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3章,我看未必

三日后,大周京都外,燕王堡。

堡内一派凝重的气息,整个燕王堡内,所有的高层坐在议事大殿内,一言不发。

片刻后,一个急促的声音传来,道:“禀告大人,他们又来了,还打伤了我们运送资源的人!”

“有说什么吗?”

吴云帆皱起眉头,他是易阡陌留在燕王堡实际的控制人。

“他们还是跟此前一般,说不允许我们经过他们的领地运送货物!”

来报的修士说道。

“他们明摆着就是想要断绝我们的资源补给,如此来逼我们就范!”

一旁的赵福起身说道,“药田内的岁土,必须得按月施肥,要不然这岁土的功效就会减弱,甚至到最后会降级化为凡土!”

“就没其它什么办法吗?”

旁边一名中年人起身问道,此人正是易阡陌的二叔易天阳。

他来到了京都几个月,虽然见过了大周的繁盛,可对这其中道道,却并不是十分了解。

“没有!”

吴云帆苦笑道,“他们若是用强,我们到是可以求助丹盟居中调解,可他们并没有用强的意思,整个燕王堡其实是被四大豪门的药田包围的,我们无论从哪里出去,都得经过他们的势力范围!”

“我们可以用云舟运送资源进出啊,地上是他们的领地,但这天上他们管不着吧?”

易天阳说道。

“这片区域当初就是属于五大豪门的私人领地,天上地下,那都是属于人家的!”

吴云帆说道,“而燕王堡所在的位置,就在这片区域的核心之地!”

“这该死的封家,当初为什么选择这样一块地方作为药田?”易天阳冷着脸道。

“那到不是封家的问题,当初封家选择在这里,其实是最安全的,五大豪门封家最弱,每一个豪门都想啃上一口,但是都没能拿下封家,这就是因为谁想要独吞封家,都会遭到其它四大豪门的攻击!”

燕王堡首席药师赵福说道,“而且,当初五大豪门是签订了协议的,这片区域可以供五大豪门的所有飞舟与云舟通行!”

“既然是可以通行无阻,那他们为什么打伤我们的人,还不允许我们运送资源进来?”

易天阳问道。

“因为我们不是封家!”

吴云帆苦笑道,“碍于丹盟的面子,四大豪门不敢用强,他们只能用这种手段,逼我们交出地契,若是地契落入他们的手中,那这燕王堡也就属于他们了!”

“他们显然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赵福说道,“只要我们不与他们签订新的契约,就必然会被他们封锁领地,这样我们出不去,外界的人也进不了,最近才动手,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封存在燕王堡内的资源,最多只能用到现在!”

“一旦地契落入几大豪门手里,到时候即便是丹盟也无法干涉!”吴云帆苦笑道。

“那就签订契约啊!”

易天阳说道。

赵福与吴云帆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易天阳忽然明白,这里面有些不对劲。

果然,吴云帆紧接着说道:“几个月前,四大豪门就已经派人与我们商议签订契约的事情,但是。契约的条件是,必须让他们的人进入燕王堡协同防守,并且割让三分之一的利益给他们,而且这契约只签一年!”

一听此话,易天阳忽然明白了过来,对方明白着就没有任何诚意来签订这个契约。

协同防守燕王堡,以他们的实力,哪里是四大豪门的对手,到时候燕王堡就跟个不关门裸睡的寡妇没有区别。

割让三分之一的利益那就更不可能了,你四大豪门什么都不做,凭什么拿走三分之一的利益?

最可恶的是这最后一条,契约只签订一年,等到一年之后,若是四大豪门不续约,他们想要拿下燕王堡,那只是一道命令的事情。

直到此刻,易天阳才明白这些大周的豪门有多么恐怖,看似和和气气的,可一旦动起手来,根本就不给你丝毫机会!

这跟他在燕国的那些小打小闹完全不一样,在青云城的几大家族压迫易家时,那都是直接找上门来逼着你交出东西!

但四大豪门不这么做,他们根本不需要找上门来,就让燕王堡寸步难行,而且主动权还在人家手里捏着。

这看似都是一样的结果,但背后的实力对比却完全不一样,青云城的几大家族,使用最直接的手段,那可以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四大豪门并不需要直接动手,因为他们有一万种办法,兵不血刃的拿到他们想要拿到的东西。

“为什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易天阳问道,“丹盟为什么不出手?”

“丹盟虽然扶持燕王堡,却不好直接插手几大豪门的争端,而且,我感觉最近这段时间里,丹盟似乎对燕王堡的支持,没有此前那般投入了!”

吴云帆说道。

他一直都是负责跟丹盟打交道的,此前一直都顺风顺水,可现在却有些不同了。

“滕王阁那边有消息吗?”赵福问道。

“没有!”

吴云帆说道,“诸葛羽还在燕国,而且滕王阁现在自身难保,因为秦盟换了盟主,与滕王阁并没有以前那么紧秘,其余七大盟会对滕王阁十分觊觎,而且,有一个消息说……”

说到这里,吴云帆看了看易天阳,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易天阳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知道燕王堡的一切,都跟自己的侄子易阡陌有关系,除非是他出了问题,否则,不会招来这么多的事情!

“你说吧!”易天阳说道。

“传言,千夜峰主在前往秦地的路上,遭遇了刺杀,生死未卜!”

吴云帆说道。

“什么!”在场的修士,全都站了起来。

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千夜不在,不论是滕王阁还是燕王堡,都等于是无源之水,难以为继!

再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这个消息的准确性,便十有八.九了。

“签订契约吧!”

一名药师站出来说道,“以我们的力量,跟四大豪门拼,那是自寻死路!”

众人一听,虽然没有附和,但大多数人却都默不作声,显然是支持他的。

“自寻死路吗?”忽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我看未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