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少年凌羽尘

初冬的午夜,寒气浓郁,四周漆黑一片,最底层的奴仆都已睡下。

王宫的地窑之中,少年凌羽尘却悄悄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掀开破旧而单薄的被子,抓起被当成‘枕头’的外衣,小心翼翼的将脚上的镣铐缠好。

这样他活动的时候,镣铐就不会发出声音。

凌羽尘从床上站了起来,石板床在初冬有些冰冷,但凌羽尘的心头却十分火热。

镇狱神体术!

是他观摩凌家祖祠的诸多神像,参悟出来的一种炼体功法,超越了俗世的功法等级。

凌羽尘沉腰坐马,拉开架势,熟练的出招,一招一式之间,都能最大化的激发自身潜力,锤炼出玄气。

这世间,玄气是武道修行的根基。

体内玄气的储量,也衡量着一个武者的境界。

凌羽尘锤炼出的玄气呈紫色,如同一条条紫色的溪流,从全身各处涌向丹田。

一套拳法打完,可凌羽尘的丹田依然空空如也,没有一丝玄气!

因为他的丹田生来就是破碎的,根本无法储存玄气。

体内无法储存玄气,就永远只能是最低的炼体一重,也就永远只能是个废物。

“真是不甘心啊!”

凌羽尘咬了咬牙,漆黑的眸子透着坚毅,还有对修行的向往。

修行,不仅是为了强大己身,更为了守护那唯一的至亲,还有背负的血海深仇。

突然。

地窑外传来了几道脚步声。

凌羽尘立即敛去眼眸里的仇恨,敏捷的倒在床上,熟练的取下外衣,枕在头下‘熟睡’起来。

“哟,睡得还挺香,还当自己是九王子殿下呢?快点给咱家滚起来!”

伴随着尖利的公鸭嗓音,一道破风骤然响起。

啪!

凌羽尘感觉大腿火辣辣的疼,猛然‘醒’了过来,朝来人盯去。

此人以前只是伺候他的一个小太监,如今投靠了叶家,已经升为太监管事。

“看什么看,是不是想要咱家继续用鞭子‘请’你下床!”

罗管事捏着鞭子耀武扬威,似乎想将以前在凌羽尘面前的卑微全都找回来。

凌羽尘默默的收回目光,一言不发的将衣服穿好,下了床。

两个小太监上前,将凌羽尘押着,跟在罗管事后面,朝地窖外走去。

外面是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乃是云岚郡国的王宫。

凌家曾是这里的主人,如今已被叶家取而代之。

凌羽尘作为前朝王子,本应该被处死,但他拥有逆天的悟性,比俗世的许多武学宗师还要厉害。

再加上他的丹田天生破碎,是天生的废物,所以被叶家囚禁了起来,每天指点叶家的子嗣们修炼。

一旦不从或稍有怠慢,就会遭到毒打和虐待。

此时还是黎明时分,但不远处的校场上,已有拳风声和呼喝声传来。

这是王室叶家的王子们在练拳了。

罗管事负手走在前面,望着校场上龙腾虎跃的身影,感叹道,“王室的子嗣们朝气蓬勃,这么早便开始刻苦修行,也难怪能够改朝换代。”

听到‘改朝换代’四字,凌羽尘手掌不由自主的捏紧。

他永远也忘不了母后绝望无助的脸!

也忘不了十万族人飘落的人头!

更忘不了那染红了沧澜江的血!

灭国之恨,灭族之仇!

至死难休!

四人来到校场边缘。

“奴才已经将凌羽尘带到。”

罗管事谄媚的对着校场躬身,在校场上练拳的众王子都相继停了下来,朝凌羽尘望来。

三王子率先开口道,“今天我要实战。”

八王子接着道,“为我讲解锻骨术。”

“我要学淬髓法!”

众王子相继开口,明明是向凌羽尘请教,却都是居高临下的语气。

无它,不提他们现在尊贵的王子身份,就是他们自身,最弱的也有着炼体五重的修为,强大的甚至达到了后天境。

而凌羽尘,不过是最低的炼体一重而已。

这世间,炼体有九重,然后是武道七境,分别是后天境、先天境、开元境、轮海境、阴阳境、归一境和长生境。

每个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小圆满、圆满、大圆满及巅峰七个小境界。

“凌羽尘,还不立即上前为诸位王子们讲解。”罗管事狠狠的瞪了凌羽尘一眼。

凌羽尘拖着沉重的脚镣上前。

“凌羽尘,看看我这新学的崩拳修炼得如何!”

