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再相逢!

姜云凡站在黑龙龙首,御空而行。

当初他在传承羲皇传承之后,很少动用乾坤扇。

而今不一样了。

现在的姜云凡可以说是意气风发。

现在的他今非昔比,武道破境的他,天神境之中直接无敌,超凡之下第一人。

自然不用再藏头露尾的躲着宁荡天。

他如今御龙而行恰恰就是想要碰上宁荡天。

好将他们之间的宿命了结。

为当初未曾打完的一仗画上句号。

因此,姜云凡现在嚣张的不行,苍穹之下,不少身处大荒圣境之中的五域天骄都看到了虚空之上的黑龙与站在黑龙身上的那道白衣身影。

他们先是一怔。

而后目光微微闪动,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姜...姜云凡?”

有人惊讶出声:“他竟然没有死?”

“现在宁荡天正在四处寻他,他怎么还敢如此大摇大摆的出行?”

“当真是不怕死了?”

不少天骄纷纷看着虚空之上那道一闪而过的身影发出感叹。

此时,黑龙背脊之上,姜灵儿吹着风,惬意的不得了,因为有姜云凡的原因,黑龙对姜灵儿也极为温顺,任由小姑娘骑在自己的身上,甚至是纵容姜灵儿用它的鬃毛编辫子,小姑娘玩的不亦乐乎,姜云凡与瞳灵并肩而立。

风吹面,白衣白发飞扬。

姜云凡双眼微眯,目视前方,眼中又明亮之色闪动。

“小凡,你在故意引起宁荡天的注意?”瞳灵笑着开口。

身边,姜云凡微微颔首。

他所表现出来的嚣张与张扬都是他故意的。

故意为之。

为的便是让宁荡天察觉到。

知道他还活着。

知道他的方位。

然后前来,与之一战。

“我与他之间的争锋越快结束对我便越有力,我现在的修为在天神境七重天境界,但是天神境之中,超凡之下,我已经可以纵横捭阖,但宁荡天的修为毕竟在我之上,若是他依旧是天神境八重天境自然是最好,若不是,天神境九重天也无妨。”

“但,我更怕他晋生了超凡。”

“因为,他距离那一境真的太近了,他等得起,我等不起。”

“若是让他入了超凡,我必败无疑。”

说到这里,姜云凡的声音之中透着几分缥缈之意:“所以,我要争取在他晋升超凡之境之前与他一战,将其诛杀。”

“万一他已经晋升超凡了呢?”身边瞳灵缓缓开口。

对此,姜云凡眼中则是微微浮现凝重。

“这是一场赌命的游戏。”

“我再赌他没有进入超凡之境,胜率在五五开之间,我不敢保证他一定没有进入超凡,也不敢说他一定进入超凡,只是,我的选择本就不多,但,我知道一点,那就是他如果进入超凡之境,必然不会急着寻我,因为超凡之境会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可他既然急着寻我,那就说明,我在忌惮他的同时,他也在忌惮我,怕我翻身。”

“所以,我才敢赌这一次。”

“如果说赌之前是五五开,那现在,就是七三开。”

“我七他三!”

说道这里,姜云凡微微勾唇,眼中浮现一抹自信之意。

瞳灵微微颔首。

他也觉得姜云凡的判断没有错,如果宁荡天晋升超凡之境的话,必然不会如此心急的寻找姜云凡,而是会等着姜云凡自投罗网,反之便是他还在天神之境,他怕原本已经被打残了的姜云凡身上再出现变数,所以才要寻到姜云凡,抹杀这一变数的可能。

黑龙不断穿行,直至姜云凡遇到了一行人。

圣院弟子。

他微微抬手,苍穹之上,黑龙停止不动,姜云凡带着姜灵儿与瞳灵走下虚空。

黑龙化作折扇被姜云凡握在手中。

“诸位师兄师姐,可有看到宁荡天?”姜云凡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询问宁荡天的下落,而看着此时的姜云凡,圣院诸天骄皆是震动不已,那一日姜云凡与宁荡天一战的惨烈程度,他们自然是亲眼所见。

他们都认为姜云凡活不下去了。

可是现在,却是完好如初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断臂重续,武道攀升。

那气息…

饶是白羽等人都是忍不住心中翻腾,因为,姜云凡的气息,已经赶超了他们。

甚至可以比肩古云笙。

“不曾。”

众人身前,古云笙微微摇头。

闻言,姜云凡扫了一看,没有在圣院诸天骄之中看到秦问天三人,于是对着众人微微颔首之后,便带着姜灵儿转身离去。

刚走出几步便被古云笙叫住。

姜云凡回头:“古师姐,有事?”

古云笙看着姜云凡,轻声开口:“姜师弟,你真的要杀宁荡天?”

对此,姜云凡先是一怔。

而后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那一战古师姐与诸位师兄师姐也都在场,是谁先动的手,你们因该看到了,我这个人向来有仇必报,这是宁荡天欠我的,他该还,而且我与他之间的恩怨早就注定,就算他不杀我,我依旧要杀他,我如此,他亦如此!”

说完,姜云凡不再犹豫,带着姜灵儿直接离去。

他本不该与古云笙说这么多,但是看在同门的份上,姜云凡简单的透露了几句。

让他们知道,他与宁荡天的不死不休。

也好让他们不在动当和事老的念头。

看着姜云凡与姜灵儿离去的背影,古云笙美眸微微闪动,而后垂眸,不在言语。

其他圣院弟子也是目光闪动,这件事,他们至今都没有弄明白。

为什么毫无相干的两个人一下子就变成了不死不休?

姜云凡与姜灵儿前脚刚走,宁荡天便来了。

“可曾看到姜云凡?”

宁荡天询问,那双眸子之中透着几分深沉之意。

对此,古云笙沉默不语。

他有看向别人,古云笙不说话,谁敢乱张口?

因此,无人回答。

这样的答案,宁荡天并未生气。

他笑了笑,然后转身,微微感应之后,便朝着刚刚姜云凡离去的方向而行。

“笙姐,你们可以过来观战,帮我或者姜云凡收尸!”

看着宁荡天与皇杀天消失的身影,古云笙微微握拳,然后带着圣院弟子跟了上去。

“轰!”

惊天动地的轰响之声震动了整个大荒圣境。

一处空旷的平原,两两相逢。

一方一男一女,白衣绿衣。

一方两男子,黑衣紫衣,两两对峙,其中白衣与黑衣相逢,皆是在笑。

姜云凡与宁荡天,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