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八七章 道果雏形(五)

第三战场中,寂静无声,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住了,不敢言语。

“啊——”

许久后,那座悬浮在混沌中的天宫之内,才传来一道凄厉的尖啸,“穆白,你好大的胆子!”

“哦?阁下还能有何指教?穆某洗耳恭听。”

“你!你!你安敢杀我天族名宿!?”

“……不可以么?”穆白负手而立,笑着询问。

“别忘了,这是第一天,是天族的祖地!”那尖锐的声音咆哮道。

“那又如何?”

“过刚易折,过盈易亏!年轻人,别以为你踏入圣境,我天族就拿你没了办法,你区区一个圣君,我族想要灭你,有无穷多的办法。”

“那便来吧。”穆白淡然一哂。

天宫内,陡然无声。那名大能好像被这句话给“震住”了,许久都没有回应。

“气煞我也!”

良久,那天宫中才传来一道吼声。

“其实你可以做些尝试,或许,我便不是你的对手呢?”穆白一笑。

“竖子,莫要猖狂,今日之恨,我天族铭记于心,来日必追杀你至天涯海角,至死方休!”那声音咆哮道。

“轰!”

穆白霍然拂袖,一条道花结成的长龙从他袖中飞出,径直撞在那混沌内的天宫之上。

一抹淡金色的屏障的骤然亮起,随后于瞬息间暗淡。

那天宫内传来一道刺耳的轰鸣,整座宫殿,都险些从混沌中坠落。

“这是给你的警告,本座非是不能击杀尔等,只是不屑动手,莫要逼我大开杀戒!”

穆白斜睨金色天宫一眼,缓缓收回目光。

他不想造成太多杀孽。

在修成轮回天道后,穆白就隐约有种感觉,太多的杀孽,可能会成为他印证超脱的阻碍。

其实,穆白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古来真的无人修成轮回大道吗?

从纪元之初,到今时今日,不知过去多少亿年,这期间又不知诞生了多少惊才艳艳的天骄妖孽,为何他们就没有修炼轮回天道?

是没有想到?

还是……不敢?!

是修炼的人都失败了,还是最终有人超脱,但此后却不知因由,从历史长河中消失,不留半点痕迹?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困扰了穆白许久,直到现在,也没有解决。

所以,他宁愿相信自己的直觉,或许杀孽过重,真的会影响轮回天道的修炼,导致最终无法超脱呢?

“黄口小儿,好大的口气!”天族的宿老们郁闷而气恼。

“嗯?”

穆白蹙眉,看向高天。

混沌中的声音消失了。

最终,那天宫也渐渐隐去,离开了第三战场,不敢再继续停留。

天族的大能们的确害怕了。穆白踏入圣境,堪称同境无敌,除非是那些沉睡的圣尊出手,否则圣君境内,几乎无人能制衡他。

但圣尊境强者,何其稀少?就是天族,也没有多少。

而且,大部分的老圣尊们,都在沉睡中,以应对随时到来的“天人五衰”,若非必要,或者气血充足,没有人愿意醒来。

“圣呵……”

穆白笑了笑,从天外走来,降落在混沌古界中,向那面记载着古经的石壁走去。

之前,他没有图谋这部古经,是因为哪怕在道虚境,踏至巅峰,他也不能无敌,还需忌惮圣人,但现在嘛……

穆白面怀微笑,所过之处,群雄倒退,无人敢挡。

一口气杀了十八位圣君,一挥袖逼退天族的无数耋耄,现在,就是圣人,也不敢冒然出手。

“道友,我等观这石壁上的古经已有多日,你一来,就想将它带走么?太霸道了!”

有人躲在人群中,阴恻恻的开口,不敢露面。

“我就看看。”

穆白向着人群某处看了一眼,并没有在意,而是重新看向那面石壁。

若非必要,他也不想触犯众怒,虽然,他并不惧怕众人……

石壁高耸入云,屹立在混沌外,高大无比。其上裂痕斑驳,很多地方都有残损。一种古老的文字顺着裂痕蔓延,分布在石壁各处,构成了一篇古经。

“果然……有点意思。”

穆白将手背在身后,仰头望着那面石壁,有顷后,他闭上双眼,开始慢慢体会。

“原来如此。”

又是许久,穆白睁开眼,轻轻一叹,“可惜残缺了部分,否则也算得上是一部帝级经书了。”

说罢,他转身踏破长空,径直向混沌中走去。

石壁上的古经的确珍贵,但对他而言,也就那样了。

看了二十年的无名天书,穆白的眼光早非昔日,加上他已结成道果,修成自己的道,若非帝经,亦无借鉴的意义。

……

帝皇星,上清源门。

雾峰。

一方巨大的青铜门耸立在云海中央。

晨曦璀璨,薄雾缥缈,两道白色身影盘坐在山崖前,皆是白衣白发,仙意缭绕。

正在这时,另一道白影踏着云雾,从山崖外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女子,同样身着白衣,满头的白发,与那盘坐在山崖前的一道身影,毫无二致!

“回来了?”

山崖前,那穿着道袍的白发女子睁开眼,空灵的不食烟火。

“回来了。”走来的白衣女子点头回答,说着看向山崖前的另一道身影,“师弟也在此处?”

“一道化身。”

那盘坐在山崖上的另一道白影睁眼淡笑,却是一个俊美飘逸的男性青年。

他睁眼看向那站在云海中白衣女子,神色一动,“唔……本尊居然化圣成功了。”

说着,他笑了起来。

“恭喜师弟。”

两个白衣女子同时贺道。

“我们也开始吧。”坐在山崖前的女子道。

“稍等片刻。”云海中的白衣女子看向那白发青年,“我有三个问题,始终不解,还望师弟能够释疑。”

“哦?还有师姐解不出的问题?”穆白化身来了兴趣。

开阳也移动目光,看向分身。

“其实这三个问题,我想就是本尊你,也无法解答。”开阳分身看着崖前的本尊,轻轻一叹。

“说吧。”本尊看着分身。

分身好像是在回忆什么似的,时而蹙眉,时而微笑,时而懊恼,时而惆怅,许久,她再度看向穆白化身。

“我想请问师弟,何为爱?何为贪?何为……欲望?”

……

「第二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