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大结局 等待

只见里屋出来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气质文雅,举止大方,看着不像是驱蛊人,倒像是一个平常的大学生。

蓝晴对蓝轩说了下赵颖的情况,蓝轩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屋内,不一会拿着一套银针还有一些药草出来。

“这是合欢蛊,她现在体内的这个是母蛊,应该还有一个公蛊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母蛊是听命与公蛊的,如果公蛊死了,那么母蛊立刻也会死掉,要想解此蛊,必须要两人同房才行。”蓝轩说道。

闻言陈羽不禁握紧了双手,额角暴露出青筋,这个许昌林未免也阴险了,难不成还想用此法逼赵颖就范吗!

“那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呢?”赵颖问道,想到许昌林竟然这么阴险,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和他做那样的事来解蛊。

“所幸你这对蛊还没有养成,”蓝轩笑了声说道:“也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都没看出这蛊没有养成,就这么给用了。”

陈羽心里松了口气,当初他就瞧着哪个蓝玲不是很灵光的样子,现在想想辛苦她不够聪明,不然这次真的是进退两难了。

蓝轩让赵颖伸出右手,将银针快速的扎在她手臂上的几个部位,同时将几株药草用火引着,在赵颖手臂上方来回扫着,嘴里还不停的念着咒语。

这样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只见赵颖手腕处冒出一个黑色的头出来,接着那个头不断的蠕动,一条黑色的虫爬了出来,蓝轩赶紧用手中的药草将其扫到桌子上,拿起一只碗将其倒扣在碗里,点了几根松木枝,将碗微微抬起,燃着的松木枝立刻伸进碗里,不一会就听见几声噼里啪啦的声响。

“好了,”蓝轩说着,将碗拿到一旁,几人只看到桌上一堆黑色的灰烬,那个蛊虫也化成灰烬了。

“陈羽,我感觉好多了,之前总觉得浑身乏力,现在一点感觉没有了。”赵颖高兴的对着陈羽说道,之前被蛊虫折磨的失去光彩的双目也重新熠熠闪光。

另一边正在挥汗驰骋的许昌林忽然感觉一阵目眩,一下子倒在身下一名美艳女子的身上,女子被吓了一跳,“许总,许总,你怎么了?”

许昌林晃了晃有点晕眩的脑袋,发现手臂上那个小包不见了,一条黑色的蛊虫正慢慢爬了出来。

“该死!难道说他们竟然解了此蛊。”许昌林满脸怒色,那个该死的蓝玲不是说只有男女交欢才能解此蛊吗,因此他之前才有恃无恐的让陈羽带走赵颖,因为他知道,赵颖迟早都会是他的人,眼下他们竟然解了此蛊,怎么让他不气愤。

“滚!”许昌林站直了身,踢了一脚还躺在沙发上的女子,女子不明所以,收拾衣物匆匆夺门而出。

“财叔,准备好了没!”许昌林赤裸着身子,在空荡的大厅里喊道。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十个流浪汉进来了,看着那些流浪汉眼中露出的惊恐,许昌林猖狂的笑了起来,陈羽,我倒要看看,究竟我们俩谁能更胜一筹。

话说陈羽这边带着赵颖解完蛊虫,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张港市,现在的许昌林已经有点癫狂了,赵颖实在不放心李月琴她们。

两人刚到别墅门口时,陈羽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拦住了正要开门的赵颖,示意赵颖站到一旁,陈羽则直接手一挥,别墅门便被打开了。

李月琴赵海生赵凡赵小丽四人都被反绑着倒在大厅里,四人身后的沙发上坐着许昌林,一旁还站着一名中年男子。

“财叔,人来了。”许昌林对身边的中年男子说道,“给我先卸下他一条胳膊。”

中年男子闻言走上前来,发动意识,正准备出手时,陈羽直接打出一个金色掌印,该掌印仿佛有千万斤压力般,重重的压在财叔的身上,财叔不堪重负,一下子跪倒在地,嘴角溢出鲜血,但是他还不死心,他好歹也是先天之境中期的武者,怎么能一招都没出,都被打倒呢,财叔挣扎着想要起来。

陈羽见状,又打出一个手掌印,双层掌印叠加在一起,直接将财叔压倒在地,似乎还能听见身上骨骼断裂的声音。

“这是什么?”许昌林红着眼睛站起来问道。

“你不配知道。”陈羽冷声说道,幸亏自己后期又修炼了上古神图里面的金刚掌,否则心里还真没有那么大的底气。

“是么,陈羽,到现在你还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许昌林说着便出手冲向陈羽,陈羽正准备出手反击,却见他身形一晃,直直的打向一旁的赵颖,顿时赵颖的身子就像一片凋零的花朵,跌落在地。

“我要你的命!”陈羽见状,双目赤红,扑向许昌林,不断的打出金刚掌,没想到许昌林进行邪修之后,修为竟然大增,接连接住陈羽十个金刚掌依旧面不改色,“陈羽,你就这么点能耐吗?”许昌林出言讽刺道,“接下来是不是该我出手了。”

只见许昌林双手上下不停翻转,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红色的光芒射出来化成一柄利剑直直的刺向陈羽,然而陈羽却没有躲避,站定身形,默念口诀,许昌林惊恐的看着陈羽的身后竟然出现一座金色的佛像,金光四射将那柄利剑击碎,化成无数碎片刺向许昌林。

“这怎么可能?!”许昌林身形一顿,睁大眼睛看着那一柄柄利剑穿身而过,终于瞳孔涣散,跌倒在地。

看着许昌林死不瞑目的样子,陈羽松了口气,身子一软,身后佛像一下子消失不见,一口鲜血从其口中喷出,这手万佛朝宗他还没有修炼成功,刚刚情况紧急,不得已使出来,只这一下,身上的元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但是现在还不是能够倒下去的时候。

陈羽蹒跚着走到赵颖身边,将已经昏迷的赵颖抱在怀里,伸出左右附在其额头,口中念念有词,大量的精元被输送到赵颖体内,意识消失之前,陈羽仿佛看见赵颖睁开眼对他笑了。

三年后,张港市第一人民医院,“赵颖,不是妈说你啊,这个陈羽都昏迷三年了,你已经尽责了,也该为自己想想啊,女孩子能有几个三年耽误啊!你可不能为了他赌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啊!”

“妈,你别说了,陈羽一定会醒来的,我相信他!”赵颖轻声说着,望着病床上依然昏睡着的陈羽,目光温柔且坚定的说道。

可以说,现在赵颖的心已经完全在陈羽的身上了!

当然,赵颖并没有注意到,陈羽嘴角处流露出一缕玩味而又得意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