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圈套

瞳孔猛地一缩,叶淑仪惊恐地瞪着她。

“叶静芜,放下刀!”叶振国厉声命令。

叶淑仪紧张地攥着拳头,温声劝说:“静芜,你别冲动,不然爸妈会伤心的。”

她以为这么说,叶静芜会有所忌惮。

“可刚才是你说,让我伤害你。我啊,当真了。”

话音未落,叶静芜拿着水果刀的手慢慢用力,鲜血顺着刀痕往下蔓延流淌。

“啊!”叶淑仪失声尖叫,强烈的疼痛从被划开的肌肤往外散去。

叶静芜双眼猩红地俯身:“你该庆幸只是划一刀,而不是扒了你的皮。”

重生至今,每每午夜梦回,她都清晰地记得她的皮被一点点扒下来,有多疼!

叶振国愤怒地推开她,叶静芜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淑仪,怎么样?”

“爸爸我好疼,没想到静芜这么恨我。”叶淑仪哭诉。

叶振国愤怒地瞪着叶静芜,后者却是无辜地耸耸肩。

“姐姐,我这是为你树立说到做到的好形象。”

叶淑仪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她没想到叶静芜真的敢。

“滚出去!”叶振国指着大门。

摊开手,水果刀从手中掉落。叶静芜淡定自若:“这件事告诉你,屁能随便乱放,话不能随便讲。”

说完,叶静芜无视掉叶振国的愤怒,从容地上楼。

她不急于直接要她的命,就像当初叶淑仪将她囚禁,挑断手脚筋、剥皮拆骨,折磨她几年。

她要改变这一世的命运,将叶淑仪一点点把她踩进烂泥里,让她永远无法翻身。

一星期后。

某花园酒店内。

因为今天是叶家老夫人的七十岁寿辰,叶振国特地包下某花园酒店,举办了隆重的寿宴,邀请所有亲朋好友来参加。

杨家,自然也在邀请的行列里。

花园里,叶静芜双腿交叠着,慵懒地靠在树下,斑驳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

“看来你心情不错。”

叶静芜依旧闭着眼,懒得理会。

见被无视,杨承心中不爽,抬起她的下巴,傲慢地说道:“不想理我?以后你会求着我理你。”

看着那张精致姣好的面容,杨承内心涌现出将她征服的欲望。

“滚。”叶静芜厌恶地拍掉他的手。

见状,杨承得意地说道:“叶静芜,就算你厌恶我,也必须嫁给我。”

话音未落,叶静芜直接踹了他一脚:“我不会嫁给你,脏。”

杨承怒不可遏:“你!你有种,我等着你求我要你。”

冷哼一声,杨承高傲地离开。

叶静芜冷冷地看着他,眼神清冷:想让她求他?想得美。

目睹整个过程的叶淑仪,拦住杨承的去路。

“阿承。”叶淑仪娇声唤道。

看到她脸上被纱布缠着的伤口,杨承眼底一闪而过的不喜。

要是她的脸上留下疤痕,他可不稀罕跟一个丑八怪。

“怎么了?”杨承虚伪地搂着她的腰。

叶淑仪自然注意到他的神情,心中恼火,却不声张。

“刚才我都看到了,叶静芜真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叶淑仪手放在他的胸口,“按着她的性格,恐怕不会乖乖嫁给你,她要是跑了……”

闻言,杨承皱眉:“你说怎么办?”

“不如……”叶淑仪靠在杨承的耳边,小声地出主意。

听到她的话,杨承眼前一亮,笑着刮了下她的鼻梁:“还是你聪明,我的宝贝最好了。”

叶淑仪柔若无骨地靠在他的怀里,眼里充斥着期待:她要让叶静芜颜面扫地,被迫嫁给自己孬种杨承。

寿宴即将开始,宾客们陆续地上前送礼,叶振国与秦心招呼着宾客。

叶老夫人的身体不太好,平日里都住在医院附属的疗养院内。

秦心孝顺,偶尔便会将她接回家里照顾,因此叶老夫人与秦心母女关系还算融洽。

佣人端着燕窝上前:“小姐,这是夫人让厨房准备的燕窝,让你补补身体。”

叶静芜看着面前的燕窝,上一世她就是喝了这碗燕窝,才会发生后面的事。

接过燕窝,叶静芜神色如常地吃着。吃了两三口,便放下燕窝。

手伸入包包,随后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叶淑仪一直暗中观察,见她喝了燕窝,这才放心。

二十分钟后。

叶静芜不舒服地用手扇风,随后难受地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刚走出客厅,便和刚才的女佣遇见。

“小姐要去哪?”

“我不太舒服。”

“那我扶小姐去休息室吧。”女佣关切地说道。

叶静芜嗯了声,随后女佣扶着她去了某房间。

女佣刚离开,叶静芜的眼神瞬间恢复清明。

刚喝了燕窝后,她便悄悄将事先藏在包包里的解药吃了。

花园酒店内每个房间的布置,都散发着浪漫气息。

鲜花、熏香。

叶静芜走到香薰前,闻着那股香味,叶静芜轻蔑一笑:“准备得真周到。”

没时间浪费,叶静芜瞧了眼时间,见四下无人,立即离开房间。

得知叶静芜已经进了房,叶淑仪立即去通知了杨承。

“叶静芜,一会就让你成为景城的笑柄。”叶淑仪幸灾乐祸地说道。

为了毁掉叶静芜,叶淑仪特地找来记者,斥巨资买下某热搜,想毁了她的名誉。

刚进房间门,后脖子忽然一疼,叶淑仪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栽倒。

当叶淑仪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漆黑的房间里。

刚要说话,身上忽地一凉,紧接着,男人的身体压了下来。

叶淑仪震惊。

“静芜,我会好好疼你的。”身上的男人不停地摸着她的身体,色眯眯地说道。

叶淑仪惊恐地瞪大眼:怎么是杨承。

他喊她,静芜??

意识到情况不对,叶淑仪刚要出声,却发现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见状,叶淑仪连忙拍着他的胸口阻止。

而她的行为看在杨承眼里,则是明显的抗拒。

想到叶静芜那张极致漂亮的脸蛋,再想到交往以来,她从不允许他碰她,刚刚甚至还嫌他脏。

越是想,杨承越是兴奋:他要磨掉她的锐气,好好教训她。

思及此,他的动作更加粗鲁,犹如饿狼般啃咬她的身体。

屋内的熏香越来越浓,叶淑仪只觉得越来越热,渐渐失去了理智,随着身体的本能而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