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突发情况

轰隆隆……

三人观悟的时候,一缕缕雷霆之力从虚空中凝聚,涌入三人体内,体内发出一阵阵轰鸣声,仿佛是有磨盘在体内推动。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条符纹交的雷龙之影。

这雷龙法图,是观悟冥想的法门,观悟法图,可以凝聚出雷龙刀气。

特别是项尘体内,血肉中,一股潜藏的力量爆发,直接化为了一一道龙形刀气盘踞在体内,凝聚成了千刃雷龙刀气。

这一道刀气,比修行狂雷断天刀,风雷天刀修行出的刀气都强大太多。

当然,风雷天刀是注重的刀法招式威力,不是刀气本身。

而千刃雷龙被称为刀诀最强,这千刃雷龙刀气的威力,不管套用什么刀法招式,威力都无比强大,甚至一枝枯木在手中也能化为绝世之刀。

“是黄金蛟鳗的那一缕龙气。”

项尘露出惊讶之色,自己体内诞生的千刃雷龙刀气,赫然是吃的黄金蛟鳗诞生的龙气所化。

这一缕龙气凝聚刀意,法力,雷意,瞬间便化为一缕千刃雷龙刀气。

而且这个数量还在缓慢增长,第二道,第三道,一道道的千刃雷龙刀气随着项尘运转法诀,凝聚成千刃雷龙刀气。

项尘身上,也环绕起了一道道半虚幻的龙影,发出雷霆之声。

“怎么可能?”

远处的孟霄,望着项尘体内诞生千刃雷龙刀气有几分不敢置信。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快就入门修出千刃雷龙刀气?”

孟霄皱眉,他当初也是用了三天时间才入门修出第一缕千刃雷龙刀气。

项尘一来上手就入门了,如何让他不吃惊。

“我明白了,黄金蛟鳗体内蕴含的雷龙气能够帮助修行这门刀诀!”

项尘眼神中光芒大放,瞬间找到了原因。

“看来以后得多去雷髓天池,寻找进化到了蛟鳗级别的黄金雷鳗啊。”

项尘暗道,随即他把这个诀窍也告诉了自己的弟兄姐妹,李欢和图娜。

李欢图娜知道后,两人立马便去找其他弟兄姐妹,要组团去雷髓天池寻找捕抓黄金蛟鳗。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五天,项尘体内修行出的千刃雷龙刀气竟然就达到了一百道!

直接踏入小成境界!

大成境界要修出九百九十九道千刃雷龙刀气。

圆满境界,更是要修出三千道。

不过圆满境界的修行法诀,这里没有,还需要完整版的。

踏入小成境界后,那一股雷龙气还没有被消耗完,还在帮助项尘增长,直接省略了观悟冥想雷龙法图的过程。

嗡嗡嗡!

不过这时,项尘腰间的一枚传音灵玉突然亮了起来,发出嗡嗡的声音。

项尘眉头微蹙,停止修行,拿出了传音灵玉。

“师兄,您快回来吧,阿莫,阿莫他出事了。”

传音灵玉中传来一阵女子哭泣声,是夕淋的声音。

“阿莫出事了!”项尘沉声问道:“夕淋,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别急好吗。”

问的时候,项尘便已经起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孟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露出一抹冷笑,随即继续修行自己的。

“是这样的,今天遇见一群师兄,他们诬陷阿莫偷了他们的东西,直接把阿莫抓走了,其中还有核心级别的师兄。”

夕淋带着哭腔说着事件的经过。

“阿莫怎么可能偷东西。”

项尘脸色一沉,他选阿莫夕淋两人当自己门童,自然也知道两人秉性,背景资料,阿莫性格坚强,为人正派刚毅,夕淋心地善良,偷东西这种事情他不相信阿莫去做。

“难不成是冲着我来的?”项尘眼眸微眯,想到这种可能。

“对方什么来历知道吗?”项尘又问。

“知道,其中一个是宗门大名鼎鼎的方雷师兄,就是方雷师兄说阿莫偷了他的东西。”

夕淋带着哭腔道。

“方雷!”

项尘一听这名字脸色蓦然一冷。

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事儿是冲他来的了。

方雷,千古境界的核心弟子,整个宗门,在宗上百万弟子中,他实力排名前三十,是突破了千古境界的天才弟子强者。

如此人物,怎么可能会被阿莫一个魂月境界的外门小弟子偷东西?

而且方雷是孟霄的人,和他有利益阵营上的渊源。

“方雷,奉劝你别干出什么傻事儿,不然宗门恐怕会空缺出一个核心弟子的名额了。”

项尘眼神阴冷,杀气腾腾,速度提升向一个地方破空而去。

这是一座千丈大山,大山顶部被一剑削平,有一个宽十八公里,长二十公里的山顶法场。

这法场上,血迹斑斑,是加刻了阵法的金刚石构建而成。

血战峰!

霸天宗很出名的一个对决所在,

而一名少年,身上鲜血淋漓倒在地上。

他背部,被一柄长刀插在背上,人被钉在地上。

而一群人正围在这边。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一旁,双臂环抱,目光中蕴含金雷。

远处,有一名少女正望着这一幕哭泣。

“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说一个外门弟子,竟然偷方雷师兄的东西。”

“啊,这不是找死吗?敢偷核心师兄的东西,核心师兄的权限之大,足以处死冒犯的外门弟子啊。”

“那不是阿莫吗?怎么回事,他不是成为了核心弟子唐钰师兄的守山弟子了吗,怎么会如此凄惨在这里?”

不少路过的霸天宗弟子望着这一幕都停下了脚步。

轰的一声破音声,一道身影瞬间来到了血战峰上,落在了夕淋身边。

来人一头黑发,面容俊郎,正是唐钰身份的项尘。

“是唐钰师兄!”

一些看热闹的弟子也认出了项尘,这个考核第一成绩进去宗门成为核心的弟子,入宗就站在大多数弟子的巅峰。

项尘到来,望着这一幕脸色阴沉。

“师兄,快救救阿莫吧。”夕淋哭着抓住项尘的手臂。

“师,师兄……”

被钉在地上的少年,艰难抬头望着项尘,虚弱而倔强道:“我,我没我偷东西,我死也不会抹黑我们赤炼山的清白,师兄,相信我……”

“师兄相信你,师兄马上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