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2章:小二,上茶!

也就在这一日,黑月圣教动用了底牌,召唤出了黑月教主的神魂分身!

同样,日月光阴宗也召唤出了日月光阴宗主的神魂分身!

双方势力的魁首,彼此对峙。

最终,不约而同,毫不犹豫的颁布了相同的冰冷命令,继而使得事件彻底升级!

“凡是我教所有弟子,即可倾巢而出,杀向神风域!保住属于我黑月圣教的镇教之宝……祈愿神灯!”

……

“凡是我宗的所有弟子,立刻汇聚神风域,灭杀黑月圣教一切弟子,夺回我宗的镇宗之宝……祈愿神灯!”

至此……

宗派大战,彻底展开!

不过十日左右的时间。

整个神风域,彻底沦为了战场。

日月光阴宗与黑月圣教,开始大兵入境,展开了疯狂的厮杀。

但是,双方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势力,彼此半斤八两,虽然是宗派大战,可是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局面,开始出现僵持。

但是,气氛越发的凝重!

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过去的十天内。

整个神风域一片混乱。

无数生灵都逃了出来,将这里留给了双法作为战场。

于一处酒楼内,叶无缺就这么喝着茶,看着戏,在芸芸众生之中毫不起眼。

很多酒楼之中,无数生灵茶余饭后都在谈论着“黑日大战”的残酷。

但是,没有人知道,亲手导演了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其实就在他们身边。

或许,就在他们相邻的那一张桌子上。

而时刻关注战况的叶无缺知道了局面陷入了暂时的僵持之后,放下了茶杯,露出了一抹冷笑。

“僵持之后,就有可能出现妥协,继而不了了之。”

“这种时候,就需要再添一把大火了!”

只见叶无缺站起身来,走出了酒楼,遥望一个方向,而这个方向,不是日月光阴宗,也不是黑月圣教。

而是……刹那宗!

在过去的十天内,同样作为看客,但却气氛诡异的刹那宗。

整个刹那宗,仿佛是局外人。

但是,却早已暗中积蓄了力量,看似是自保,实则的目的,谁有知道?

“日月光阴宗与黑月圣教,半斤八两,就算宗派大战,最后也只会五五开。”

“可这个时候,如果刹那宗加入了,并且和黑月圣教联手了呢?”

这就是叶无缺计划之中第二个关键之处。

将刹那宗拉入战场!

到时候,二打一,日月光阴宗就会陷入绝对的险境。

那么日月光阴宗就算是投降都没用了,因为黑月圣教和刹那宗不会给这个机会,只会想要一鼓作气,彻底吃掉日月光阴宗。

日月光阴宗将会被逼出一切的底牌!

一切的后手!

这正是叶无缺希望看到的。

他想要看一看,日月光阴宗与血色竖瞳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至于祈愿神灯暴露了,血色竖瞳的力量就会知道他出现了?

那又如何?

问问黑月圣教和刹那宗愿不愿意听它的话?

在仇恨与贪婪的驱使之下,血色竖瞳又能做什么?

而叶无缺也断定,如今的刹那宗虽然在看热闹,其实对于祈愿神灯能不眼馋?

对于日月光阴宗,能没有想法?

只不过,缺少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头罢了!

正所谓!

师出有名!

才能名正言顺,才能不引起公愤,也才能战而胜之。

“该去给刹那宗送一份礼了……”

叶无缺淡淡一笑,而后朝着刹那宗的驻地而去。

刹那宗缺少的名头,现在就由他送过去吧。

如果问如今的神风域,还有哪一处没有被战火洗礼,处于安全的区域。

那自然就是属于刹那宗的驻了。

无论是日月光阴宗,还是黑月圣教,彼此虽然疯狂大战,但都暂时避开了刹那宗的地方。

似乎生怕把刹那宗也拉进来。

刹那宗驻地。

如今一共八名执事俱在,乃是神风域其余驻地的执事,全都掉了过来,以防万一。

但此时整个驻地内,气氛却是诡异。

八名执事,各自神情不同,但都隐隐透出了一丝渴望!

嘭!

突然,一名执事一拍桌子,似乎有些憋不住了!

“多好的机会啊!”

“黑月圣教与日月光阴宗开战,如果借此机会,我们抄了日月光阴宗的后路,岂不是能够灭掉日月光阴宗?”

