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邪族阿斯玛

“他的话你听到了吧!”易阡陌说道。

这邪族嘴里骂骂咧咧的,但骂出来的话,却非常的可爱,竟然一个脏字都不带,全都是一些水果的名字。

比如,将老白比喻成一颗大西瓜什么的,听的易阡陌是一愣一愣的,这才确定了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老怪,而是一个单纯的刚刚生出的灵智的小邪族。

“你叫什么名字?”

易阡陌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小邪族怒道,“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带我出去,我就叫我的族人过来,毁灭了这里。”

易阡陌却不生气,说道:“如果他们来了,就会被关在这里,永远都出不去,你觉得他们会对你如何?”

小邪族立即沉默了。

“告诉我,我可以考虑一下,带你离开这里,毕竟,我跟那个家伙不是一伙的。”易阡陌说道。

“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你们不是一伙的?”小邪族根本不信。

“我生在这个世界,他生在你要毁灭的世界,所以,我当然跟他不是一伙的。”易阡陌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若是不带我出去,我就毁灭了这里,不对,我就带着我的同族,毁灭了这里。”

小邪族说道。

“你这个蠢货,你要是带他们进来了,岂不是就上了他的当了?”易阡陌说道,“到时候,你们毁灭了我这个世界,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要永远被关在这里!”

“你说的有道理。”

小邪族说道,“那你就带我出去,要不然我就毁灭了这里!”

“……”易阡陌。

沉默了许久,这小邪族才意识到其中的逻辑不对,说道:“你带我出去,我给你永生,我不毁灭你这个世界,我让你们活着。”

“这才对嘛,你要毁灭的是外面的三千世界,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所以,我们才是一伙的。”易阡陌说道。

“嗯,这样说也对。”小邪族抬起手臂,手掌点了点。

“告诉我你叫什么?”易阡陌问道。

“我叫阿斯玛!”小邪族说道。

“阿斯玛?”易阡陌奇怪道,“这是的真名?”

“不是,我刚给自己起的,我没有名字,因为我们不需要名字,我们只要毁灭,毁灭,毁灭!”

阿斯玛连续说了三遍,“不过,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需要名字,那我就告诉你们一个名字。”

“……”易阡陌。

要不是他长在自己的手臂上,他非得废了他不可,骗人竟然还骗的光明正大起来了。

“你们邪族出生在什么地方?”易阡陌问道。

“不告诉你。”阿斯玛说道。

“我们不是一伙的吗?如果你不跟我合作,那我怎么相信你?”易阡陌问道。

“相信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需要相信我?”阿斯玛说道,“你不是只要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吗?”

易阡陌无语了,叹了一口气,给老白传音,道:“你确定这家伙是邪族?”

“百分之百的确定!”

老白回应道,“不过,邪族是没有灵智的,它们也不会谈判,它们只会毁灭,这只邪族生出灵智,却是是个异类,你得有点耐心,而且,这家伙如果吞掉什么东西,是会给你带来庞大生机的。”

“什么意思?”易阡陌奇怪道。

“意思就是,这家伙可以吞噬生命精气,但因为长在了你身上,所以这生命精气可以直接转化到你身上去,但平时你需要用仙力供给他,不过,你的仙力足够,不需要担心他的食量。”

老白说道,“但他如果不听话,你可以饿他三天,他就老实了。”

“这些生命精气,拿来干什么,我需要怎么转化?”易阡陌问道。

“你怎么也变得跟他一样了?是寄生之后脑子不好使了?”老白没好气道,“转化为精气,自然是滋养苦无神树,苦无神树长得越好,这家伙就越没反抗之力,而且,鸿蒙玉净瓶也有去处了!”

“去哪?”易阡陌问道。

“埋在苦无神树下,收集生命精气,应该很快就可以充满而使用了。”老白说道,“到时候,你想种什么药材,都可以种出来。”

“这么说来,这家伙还是个宝贝?”易阡陌惊讶道。

“可以这么说!”老白说道,“你是这世间唯一一个,被邪族寄生,却没有被主宰意志的修士。”

“嗯,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了?”易阡陌说道。

“不用谢!”老白说道。

“滚!”易阡陌没好气道。

“你是不是跟他在商量什么?”阿斯玛忽然说道。

“商量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很蠢,然后,我对你无话可说。”易阡陌回应道。

“你竟然敢骂一个伟大的邪族蠢,你不怕死吗?”阿斯玛怒道。

“不怕。”易阡陌说道,“但你如果再敢这么对我说话,我就饿你三天,直到你会好好说话为止。”

“你敢威胁一个伟大的邪族!!!”阿斯玛抬起手,一张脸上全是气氛。

易阡陌也懒得搭理他,直接就断绝了自己右臂的仙力供给,他甚至都没有起抵御阿斯玛的力量侵袭。

可是,当仙力供给消失后,苦无神树的力量填补了上来,立即与阿斯玛所占据的右臂形成了争锋相对的态势。

“你敢不给一个伟大的邪族吃的!”阿斯玛怒了,抬起手就给了易阡陌一巴掌。

自己打自己的事情,易阡陌当然不可能办,他左手抓住了右手,掐住了手腕,说道:“你如果想死的话,我不介意跟你同归于尽!”

阿斯玛憋的面黑目也黑,持续了一个时辰,便没有了反应,但也就在这时,易阡陌感觉到了右臂的存在,却非常疲软,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当他松开左手有,阿斯玛一副蔫了的样子,说道:“给我点精气,我不骂你了。”

易阡陌当即给了他一些仙力,却很快就断绝了,阿斯玛立即气急败坏,道:“你为什么切断精气!”

“能不能吃饱,取决于你接下来的态度!”

易阡陌说道,“现在,我问你答,你到底来自哪里?什么时候生出的灵智。”

“我不知道。”阿斯玛果决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不会骗你,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骗人这种东西。”

“那你第一次觉醒是什么时候?”易阡陌问道。

“不久之前。”阿斯玛说道,“就在那棵树下,我看到了你,然后忽然就觉醒了。”

“那棵树下?”易阡陌皱起眉头。

为了确认他没有说谎,易阡陌又饿了他一个时辰,这一次没有给他任何仙力,阿斯玛的回答还是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易阡陌皱起眉头。

但就在这时,外界忽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他所在的山洞,摇晃不止。

易阡陌神识一扫,脸上露出了笑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