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我是来替她撑腰的,不是来跟你们讲道理的!

大荒圣境,苍何山脉。

群山之中,有数十位天骄争锋。

场面盛大。

已经死了不少人。

而在诸天骄的包围环伺之中,有八道倩影。

她们个个都是出尘的天上仙子,此时却被红尘的烟火沾染,无暇的衣衫染上了殷红的鲜血。

一场大战,八人都受了重创。

九天太清宫是北域的顶尖势力,九位圣姬个个都是天神境的修为。

但修为最强的梵音天也不过堪堪天神境五重天境界的修为。

其次是妙成天,初入天神境五重天境。

剩下的几位则是初入天神境。

毕竟,当初圣院选拔时,她们都还是天象境的修为。

虽然是顶尖势力。

但与圣院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而今,她们的对手众多,其中,甚至有两位天神境六重天境界的天骄。

以及数位天神境五重天境界的存在。

这样的阵容,他们自然是不敌的,不但上古遗迹的传承被夺,她们也都受了创伤。

其中,梵音天与妙成天两人伤的最重。

梵音天则是被那两位天神境六重天的强者全程压制。

妙成天则是以初入天神境五重天境界的修为诛杀了三位天神境五重天中期境界的存在,因为寡不敌众,在加上双目失明,自然而然的遭到了针对,虽然感官与听觉敏锐,但是他们早就有了应对之策,在战斗时故意发出声音,干扰妙成天的判断。

所以,妙成天受了伤。

其他圣姬也是如此。

此时,他们被诸天骄包围。

看着八位圣姬,他们的眼中都是闪动几分异样的神采。

“都说九天太清宫的圣姬清丽脱俗,超凡出尘犹如九天之上的仙子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哥几个算是艳福不浅啊。”那位天神境六重天的天骄嘿嘿的笑着,他虽然生的儒雅,却一副淫邪之人的模样,让人反感。

而他这句话一出,顿时让诸天骄兴奋了起来。

“今日收获颇丰,不光得了传承,还能享受一下九天太清宫的圣姬,啧啧啧。”

说着,他们一步步的朝着九天圣姬的方向逼近。

见此,多闻天等人俏脸凝重,不断后退。

梵音天与妙成天挡在她们的身前。

“可惜了,九天圣姬跑了一个,要不然,就齐了。”有天骄开口。

“无妨,八个也够了,到时候让兄弟们都尝一尝九天太清宫圣姬的味道!”

“好嘞,咱们也做一次人上人。”

听着他们满口的污言秽语,梵音天等人的俏脸布满寒霜,她们从未遭受如此羞辱。

若是被羞辱,她们宁愿死在这里。

“玄儿已经去求援了,不知道她是否遇到了北域的天骄。”

“就算遇不到,起码她安全了。”

“嗯,死八个总比都死在这里要好。”

身前,妙成天冷声道:“九天太清宫的弟子,宁死不屈!”

说着,她手中神剑闪动剑气。

欲殊死一搏。

梵音天手中的赤龙长鞭也在舞动,犹如火龙飞舞。

她们,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了。

看着妙成天等人的态度,那两位天神境六重天境界的天骄眼中闪动几分阴翳之色:“臭娘们儿,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管你们同不同意,老子今天都要弄你们!。”

“你做梦!”

妙成天冷喝一声,仗剑而出,剑光泯天,浩瀚的剑威凌空斩下。

大有撕裂天地之威。

但因为受创,妙成天的剑气被那位天神境六重天境界的天骄一掌折断,又出一掌,直接掀飞了妙成天,妙成天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吐出,倒飞而去,梵音天等人与接住妙成天,却晚了一步,被一位白衣白发的男子抢先。

带着妙成天落地之后,姜云凡目光闪动,看着妙成天苍白的脸色与身上的伤痕。

他眼中,寒意更甚。

而在姜云凡的怀中,妙成天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整个身躯都在微微的颤动。

红唇微抿,默不作声。

姜云凡抬起手,为她拭去嘴角的血迹。

“别怕,有我在。”

妙成天的心在嘭嘭的跳动,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安全感。

她静静的站在姜云凡面前,轻轻的嗯了一声。

而后,姜云凡护在妙成天与诸位圣姬的身前,扭头看向面前的诸天骄,缓缓开口:“尔等如此欺辱几位女子,真当我北域无人不成?”

扫了一眼姜云凡,一位天神境五重天境界的天骄冷笑一声:“区区天神境二重天境界的修为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英雄救美,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子先宰了你!”

说着,那天骄一步踏出,冲向姜云凡。

神光绽放,恐怖无比。

姜云凡身后,梵音天等人美眸闪动,神色复杂。

他们自然是认识姜云凡的。

能在此时出现在她们的身前为她们出头,她们很感激,但也觉得姜云凡在不自量力。

区区天神境二重天修为,实在是不够看。

送死罢了。

“轰!”

面对迎面而来的那位天骄,姜云凡背负一只手,另外一只手探出。

大手狠狠一压。

一声轰响,一声惨叫。

那位天神境五重天的天骄被姜云凡按住了脑袋,狠狠的拍在了地上。

顿时,地面崩裂。

鲜血飞溅。

那位天神境五重天境界的天骄惨叫连连,直接被开了瓢。

他想挣脱,却无法抗衡。

最后,被姜云凡生生按爆了脑袋,当场死亡。

鲜血飞溅。

却并非沾染姜云凡的手掌与白衣。

诛杀一人之后,姜云凡缓缓起身,凝视眼前的诸天骄,轻声道:“听说,你们夺了九天太清宫的传承,现在,交出来。”

“自古传承造化,能者居之,九天太清宫守不住,就该是我们的。”

对面,那位天神境六重天的天骄冷哼一声。

身上身为不断流转,似要动手镇压姜云凡。

姜云凡微微侧目,看了一眼身边的妙成天,而后冷声道:“我希望你能看清楚现实,我是来替她撑腰的,不是来跟你们讲道理的。”

“交出来,否则,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