这名执事有些不甘心。

“是啊!日月光阴宗的这群东西,曾几何时,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如今这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岂能错过?”

“我们只能在这里干看着么?”

“这么打下去,估计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日月光阴宗估计会耗费大量的利益,将祈愿神灯换回来,难不成还真的不死不休啊?”

……

执事们你一言我一语,都有些不甘心。

而居中的那名执事,显然就是其中的话事人,此时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能有什么办法?”

“日月光阴宗在无垠噩土上也算得上大势力,和很多大势力纠葛很深,黑月圣教因为得到祈愿神灯,可以不顾一切的发动战争,毕竟宝物有德者居之,完全没问题。”

“我们虽然与日月光阴宗有仇,可是如果这个时候出手,根本就是师出无名!”

“到时候,谁都知道我们刹那宗想要借此机会铲除宿敌,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名声都会臭了!”

“谁知道日月光阴宗的那些盟友会不会出手?”

“所以,我们只能看戏了!”

大执事叹息的开口。

这个道理其余执事岂能不明白?

可就是不甘心啊!

驻地内,一片叹息。

可就在此时!

嘭!!

驻地外,突然出来一股波动,立刻引起八名执事的警觉!

“什么人?”

“好大的胆子!!”

……

可是等他们八人冲出去后,却谁也没看到,顿时让他们脸色变得阴沉。

“那是什么?”

突然,有人在地上看到了两样东西。

一枚玉简!

一颗淡金色的珠子??

“有人来故意送这两样东西的?”

大执事目光微眯,立刻明白了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一枚金丹?好磅礴的力量!!”

“还有这玉简,快看看!”

大执事开始查看玉简。

片刻后,当大执事睁开眼睛后,眼中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惊喜与激动!

“你们立刻看看!”

当八名执事全部看完后,一个个神情已经变得厉然而激动!

“没想到啊!日月光阴宗竟然在偏远的疆域内设立分布!凝练这信仰金丹!为此不惜屠戮无尽生灵的性命!”

“这两样东西,就是赤裸裸的证据啊!!”

“哈哈哈哈!这下我们刹那宗师出有名了!!”

“是啊!日月光阴宗犯下滔天罪孽,我等身为无垠噩土的正义之士,必须要拨乱反正,彻底灭绝日月光阴宗这等罄竹难书的恶势力!!”

但大执事此时看着驻地门外,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显然,这个人是故意送来了这两样证据,这是想要我们刹那宗加入战斗啊!”

“这个人,会是谁?”

“黑月圣教的人?”

“有可能!”

“你们说,祈愿神灯突然出现,会不会和这个送来证据的人有关?”

当大执事鬼使神差的这般开口时,其余执事都愣住了!

但大执事却是突然笑了,道:“不过,这一切已经无所谓了!不管这个人是谁,又是何居心,但是,他想要做到事情,也就是我们想要做的!”

“大家的利益都是一致,原因,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只见大执事露出了一抹狞笑,转头大喝!

“所有刹那宗弟子听令!”

“即刻出发,穿插到日月光阴宗的后面,发起全面突袭!配合黑月圣教,将日月光阴宗彻底的……诛灭!!!”

这一边。

送完礼的叶无缺,已然回到了酒楼。

他送给刹那宗的礼物正是有关清江域日月光阴宗分布的一切残垣断壁的神魂影像。

当时,他为什么要让王根生和廉庆带着他返回分支日月光阴宗的遗址?

就是为了去留下神魂影响,充当证据。

而且,其中还有王根生以及廉庆的口供。

最重要的,还有……信仰金丹!

是的!

叶无缺虽然丢出了祈愿神灯,但是其内的信仰金丹却是留了下来。

在他的计划之中,得到祈愿神灯的是黑月圣教。

而信仰金丹,则会当成证据交给刹那宗。

以此,让刹那宗得知日月光阴宗的罪行,让他们可以师出有名,名正言顺的加入诛灭日月光阴宗的战争之中。

脑海之中,再度将整个计划回溯了一遍后,叶无缺露出了一抹淡淡笑意。

最后一把火也添好了,接下来,就静静的喝茶看戏吧!

重新在一座空位上端坐而下,叶无缺笑着开口。

“小二,上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