三王子纵身一跃,打出一招长拳,轰向凌羽尘的胸口。

凌羽尘目光一凝,看出了三王子招式中的破绽。

他右脚向外侧跨半米,身体半旋,打出一招镇狱神体术中的‘揽天锤’,击向三王子的肋下。

这是纯粹的肉体力量,没有玄气的加持增幅。

砰!

凌羽尘的拳头刚接触到三王子的身体,就感觉一股大力作用在他的拳头上。

紧接着,凌羽尘的胸口就挨了一拳,被打飞出八米远,然后砸落在地,‘哇’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

他没有玄气,纵然有再高的战技天赋,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无可奈何。

“啧啧,不错的反击招式…”

三王子面有明悟之色,脚步往前一跨,“再来试试第二招,看你如何破解。”

三王子攻击如潮,每一次,凌羽尘都能准确的找出对方的破绽,但却因为没有玄气,被三王子像沙包一样打飞出去。

自改朝换代以来,他每天都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挨了这些王子多少拳脚和侮辱。

但他不能死,更不能放弃!

妹妹凌月儿还活着,还在为复仇而努力,他有什么理由放弃!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国仇家恨,不报不休!

“哈哈,不愧是曾经名动云岚郡国的九王子,一门顶级的战技也能让发现如此多的破绽,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三王子一脸的明悟之色,本以为这门战技自己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却被凌羽尘发现了如此多的破绽。

这无疑又提高了他的战斗力!

“哈哈,凌羽尘,本王子今天心情不错,告诉你两个消息。”

三王子从怀里掏出一枚水晶吊坠,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举在凌羽尘面前,戏谑的说道,“这枚吊坠你应该很熟悉吧?”

凌羽尘心头猛的一沉,这枚吊坠虽然很普通,但他依然一眼认出。

因为这是妹妹月儿出生时母后亲手给她戴上的,月儿一直贴身佩戴着,从未离身,怎么会出现在三王子的手上?

凌羽尘的心头立即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三王子将吊坠像扔垃圾一样随手扔到凌羽尘脚下,咧嘴笑道,“这就是第一个消息,凌月儿已经被我叶家抓住,七天后便要凌迟处死。”

“什——么!!!”

凌羽尘闻言感觉眼前一黑,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

他之所以忍辱偷生的活着,就是要亲眼看着月儿强势归来,修复他的丹田,兄妹二人联手覆灭叶家。

可如今,月儿竟然被叶家抓住,而且七天后就要被凌迟处死。

三王子笑着伸出两根手指,笑道,“第二个消息就是,我们还从凌月儿的身上搜出一枚紫极造化丹!”

凌羽尘猛然瞪向三王子,“你说什么!!!”

当初妹妹凌月儿冒险进入魔域,就是为了得到紫极造化丹,修复他的丹田,让他踏上真正的修行。

“不得不说,你妹妹还真是有些本事,竟然真的弄到了紫极造化丹,但是可惜…”

三王子啧啧一笑,得意道,“可惜这珍贵无比的紫极造化丹,却便宜了我叶家!”

“有了此丹,我皇姐叶梦烟以后也定会成为和大哥一样的绝世强者,而你,终究都只是我叶家的笼中鸟而已。”

“叶梦烟!!!”

听到这三个字,凌羽尘双目骤然一红,十指捏着‘咔咔’作响。

这个女人是叶家新生代第一天才,叶家王室的储君,也曾是他凌羽尘的未婚妻。

也正是此女,亲手杀死了他的父亲!

可如今,月儿被抓,连千辛万苦得来的紫极造化丹,也便宜了叶梦烟这个贱人!

他的丹田修复彻底无望,不仅报不了仇,连月儿也救不了!

凌羽尘一时之间万念俱灰,连那几个王子的叫喊他都没听到,以至于被罗管事狠狠的抽了一鞭子,才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