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9章:拧下天王头!

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让人域天王们也是震动而惊怒,他们认为这是永恒一族最后的底牌!

虽然搞不清楚这诡异的门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他们却是明白,永恒一族越想要做的事情,他们就越是要破坏。

毁掉暗红色大门!

而也就在此时,永恒一族与叛逆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疯狂的阻止人域天王们!

尤其是思明叛逆!

他们更是不顾一切的爆发,比永恒一族的天王还要凶猛,哪怕以伤换伤也在所不惜。

其中又以道三散人最为生猛!

以一敌二,当真是厉害非凡。

最终,演变成了白热化的胶着战斗,使得整个永恒一族圣地都快要被打得皲裂开来!

“那扇大门!绝非善物!”

“叶无缺”此刻死死盯着那暗红色的大门,发现其上的血色光辉已经越发的炽烈起来,仿佛即将要打开一般。

尽管它只是一具血肉分身,但依旧可以感受到那暗红色大门的诡异。

“人域的天王们也知道,但是都被永恒一族拼命的拦下!根本无法奈何那大门!”

“叶无缺”目光如刀,但却根本没有办法。

它只是一具血肉分身,什么也做不到,就算冲上去一点点余波就会震死它。

“怎么办?必须想一个办……嗯?”

但突然,“叶无缺”目光猛地一凝,旋即其内闪过一抹惊喜之色!

“本体来了!!”

它感知到了本体的存在!

轰隆隆!

与此同时,那鲜红色巨门突然发出了震颤,其上的八根血管开始疯狂跳动,似乎已经快要达到一种临界点,笼罩四面八方的黑洞境神魂之力这一刻全部向着那鲜红色大门收缩而去。

所以,屏蔽“叶无缺”的力量才消失了!

这一刻,“叶无缺”并未轻举妄动,也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异样,它缩了回来,与大九天师挤在一起。

它毕竟是本体用来混淆视听的,只是……枫叶天师!

大九天师惶惶不可终日!

“叶无缺”也是脸色露出了适合的惊惧之色,但目光深处,却是闪过了一抹锋芒毕露的……笑意。

圣地之外。

两道身影鬼魅无变得出现,赫然正是叶无缺与苏慕白!

此刻苏慕白已经感知到了从永恒一族圣地之内传来的惊天动地波动,眼中露出了凝重之意。

天王在战斗!

哪怕他刚刚突破到天灵大圆满,可在天王面前,依旧若……蝼蚁!!

“苏慕白。”

叶无缺开口。

“在!”

“你不用进去了,现在无论是人域还是永恒一族,永恒之岛上所有天王境全在里面,也就是说,圣地之外剩下的只有天灵境往下。”

“给你一个任务……”

“救援人域天灵境与天骄,同时……杀光圣地之外所有永恒一族的天骄以及族人,一个不留。”

“至于天灵境?先别杀,重创就行。”

叶无缺语气淡漠。

“谨遵天师之令!!”

闻言,苏慕白顿时恭声领命,双眼之中爆发出浓烈无比的杀意,直接转身而去!

他明白,枫叶天师这是在保护他。

而他刚刚突破到天灵大圆满!

正好!

就用永恒一族所有天王境之下族人的性命,来庆贺他突破的喜悦!!

苏慕白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叶无缺对此一点也不担心,以现在苏慕白的实力修为来讲,对上永恒一族的天王境之下,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

无双割草!

要知道,以现在苏慕白的实力,怕是比起之前九仙至尊于人域上表露出来的“天王之下第一人”的实力还要强!

换句话说!

苏慕白如今才是人域如今真正的天王之下……无敌!

而永恒之岛就这么大,永恒一族逃都没办法逃。

“苏慕白去割草了,我也该去杀人了……”

斗篷下,通过“血肉分身”已经感知合流到圣地内前后发生的一切之后,叶无缺眼中露出了一抹锋芒笑意。

永恒一族的天王他才只杀了一个!

这怎么能够?

不过瘾啊!!

咻!

叶无缺一步踏出,悄无声息见,直接进入了永恒一族的圣地之内。

圣地之内,天穹之上。

轰!!

湮灭尊者与永恒一族的天王长老“永霸”再度硬拼一记,两大天命王魂闪耀!

两个重伤的各自倒退虚空,鲜血散落!

“呼呼呼……”

湮灭尊者脸色苍白,嘴角溢血,气息虚浮。

永霸如出一辙,脚步都踉跄了,情况似乎更差。

“今日,你必死无疑!!”

湮灭尊者大吼一声,气势如虹。

“嘿!就凭你??”

“若不是我被一剑斩伤!杀你如屠狗!”

永霸沙哑嘶吼。

湮灭尊者不想废话,想要再度出击,可就在此时,他就这么直勾勾的看向了永霸的身后,眼神都微微一愣。

永霸见状,目光顿时一凝,而后不屑冷笑道:“都混到天王境了,还玩这种把戏?”

“你这是把我当成白……嗯?”

两只燃烧着金银烈焰的苍金色手掌仿佛鬼魅一般出现,一只按在了永霸的后脖子上,一只按住了永霸的天灵盖!

轻飘飘无比!

没有一丝烟火气息!

整个过程之中,永霸没有丝毫的察觉。

刹那间,永霸瞳孔顿时剧烈收缩,浑身紧绷,汗毛倒竖,瞬间就要挣脱爆发!

“别动,不然会很疼的……”

可下一刹,永霸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淡漠的轻语声,让他如遭雷击。

“你……”

噗哧!!!

永霸的话戛然而止!

他的脑袋竟然被这两只燃烧着金银烈焰的苍金色手掌硬生生的从他脖子上拧了下来!!

鲜血顿时飞溅四方!

永霸的眼珠子剧烈凸起,其内腥红一片,而后七窍流血,嘴巴张的老大!

最后,他模糊的目光只来得及看见一道斗篷猎猎的身影。

“偷、偷袭……不讲……武德……”

永霸最后带着无尽不甘的怨念一闪而逝,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虚空之上。

叶无缺一只手随意的拎着永霸的头颅,鲜血从断头处滴落而下,永霸怒目圆瞪,脸上还凝固茫然、惊惧、不可思议、恍惚的表情!

无头尸体无力的坠落虚空,洒下了漂泊血雨。

“第二个……”

一声轻语,从叶无缺口中响起,不高,却仿佛惊雷一般炸响在天地之间每一尊天王境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