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聋哑女孩

人这一辈子如果能来一场浪漫的邂逅,那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前天为止池成一直这么想。

看着那张美丽而冷酷面容,朦胧的意识里,他不禁觉得两天前的自己实在可笑。

……

心动的感觉往往只是一个瞬间,那个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就能让人为之痴迷。

池成坐在晚自习教室里,百无聊赖地勾勒着小猪佩奇的图案,脑子里却对这天下午的邂逅念念不忘。

只是因为今天来上学的时候,池成手中的资料被大风刮飞,被那个樱花树旁的女孩捡起来还给了他。

当时池成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两人没有产生一句对话,只有蓝色短裙随风飞扬的画面牢牢地定格在他的大脑里。

他整个下午都在哀叹,不仅没有要联系方式,甚至连句谢谢都没说,怂成这样,让别人知道肯定会笑死。

想到这里池成就气的捶桌子打板凳,直到听见邻桌的女同学在叫他。

“喂,姐妹,你干嘛呢?”

“呃,没啥,这道题太难了……”

“嗯?”女同学微微起身看了一眼池成的桌子,“哥斯拉太难画了是吗?要不要我教你?”

池成咧了咧嘴,并没有好意思讲出来他画的其实是佩奇。

这个女孩长相倒也挺俊俏,身材也不错,两人坐邻桌已经有一年多了,没擦出什么火花来,要说是什么关系,应该算是很铁的死党。

“你看我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女孩名叫林欣,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底下提上来一个包装精致的红色礼盒,上面写着醒目的几个大字。

——狗不理包子。

池成差点把中午喝的西瓜汁喷出来。

“大姐,你带这玩意来学校?还打算晚自习吃?脑子坏掉了吧?”

林欣神秘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北京人不吃全聚德烤鸭,天津人不吃狗不理包子。因为我们不是天津人,所以我们要吃狗不理包子呀!”

——这是什么鬼逻辑?天津人还不吃shi呢,你不是天津人,难道也要吃shi吗?

池成在心里这么吐槽到。

就在这时教室里突然一片安静,两人还以为是班主任来了吓得一哆嗦。确实有人进来,不过不是班主任,竟然是池成做梦都再想见一面的那个身影!

——这不就是我下午邂逅的那个女孩吗?可她来这儿干嘛?难道是插班生?

在众人的目光下,女孩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出几个字。女孩的身材那叫一个好,从背面都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她那发育良好的胸部,随着写字时身体的摇摆而悦动,看的宅男们直流口水。

“爱心手链,五元一条。”

这秀气的字体一出来,教室里瞬间炸了锅。

“爱心手链?是不是家庭条件差呀?”

“你傻不傻啊?没看人家一句话没说光对着我们笑吗?我猜她应该是聋哑人!”

“是诶?一般推销的早嘚吧起来了。你说我把她所有手链买下来她会不会嫁给我?”

“得了吧!看你那模样,半夜起来都给人家吓死了!还是得我来,我*大活好……”

一片议论声中,唯独林欣没有随波逐流。

“什么??居然敢冒充残疾人骗钱!岂有此理!”

“不过这腿是真好看呐,又白又细,”林欣转而打量起蓝裙子女孩,“这么好看的腿不去蹬三轮真是可惜了……”

池成白了她一眼,不过对于林欣的沙雕早已司空见惯,并没有搭理她。

本身聋哑女孩媲美班花的长相和身材就很加分了,这又添上聋哑人属性,让广大男同胞又爱又怜,争着抢着要买她的“爱心手链”,好在女孩为人实在,为了让大家都能买到,一人只限购一条。

“好垃圾的材质啊!一个手链利润至少四块五,一个班有五十个人,全校有三十个班,换算下来一天可以赚……”林欣在一旁一边嘀咕一边摆着手指头算数,忽然茅塞顿开,面露惊讶之色,“啊!五,五百万……”

——去你丫的五百万!先给老子好好上完小学在回来见我!

池成搓着手等了好久终于轮到了他,由于兜里没零钱,就先给了一张五十的。女孩接过钱,便动作娴熟地把手链系在池成手腕上,跟女神产生肌肤之亲让池成感到脸上发烧。系好手链以后,池成和女孩笔谈起来。

对方也并没有马上离开或是不耐烦,接过池成的笔微微弯下身子,忽而有一缕青丝垂下,她轻抬左手将其绕至耳后。

池成嗅到了一股迷人的香气,跟女神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他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在笔谈中,池成得知女孩名为信小依,重名率很低的一个名字,他却觉得很好听。另外,信小依喜欢樱花,特别喜欢。

短短的五分钟,一问一答。

目送着信小依离开,池成非常的满足。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的话……

“啊!我的钱!还没找我钱呢!四十五啊!”

“你看我就说是骗子吧?故意找了个看着蠢的人,跟你聊天分散你的注意力,你还是太年轻了同学。”林欣双手抱胸,幸灾乐祸道,“还装什么聋哑人,真是人面兽心,良心大大的坏啦!”

听她这么说池成就忍不了了,“你凭什么这么说人家?你有证据吗?她要是骗子我都吃屎的我跟你讲!”

“少在这骗吃骗喝了,来点实在的。”林欣哼道,“要是我女人的第六感错了,她不是骗子的话,那我就拿冰激凌蘸老干妈吃!”

“好,她如果是骗子,我就去理发店把我的腿毛染成红色!”池成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要说他为什么这么自信,不把林欣当女人,觉得她没有第六感是一方面,更重要是的下午与信小依初次碰面时,她的眼神是忧郁的,像是在感叹命运的不公,又不得不假笑着接受。

“口说无凭,我现在就去尾随,啊呸,跟踪她,顺便把我那四十五块钱要回来!”

说罢池成便拍案而起,在众目睽睽之中冲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