时,白色能量好似蔓延到了顶点,停留在族长的脚下,一股更为洁白的细流缓缓的注入了他的身体。

随着细流的注入,族长的祷告也到达了尾声。

“神光现世!”

突然,低头的族长仰头一声大喝,紧闭的眼睛也在此刻彻底睁开,原本与常人无异的眼睛此刻已经完全变成金色。一道璀璨耀眼的金光从他的额头激(射而出,射向了天际。

骤然出现的金光让杨九阴的双眼一阵刺痛,就在他下意识闭眼缓解疼痛时,一道深邃的裂缝出现在了半空。

天空好似被人以伟力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排虚幻的金色台阶从裂缝处缓缓延伸到了祭坛。

至此,土著的祭祀在所有的跪拜下结束,通往外界的门也已经彻底打开。

土著族长起身用手中的权杖遥指半空的裂缝,一声积聚了无尽岁月的号令发出。

“出发!”

所有的土著在此刻按部就班的开始顺着阶梯向半空的裂缝走去。那原本笼罩着整个祭坛的白色能量也在阶梯出现后,全部涌入了阶梯之中。

此时,一位靓仔悄咪咪的变幻模样,跟在了土著队伍的末尾。

“终于要出去了红衣,不知道外面的选拔进行的怎么样了?”

“原本还说保你能取得资格,没想到进来这里耽搁了这么久。”

“放心吧,以我的资质,就是直接去天龙寺,那也是随便进好吧。”

“哼!臭屁。”

杨九阴低调的跟在队伍后面,一点点向着阶梯挪去。直到前面的人全都上去,他这才一步踏上虚幻的金色阶梯。

就在他踏上去的瞬间,一道波纹出现,好似引发了什么变化。

一路上,杨九阴刻意的落后了几步,提心吊胆的注视着前面的土著,生怕有人发现了他的身份,全然没有注意身后的变化。

直到他新踏上一阶台阶,突然一股踏空感从后脚传来。

“嗯?”

杨九阴纳闷的回头看去,这一看直接吓出一身冷汗。只见他身后的台阶竟全都消失不见,此刻他正一脚悬空的踩在最后一阶正在消失的台阶之上。

“!!!”

杨九阴迅速单脚发力,一步向上跨了三阶,可还没等他缓口气,方才跨过的三阶台阶开始同时变淡。

“......”

杨九阴只得放缓脚步,一阶阶的向上走去,时刻注视着脚下的台阶,在彻底变淡的前一刻迅速抬脚。

此刻的他不能走的太快,不然都似方才那般台阶一起消失,只怕是还没登顶就会被土著发现。

终于,在最后一阶台阶消失前,杨九阴到达了裂缝之处,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里,他一步迈出,跳进了裂缝之中。

就在众人全部离开后,那土著山寨中的巨树突然一阵颤动。

“老朋友,你要走了?”询问的话语响起,却无人回应,只有一道道细流不知何时从地底开始向外溢出。

......又是一阵光暗变幻后,杨九阴终于再次看到了阴魂宗的山门,回空方丈金色的莲台依旧悬在半空之中。唯独不一样的是,此刻的他竟不是在进入时的入口,反而出现在了阴魂宗的外门之地,走在他之前的土著也不见了踪影。

“真是好生奇怪,那些土著呢?那么多人按理说方丈应该会看见的吧?”正想着,一道金光突然射向了他。

“玄隐,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额......回禀方丈,弟子也不知。”面对询问,杨九阴开始打起了马虎眼。

“罢了,考核快结束了,你速速进去继续努力吧!”

说罢,金光一阵晃动,便将杨九阴再度放在了阴魂宗之内。

“奇怪,此子之前突然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连带着我放出的标记都消失了。”

杨九阴自然不知道方丈的疑惑,他此时呀开始按照红衣的指点做最后的努力,想要在这最后时刻再努力一把。

只可惜这么多天过去,红衣接连所说的几个弟子潜藏之地都被人一扫而空,哪还有阴魂宗弟子的影子。

“这下完了,我看这阴魂宗多半已经被他们掘地三尺了。”

“......”红衣在角落里画着小圈圈。

“喂!红衣?你怎么不说话?”

“......”红衣继续画着小圈圈。

“你......我又没有怪你的意思,此番去寻宝也是我同意的,真的,我一点都不怪你。”

“哼!”此时气鼓鼓的红衣终于开口。“我怪你啊!笨蛋。要不是你贪图宝物,我怎么会带你去探宝,这下我还怎么回天龙寺。呜~啊~”

“???”

一时间,杨九阴被红衣整的有些手足无措,他没想到,之前在屋子内还那般高冷的红衣,此刻竟直接哭闹了起来。

杨九阴却不知道,红衣独自在那座小屋内不知等待了多少岁月,此刻骤然失去了眼前重返天龙寺的机会,对她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

“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寻宝?呜呜呜~你赔我天龙寺的佛子。”

“是我丢了选拔机会,怎么成我赔你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计较这些?呜~”

见红衣似要接着哭闹,杨九阴连忙开口制止。

“好了好了,看在你这次的确带我得到这么多宝贝的份上,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进入天龙寺的,你就放心吧。”有了杨九阴保证,红衣这才慢慢的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