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半路杀出个阮小姐

这钟宅虽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一下住了这么多人,房间难免局促,故而阮清珞和钟溪住在了同一个房间。

晚上的时候,顾二少过来说要请钟溪用餐,钟溪推脱不过,就拉着阮清珞一块去了。

阮清珞刚开始没觉得什么,想着不就是吃顿饭嘛,但等到了山顶,才知道这顾二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山顶风光不错。

顾二少特地命人拉了彩带,装饰在四周的树梢上,五彩的灯光将整个山顶照耀的是美轮美奂,地上更是铺上了浪漫的红毯。

再加上顾二少特地让人从山下的五星级酒店,运来了一桌子美味菜肴,红酒美烛,这用心可谓是非比寻常了。

这来了,阮清珞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了,想着要不她先撤?

不过却被钟溪紧紧拽着,死活不放她走,于是这个电灯泡,她看来是当定了。

“这位是?”

顾培霆见钟溪多带了个人来,明显有些不悦,不过见阮清珞姿貌出色,气质灵动,一看就知道家世教养不错,态度这才缓了缓。

“她是我朋友阮清珞,不放心我这么晚了一个人上山,这才陪我一块来的。”钟溪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拉着阮清珞一块坐了下来。

这个顾二少从上山就对她十分殷勤,总是时不时的送她东西。

但是她心里清楚,他奔着的是这岭南山的价值,对她未必有几分真情。

“白天没看出来这景有什么特别的,但被二少这么一精心布置,倒别有一番风味了。”阮清珞的目光绕视了这周围一圈,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顾培霆。

顾培霆虽然是顾景霆的弟弟,但是两人却一点不像。

不光长的不像。

顾景霆虽然天生气质矜贵,总是给人敬而远之的禁欲疏冷感,但身上并没有半丝轻浮,更没有顾培霆身上这种目中无人的傲慢。

“阮小姐是还没好好逛逛,这岭南山本身风水极好,只要后期稍加修建,一定能成为国内顶级的度假旅游圣地!”

顾培霆敷衍的答着她的话,悄然看了眼一旁负责倒红酒的助理。

助理意识他的目光,也犯愁的皱了皱眉,原本二少是准备和钟小姐好好吃顿饭,再在这酒里‘洒’点东西助助兴,等到用完餐,就可以顺理成章的送她回房。

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阮小姐!

这酒是提前准备好的,可是现在来了两人,这要真喝的话,怕是两人不得一块……

阮清珞看了眼心不在焉帮自己倒酒的助理,再看看这被倒上的猩红色液体,杏眸闪了闪,看向了一旁已经拿起酒杯的钟溪。

“钟小姐,来,我先敬你一杯!这几日住在你家,实在是麻烦了。”

顾培霆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一派绅士风度的朝钟溪说着。

心中暗想着,不过就是多了个女人,说不好办也好办,大不了一块给办了,只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谁又能知道?

看着顾培霆一饮而尽,钟溪刚想着也喝一口应付下,却被阮清珞拉了拉衣角。

“这才刚来,还没吃菜呢就喝酒,顾二少不会不知道钟溪姐胃不太好吧?”阮清珞随便扯了个借口,拦下了钟溪。

顾培霆见她这么说,眉梢挑了挑,“哦,我还真不知道。钟小姐怎么没跟我说呢?”

听着这二人的对话,钟溪自个倒是愣了愣,看了看阮清珞,想着她大概是想替自己挡酒吧,“也没什么,小毛病而已。”

被阮清珞这么一打岔,钟溪也放下了手里的红酒杯。

顾培霆悄然扫了眼阮清珞,扯开话题跟钟溪聊着,一边殷勤的往钟溪盘子里夹菜。

等到吃菜吃的差不多了,又开始重新端起了酒杯,但这次又被阮清珞打断了,“呀,钟溪姐,我肚子突然有点痛,估计是吃东西沾了凉气,要不,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这次,顾培霆不耐烦的将杯子搁在了桌子上,挑眉说着,“既然阮小姐不舒服,那我就先派人送你回去,至于钟小姐,待会儿我会亲自送她回去。”

“这个,我也不知道胃药在哪儿放着,还想着钟溪姐能陪我回去,帮我找找呢!”

阮清珞边捂着肚子,边皱着眉头说着。

“是啊,清珞才刚来我家,也不知道药箱在哪儿放着,我还是陪她一块儿回去吧!”钟溪也站了起来,过去搀扶住了阮清珞。

顾培霆眼瞧着这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眼中覆上了抹厉色,却笑着说,“这当然可以了,只是我费了这么多心思,想请两位吃个饭,这饭还没吃完,酒也没喝上一杯就要散了,是不是有点太……”

“我看要不这样?杯子里的酒既然都倒上了,倒了也怪可惜的。不如钟小姐喝了面前这杯酒,我这就让助理送你们回去,这样总行吧?”

他自然不能白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顾景霆来了,如果他再不抓紧机会,只怕到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

钟溪见他这么说,知道今天这杯酒是非喝不可了,看了眼阮清珞,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

正准备一饮而尽,却突然被阮清珞给夺了过去。

“二少,真是不好意思啊,钟溪姐胃不好,怕这酒要是喝了,晚上该不舒服了,我这身体还指着钟溪姐照顾呢!”

“这样吧,反正我也不差这一杯,我替她喝了吧!”

说完,阮清珞将红酒干了。

如果猜的没错,这酒里应该掺了东西。

要不然,这顾培霆也不会一而再的灌钟溪酒。

但他的目标是钟溪,所以她就算喝了,应该也对他起不了什么作用。

虽然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惹怒顾培霆。

但是她必须这么做,因为她不能让钟溪有事,更不能让顾培霆的阴谋得逞。

见阮清珞多管闲事,顾培霆气的眼皮跳了跳,强忍着怒气说着,“是吗,这阮小姐还真是和钟小姐情同姐妹啊。”

“既然这样,小周啊!送阮小姐和钟小姐下山。”

两人离开后。

顾培霆气的将差点掀翻面前的一桌子菜,这女人哪冒出来的?

知不知道他是谁?

居然连他的事儿也敢掺和,等着,看他怎么找她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