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没理也要辩三分,得理凭什么要饶人?

姜灵儿一出,众人皆惊。

纷纷惊骇其恐怖的修为。

姜云凡的嘴角微微扬起,有灵儿出手自然是十拿九稳的。

但是这一次,他不想让灵儿动手。

他自己来。

他刚刚破境入天神,正好拿眼前的这群人练练手。

至于灵儿,看住他们就好。

别跑就行。

剩下的,交给他。

“灵儿,你去守护身后的这几位姐姐,这里师父可以摆平。”姜云凡轻声道。

身边,姜灵儿收敛了气息,点了点头。

“好哒。”

然后,她乖乖的退下,守在妙成天等人身边。

当然,主要是守着妙成天。

因为,九天圣姬之中,她就认识妙成天。

这个失明的漂亮姐姐是师父当初告白失败的对象,小姑娘印象深刻的很。

神识中,看着姜灵儿的憨憨举动,瞳灵不由得一笑。

“小丫头,有点眼力见嘛。”

姜云凡没有搭理瞳灵,而是直面眼前的诸天骄,轻声道:“刚刚你们也说了,自古造化传承能者居之,那你们觉得现在谁是能者?”

“当然,我姜云凡也不屑做那种抢劫之事,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出手的只有我一人,赢了我,准你们带走传承。”

“输了,传承留下!”

“命也留下!”

从姜云凡来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想着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原因有三。

第一,他们杀了太多九天太清宫的弟子。

第二,他们夺了九天太清宫的传承,还伤了她。

第三,他们刚刚的污言秽语,姜云凡听到了。

所以,他们不能活着离开。

死,是他们因该付出的代价。

“你一人?”

对面诸天骄神色闪动,问道。

姜云凡点了点头。

“对,我一人,对你们所有人,我输了,任凭你们带走传承。”说话间,姜云凡负手而立,风姿卓然:“君子一诺千斤重。”

“好!”

话音落下,便有数位天骄同时出手,直奔姜云凡而去。

他们的眼中又冷笑。

刚刚,姜云凡说的是他一人对他们所有人。

可没说是一个个的上。

所以,他们也不算坏了规矩。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姜云凡是故意留给他们话柄的,否则,他们也不会甘心前来送死。

“嗡嗡!”

姜云凡脚掌踏地,轻轻一踏,顿时,一轮轮光环扩散,笼罩无边的地域。

龙神领域。

第一神道,永恒领域之力,发动。

顿时,所在领域之中准备对着姜云凡出手的天骄,全部遭到限制。

行动缓慢。

限制速度。

进退两难,姜云凡依旧背负双手,面带微笑。

下一刻,领域之中的领域神力绽放。

极境之中有龙图盘旋,神龙游走,接引九天星辰降临,流星陨落,疯狂轰杀。

那场面,堪称恐怖。

头顶,脚下,皆星空。

这是姜云凡当初解来第一领域时所带来的力量,名为星陨。

以星辰降临,让诸天骄陨落。

这群无耻之徒能比星辰埋葬,也算是他们的荣幸了。

“轰隆隆!”

“嗤嗤!”

轰响之中,十余位天骄皆被星辰镇杀。

而姜云凡并未出手。

仅仅是站在原地,背负双手,静静的看着。

这一幕,撼动诸人。

不出手,便镇杀十余位天骄。

天人之姿!

天人手段!

诸天骄中,那两位天神境六重天境界的天骄瞪大了双眼。

心中惊骇。

这是什么手段?

这是天神境二重天境界的人能施展出来的逆天手段吗?

他们惊了。

而身后,九天圣姬也都纷纷触动。

美眸闪动,心中掀起万丈波涛,尤其是玄净天与多闻天等人,玉手掩唇,倒吸冷气。

守在妙成天身边的姜灵儿激动的拍手。

“师父好棒!”

“师父最厉害了!”

天神境八重天境界的姜灵儿毫不掩饰眼中对姜云凡的仰慕。

虽然师父修为不高。

但是,在她的眼中,师父就是最厉害的!

没有之一!

“好强!”九天圣姬低声开口。

这样的手段,堪称旷古绝今,他们所见的天骄,无人能与此时犹如仙人下凡一般的姜云凡相比。

太强了。

先是只手镇杀天神境五重天天骄。

现在,不出手,便灭杀了十余位天神境的天骄。

对面,感受到姜云凡的强横,诸天骄被震慑到了,刚刚嚣张的姿态在也不复存在,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他们的心中不由得敲响了退堂鼓,准备逃命,不敢再与之抗衡,而那两位天神境六重天境界的天骄也有些发怵。

“继续。”

姜云凡缓缓开口。

但,无人再敢对他出手。

因为,怕死。

“姜云凡,我等无意与你为敌,今日愿奉还传承,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那两位天神境六重天境界的天骄缓缓开口。

打算退让。

不在死拼。

但是,姜云凡没有给他们拒绝的机会。

“君子一诺千斤重,你们刚刚可都是答应与我一战的,现在想走,怕是不行。”

“传承我要,你们的命,我也要。”

姜云凡轻笑着。

那笑容虽然看似如春风一般和煦,但是在诸天骄的眼中却犹如飞雪一般,透骨的冰冷。

姜云凡竟然要将他们全部诛杀在此。

这未免有些太过于心狠手辣了些。

“姜云凡,我等也都出身名门,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对面,诸天骄叫嚣着。

姜云凡不屑一顾,听着他们的一番话,好像恶人是他一般。

他神色渐冷:“对你们,我必须要留一线,因为,我也不想与你们日后好相信,因为,你们不配。”

“什么时候蝼蚁也能与天人比肩了?”

这一句话,让诸天骄脸色涨红,难看,姜云凡竟将自己比作天人,将他们说成蝼蚁。

这是在羞辱他们!

“至于欺人太甚这四个字,你们也不配说。”

姜云凡缓缓传出:“你们的行径你们自己心知肚名,夺九天太清宫传承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欺人太甚?杀九天太清宫弟子时,是否想过自己欺人太甚?要将九天太清宫的几位圣姬当做玩物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欺人太甚?”

“现在轮到你们自己成为被害人了,就觉得别人欺人太甚?”

“你们到是双标的很。”

说到此处,姜云凡没有看他们的脸色,而是笑道:“我与你们约战,你们亲口答应,并联手欲杀我时,你们已经没有退路,这是理。”

姜云凡的眸子闪动几分潋滟光彩。

恰似平静的湖面泛起波澜。

而这波澜也是姜云凡的杀心。

“我这个人,没理都要辩三分,得理又凭什么饶人?”

“所以啊,还请你们死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