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小组分裂

茫茫数十万里,原先人族聚集的地方,这里曾有数十亿,乃至数百亿人族,可因为这场大战惨死多少,又有多少被迫离开家园。人族的基数是所有种族最多的,可也正因为如此,人族平凡人也是最多的。可以从修炼者比列得知这些数据。

灵尸族入侵,那些高层将死去的人们变成游尸,大部分都是平凡的世俗之人还有那些低阶的修炼者。人族这庞大的基数早就了灵尸族疯狂的扩张,以这庞大的基数为底,它们有着源源不断的能量补充。

灵尸族中提升境界,吞噬越多的血肉就会加快的进化,达到一定量,攒够死气之后,便会自动晋级。

变态的晋级方式,使得这场战争给灵尸族带来巨大的收获。从信息中得知,光是三不管地带的死灵足有数亿乃至更多,高层自然也不少。或许是上次暗杀导致,使得灵尸族高层三人一组聚集一起,所以刘彬等人若想猎杀,不可能面对一个个落单的灵尸族高层。

“从现在开始,我们开始隐遁进去!”

刘彬拦住正要众人,平淡的说了一句。

两姐妹花,一位是玄羽贤者,一位是凤羽贤者,她们二人高昂着头,玄羽贤者不屑道:“对付这等低贱,肮脏的种族还用潜伏!直接杀进去!”

凤羽贤者也不赞同,但她并没有跟着开口。

那老人哈哈大笑,指着刘彬道:“小家伙,你还年轻!没见过大世面,猎杀灵尸族凭我们这一队,除非它们派出数十位地尸,或者十多位天尸这等强大的队伍,不然绝不可能留住我们的!别忘了,人族可是来了三组队伍,我们岂能这般胆小的进去呢!岂不让他人笑话!”

老人这一板一眼的刚说完,那冷漠青年冷哼:“白痴!”

“你说什么?”老人吹须瞪眼,怒视着他。

“白痴!”青年男子双手环胸,再次骂了一句。

“你是想找死喽!别以为跟你分一个队,就不敢对你出手,要是惹恼了老夫,你就等着上阴界吧!”老人阴测测的说道,声音中透着愤怒。

青年男子依然是那副不屑的模样,神情冷漠到极点。这青年的称号,刘彬也知道一些,以一柄魔斧横扫同阶,在贤者圈子里十分有名,名号魔斧贤者。

刘彬有些头痛,虽说他不想管他们,可毕竟是领头人,不可能任由他们争吵起来。

“都少说两句!”刘彬声音变冷,神色阴沉的扫过众人。

“这次的目的是杀掉灵尸族的天尸,鬼影贤者或许说的不错,数十位地尸,十多位天尸才有可能将我们这五个人吞掉!但别忘了,这里可是聚集了上千位灵尸族的高层,就连王者都有五位之多!”

刘彬说道这,停顿片刻接着道:“王者或许不会出手,但是王者的手段你们应该比我清楚,他们只要随意的指点我们的坐标位置!那么将有无数的灵尸族涌来,到时候别说吞掉我们五个,就算其他两组人员也要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鬼影贤者的脸色很不好看,一路上他都是以长辈自居,口气很是老练,此刻被刘彬教训,鬼影贤者感到一种羞辱,再加上先前那青年骂其白痴,那么刘彬这间接的意思显然是不赞同他的说法,那意思就等于也在侮辱!

“哼!你们要潜伏就自己潜伏吧!何为猎杀?意思就是让我们屠杀来了!还这样偷偷摸摸的,真是丢尽人族的脸面!老夫羞于你们为伍!”鬼影贤者愤怒之极,当下也不管不问,撂下一句,便光明正大的朝前方掠去。

魔斧贤者冰冷着一张脸,眼神中尽是轻蔑。

玄羽贤者,凤羽贤者两姐妹相视一眼,前者对刘彬二人道:“这次猎杀任务,到时看看谁斩获的敌人多!”

两人说完便化作光芒,朝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刘彬看着走了的三人,不由的苦笑,又有些恼怒,不管怎么说他还是领头人。这三人这么做显然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更没有给他一点面子。

“一群傻子!”刘彬叹息一声,他能感觉到,这一次危险重重啊。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王者不出动呢?反而让他们这些贤者前来执行任务,别忘了敌方也有王者存在啊!

刘彬将目光放在最后这位冷漠的青年身上,笑道:“魔斧贤者,对于那些傻子,走了便走了!用不了多久,就有的他们后悔了!不知魔斧贤者可有其他想法,不如我两合作怎么样?”

魔斧贤者冰冷的眼睛望向刘彬那带着真挚的面容,平淡道:“你就是上次连续斩杀两位天尸的刘彬?”

闻言刘彬不知怎么回答了,那天尸明明是他帮助弦雷贤者等人斩获的。

然而魔斧贤者没有给他解释的时间,“能杀两具天尸,实力还算凑活!走吧!”

魔斧贤者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好似带着刘彬是一个累赘一般。刘彬不置可否的摸了摸鼻尖,有些无语,怎么自己那么像那种被忽略的人?他苦笑着摇摇头,便跟了上去。

魔斧贤者始终冰寒的面孔,刘彬原因为他是这四人中最难打交道的。可现在发现,他才是四人中最好说话的。至始至终保持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平常很少开口。

他们二人这一路低空而行,穿梭在山林间,同时收敛气息,小心的赶路。那些死灵的嗅觉最为灵敏,只要是带着生机的生物距离它们一定的范围,它们便能感觉到血肉的味道。从而顺着方向摸来,途中还会发出嚎叫,吸引同伴。

为此,刘彬二人一路能避开则避开,不能躲过就出手瞬间将那些灵尸族斩杀,然后抹灭世间,不留下任何痕迹。

“停!”魔斧贤者突然止住了刘彬前行,一双眼瞳望向远处,“那里出现了目标!”

刘彬诧异的朝他指着的方向望去,并没有看见什么,要知道他的目力之下,数千里之内皆可看清。

“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