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结果分晓

两人幻化而出的帮手同时消散,局势再度陷入了僵局。

见到此招竟被杨九阴使出,知道对其无用后,广德也所幸不再用它。收起变回原样的两件法器,转而盘腿坐在了地上。

随着他双手合十,喃喃的开始诵经,一道道金光从他的体内不断涌出,逐渐形成了一尊虚淡的大佛虚影。外形上竟与寺中大雄宝殿的圣尊像有几分相似。

“玄隐,既然连莲华妙法都奈何不得你,那我就压服你。圣尊讲经!”

广德的这一法,弃武转神,一道道恢弘的梵音响起,他的佛力也在不断的发生新的幻化,一道道更为虚淡的影响侧立在圣尊像两侧。

伴随着出现的虚影越来越多,一股深入灵魂的威压在此刻出现。就连围观者都感受到了极强的压迫,可想此刻直面此招的杨九阴正在承受何种重压。

面对此招,他竟是在第一时间就被迫低下了头。这是刻在佛修骨子里的威严,是不可直视的尊卑之别,是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先天压制。纵使他极力想要抬头抵抗,想要摆脱被压迫低头的现状,但是一声声回响在神魂中的高喊,让他始终无法动身。

“错!错!错!”

“面圣,尔敢直视乎?”

“汝心不诚,异教徒也!”

“镇!镇!镇!”

“杀!杀!杀!”

......嘈杂的声音不断回响,让他的神魂一阵迷茫。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

“杨九阴~杨九阴~”一声缥缈的叫喊声,叫醒了迷茫中的他。

“红衣?红衣!答应她的事还没做到,我不能在这里倒下,我还没有找到回家的方向。异教徒?我本就不是此界生灵,你们异界的神灵也没资格审判我!”

原本已经被完全压制的杨九阴突然浑身一震,低下的头也开始一点点抬起,迷茫的双眼此刻用锐利的眼神直视圣尊虚像。

“区区灵者境修士,也敢妄言圣尊讲经,看我破你!”

广德原本因杨九阴挣脱而震惊的心情,瞬间又被愤怒替代,口中更加卖力的念起了经文。

“诵经?谁不会啊!”

原本站立的杨九阴也有样学样的盘腿坐在了原地,双手合十开始诵经。

不同于广德的金色佛光,他诵经时点点蓝色光点不断的涌出,不断的向着广德飞去。

蓝色光点飞到幻化出的虚影之上,迅速的融入了进去,随后从虚影上散发的威压就开始迅速减弱。

随着蓝色光点越积越多,最终连中心的圣尊像和广德身上也融入了不少蓝色光点。

广德只感觉自己从未有像现在这般的疲倦过,可内心对名额的渴望又支撑着他不愿睡去。

“看来还得再加把力!安魂经第二层,安魂音!”

就在刚刚,一边施展安魂经,一边已经从红衣处得来了它的下一层内容,仅仅是简单的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他就顺理成章的成功入门。

一道道奇异的梵音响起,不似平时听到的庄重,反而带点轻快的感觉。梵音流入广德的耳中,顿时给原本昏昏欲睡的他带来了一点活力。

“嗯?这是何经文,竟听着让人心情放松了下......来,不好......”突然意识到自己中招,警觉的感觉还未生出,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睡。

席地而坐的广德突然头一栽,陷入了昏睡,由他幻化出的道道虚影自然全都消散。

见自己成功得手,杨九阴也停下了术法,站起身来。

“方丈,广德师兄已经这般了,是不是算我赢了。”

“嗯......是你更胜一筹。”方丈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他,随后挥手唤醒了沉睡的广德。

“嗯?看招!”

广德醒来的瞬间看到自己身侧的杨九阴就是一掌拍出,却被方丈拦下。

“方丈,你这是何意?”

“广德,你已经输了,退下吧。”

“我,我没输!我......”

广德身子在原地晃了晃,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竟是一时无法接受这般事实直接昏了过去。

“师兄!”

“广德!”

......“唉!痴儿,你们扶好你们师兄,我们也该启程回去了。”方丈看着昏迷的广德,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番选拔历练,到了这里基本上就全部结束了,六位参加选拔的人员全部都已选出,杨九阴也用自己的实力争得了最后一个名额。

随后众人依旧是站在方丈的莲台之上,开始向着阴魂宗外飞去。走出阴魂宗不远,突然莲台开始向着地面而去。

众人疑惑间随着方丈一起向下看去,只见原本被白雾笼罩的阴魂宗地界此刻竟堆满了许多的尸体。

“嗯?我们来时似乎这些尸体还没有出现,看他们的服饰......这是凌剑峰的弟子!”

“此地怎么会有这么多凌剑锋的弟子尸体呢?是谁杀了他们?”

“这里只有阴魂宗的余孽和我寺人马,现在阴魂宗的余孽已消,岂不是......”

“不好!有人要陷害我寺!”

......“肃静,此地不宜久留,我等速速回寺,不知是否还有敌人在暗中潜藏?走!”

方丈挥手驱动莲台,正欲离开,突然被三柄长剑拦住了去路。

“回空大师留步!晚辈有一事相询。”三人御剑停在了众人面前。

“是剑宗主,不知拦下老僧去路,所为何事?”

“为的自然是我宗弟子之事。”说罢他悲痛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继续开口:“我听闻大师率弟子来阴魂宗扫除余孽,还想大师与剑某乃同道之人,这才派遣宗内长老率三百弟子前来相助,没想到竟是这般结果。大师,不知你可否有话对剑某说?”

事既不是方丈所为,他自然问心无愧,坦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此事老僧也不知是何人所为,实不相瞒,此番消除阴魂宗余孽,其首恶韩立却并未消灭,甚至还留有后手将我等置于险地,先前侥幸逃脱,离去之时这才看到了这里的惨案。”

“方丈的意思是你对此事全无可知?”听到这话剑南天脸色也难看了几分,听着这像是搪塞的话语,显然无法让他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