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最后一步

“不!!!”

天绝顿时脸色剧变,失态地尖叫了出来。

他向前冲去,像要抓住林子铭。

但是,林子铭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是燃烧了最后一刻的自己,赴死的义无反顾,就算是他,也追不上林子铭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子铭跳下了悬崖。

很多人都被他的这个反应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天绝会那么地失态,毕竟,林子铭跳下了悬崖,就是百分百死亡了啊。

作为弑天宗的人都知道,这个悬崖是有多么地高,有多么地恐怖,任何人跳下去了,都只有死路一条,断然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而天绝,为什么要做出挽留林子铭的样子呢,难道是,天绝觉得林子铭死的太轻易了?

他们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楚菲。

的确,聪开始到现在,楚菲的存在都太微弱了,一直躲在林子铭的背后,让很多人都把她忘记了。

林子铭是跳下去了,但是,楚菲也跟着跳下去了啊。

这一刻,天绝的脸色很难看,可以说是到了一个极致的程度,他的身体甚至都在颤抖,眼珠里布满了血丝,整个人就是充满了绝对的不甘和后悔!

他的确是没有想到,林子铭会那么地坚决,选择了跳崖。

最重要的是,他是没有想到,林子铭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油尽灯枯的状态下,还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他所能反应的程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子铭带着楚菲一起跳下去!

本来,他的打算是,把林子铭耗尽最后一点体力,再把林子铭拿下的,倒不是他在意林子铭的命,而是,他不能让楚菲受到伤害。

他要的人,只是楚菲而已。

并不是因为楚菲是他的亲生女儿,而是,楚菲身上,有他最大的秘密,有他这一辈子,最大的付出啊!

从楚菲一出生,发现了楚菲的特殊体质之后,他就开始谋划了。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而楚菲居然在他眼皮底下,就这样坠落了!

也就是意味着,他这么多年的心血,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部化作了一团泡影!

说实话,在这一刻,就算是他的心理素质再怎么强大,都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让他呼吸窒息,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发出了惊天的怒吼。

他的希望断了,他踏出最后一步,可以呈现的希望断了,断送在了林子铭的手上!

如果说,林子铭之前的所作所为,只是让天绝厌恶和愤怒,那么现在,林子铭拉着楚菲去死,真的是让他深深地仇恨起来,就算林子铭摔成粉碎了,他也要找到林子铭的尸体,狠狠地鞭尸!!

很多人都不理解他现在的情绪,还以为是,天绝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女儿,所以才那么地悲伤和激动。

只有在一旁的昆仑,他的脸色也很不好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理解天绝的人了。

只可惜,还是错过了,前面的路,被林子铭无情地葬送了。

“全宗弟子听令!”

天绝这个时候开口,整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狰狞和疯狂。

“给我用最快的速度,到悬崖下,找到他们二人的尸体!”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就直接在原地消失了。

与此同时,在弑天宗的上方,某一个隐秘的地方,没有人能够发现的地方,站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穿着盔甲,威严十足,一副将军姿态,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已经超出了地球上所有强者的程度,就算是天绝和林子铭,在这个男人面前,也是显得不够看。

而在男人前方,站着了一个女人,一个倾国倾城,宛如仙子一般的女人。。

这个女人低头望着前面悬崖,脸上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

说起来,这两个人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地球上,上一次,林子铭和逍遥王在秘境之中的直播,就是这两人弄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和身份。

这时,旁边的那个盔甲男人说道,“这个林子铭可惜了,本来以他的资质,有机会踏入最后一步,加入到我们的行列。”

那个女人则是淡淡地说道:“是吗?我倒是不认为。”

“小姐,莫非你还不认可林子铭的资质么?”盔甲男子感到有点意外地说道。

女人摇摇头,说道:“不,我是不认为他会死。”

听到了这句话,盔甲男子就更加地意外了,在他看来,以林子铭的这个状态,跳下了悬崖,肯定是死定了的,会摔成一团烂泥,哪怕林子铭在秘境之中吞服了一百颗果实,也不可能活下来。

不过,既然小姐这样说,就肯定有小姐的道理。

顿了顿,那个女人又说道,“这是我给林子铭的最后一道考验,如果他能够活下来,那么我就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加入我们。”

听到了这句话,盔甲男子的脸上变化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林子铭能够加入进来,那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女人淡淡地说道:“看他的造化吧。”

…………

林子铭自从跳下了悬崖之后,他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失重,不断地下坠,速度越来越快,他知道,不用多久,他就会彻底地摔到地上,成为一滩烂肉。

可即便是这样,他在下坠的空中,还是转了一个身,让楚菲向上,他自己向下。

这一次,他暂时地放开了楚菲,和楚菲面对面,看到了楚菲的正面,那是一张绝美的脸。

他捧住了楚菲的脸蛋,七孔都在不断地流血,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个笑容,温声地说道:“菲菲,你不用害怕,黄泉路上,我们一起走,不会孤独的。”

楚菲咬紧了牙关,在这一刻,她并没有任何的紧张和害怕了,她只是无比深情地望着林子铭,深情能够把林子铭给融化进去,并且,她也露出了一个笑容,“子铭,有你在,我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